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我们班的女班长给我看内裤裤 章厨房突然挺入

我们班的女班长给我看内裤裤 章厨房突然挺入

莫晓梅一下子疼的大叫起来,她感觉身体好像传来了撕裂的疼痛,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的。

“啊,不要,张医生,你这里太粗太肿了,你肯定会死的吧。”

莫晓梅急了,连忙从老张怀里钻出去了。

老张原本就要破了她的第一次了,没想到莫晓梅反抗这样剧烈。

她那紧张担忧的样子,虽然不明白老张的心思,可是老张却很不甘心。

“你怎么不听话呢,我说了,我没事的,你就要好了,快点,躺着别动。”

老张哄劝着她,一边揉搓她的酥胸,一边用手在她两腿间摸索,又挺着他那东西靠近她。

“不,不了,张医生你这里都紫了变色了呀,好像还流血了呢,我,我真的不可以害了你,而且我也好痛。”

莫晓梅眼泪汪汪,捂着下面不让老张碰了。

“那怎么办,我也中毒了,你的还没好呢。”老张继续哄劝她,他太想发泄了。

“这样嘛,我帮你消毒呀,你不是说,我可以用嘴嘛,我这里好像没那么痒了,来嘛。”

莫晓梅说着,就蹲在老张面前,握着他那里,张嘴含住了他那根东西,腮帮子鼓鼓的,吞吐着。

虽然动作很笨拙,却是让老张舒服了很多。

老张心想慢慢来吧,现在急不得,而且她的小嘴也很温暖舒服,让他有快发泄的冲动,于是他捧着她的脸蛋,轻轻的挺着腰杆进出着。

“嗯,张医生,你感觉好点了吗?”莫晓梅笑盈盈的,吐出他那东西,仰头看着老张。

“还没有,你继续。”

老张有点忍不住了,直接又塞进她嘴里,一手揉捏她的酥胸一手在她两腿间摸索着,挺着腰杆快速的抽送着。

莫晓梅呜呜嗯嗯的,睁大了眼睛,嘴唇都麻了,却只感觉到一股热流喷涌而出。

随着老张加快了速度,那炙热的东西,从老张那里发泄而出,弄的她的脸颊和嘴唇都是。

“哎呀,张医生,你消肿了呢,是不是好了?”莫晓梅很开心,一边咳嗽,一边擦着嘴巴。

老张喘着粗气,虽然舒畅了很多,但是他那里还是很坚挺。

看着莫晓梅那粉嫩雪白的身子,他意犹未尽,压着她就想疯狂的占有她。

“哎呀,张医生你怎么了?”莫晓梅又羞又急,感到很恐慌。

就在此时,外面有人敲门,还有人在喊。

老张一听原来是村长来了,他可是莫晓梅的父亲,来找她了。

坏了,老张只好起身,让莫晓梅把衣服穿好,并且告诉她,不要把病告诉别人,因为这毒会传染的,别人知道了不好,包括父母都不可以知道。

莫晓梅点点头,穿了衣服后,去开门了。

村长是来叫莫晓梅回去吃饭的,疑惑的看了看,说道:“怎么半天不开门,在干什么?”

“没什么呀,张医生在给我治病。”莫晓梅脸颊依然红红的。

老张也立刻出来解释,莫晓梅应该是感冒了,不过现在快好了。

村长很开心,非要拉着老张一块去他家里吃饭。

老张自然乐意了,他就想和莫晓梅多待会儿。

刚才没有彻底的得到莫晓梅,说不定等会儿有机会,彻底的发泄在她身子里呢。

村长把老张拉到家里后,让老婆做了一桌子菜。

“张医生,多喝点吧,你帮了我们,给我们村里人治病,作为村长,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别客套了。”

老张客套了两句,就和村长喝了起来。

过了会儿,莫晓梅从房间里出来了。村长让她给老张斟酒。

看见莫晓梅,老张有些心动了,她似乎刚洗过澡,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穿着薄薄的衣裙,她年轻的身材,让老张很渴望,身上透着芳香。

老张酒量很好,莫晓梅倒多少他就喝多少,村长也陪着喝。

很快村长就晕乎乎的,爬在桌子上醉了,开始打呼噜。

老张微微一笑,推了推村长。

“我爹醉了呢,不好意思呢张医生。”莫晓梅有些娇羞。

“没事,我也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老张把村长扶到房间去,让他睡觉。

村长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村长老婆只好去照顾村长,顺便让莫晓梅送一下老张。

“好啊,慢点。”

老张也有点晕,走路晃来晃去的。但是他很高兴,又有机会和莫晓梅这个美少女独处了。

莫晓梅跟着出来,把老张扶着。

“张医生我送你嘛,你慢点。”

老张差点就倒了,一下抱住了莫晓梅。

头直接钻到了她的怀里,碰到了她的酥胸,软绵绵的,香喷喷的。
>>本文《神医小张》免费全文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2910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