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我不是传说不是神话不是历史,只是渊源流传的时间之河底下的一个童贞

我不是传说不是神话不是历史,只是渊源流传的时间之河底下的一个童贞

不过她可以骄傲的说,她从未担心时下年轻人最害怕的“已读不回”、“不读不回”的问题。

原因很简单───奶酪用游标点开了好友的页面,页面只跳出了两个人名───如奶酪少女,受得了她根本气死人不偿命、有时还多补人好几刀的讽刺话语的家伙,实在是少到让人不禁赞叹该将之好好保护起来以免绝种。

奶酪的交友贫乏至此,几乎可以说是比空白的白纸还要纯洁无污染;虽然这样的称赞让人高兴不起来───但奶酪不在意。

因为她知道,“好友”名单那仅仅的两人至少是受得了自己的家伙,而且就奶酪的认知,那宛若勇士或被虐狂的、自己唯二的友人虽说不是什么正常人、三观似乎也不是十分端正,但却从来不会对自己采取不理不睬的政策。

奶酪象是沉思似的盯着自己的个人资料、看着曾被唯二的好友狠狠唾弃的、自己帅气个性留言发着呆──看到所谓的天使的堕落大概就像看到心爱的他拿着幼女内裤大喊千本萝莉萝莉万万岁一样的绝望吧?

不得不说,品味挺特殊的。

奶酪微微思考了下,最终象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点选其中一个世界观较为端正好友聊天,犹豫半晌,一反平时多话又的个性,仅仅传送两个字:在吗?

奶酪认真的盯着萤幕,她知道自己只要话一多一不小心就会说出有一点中肯的话,所以她决定即使打字速度不算慢,也不要打太多让电脑另一头的友人教训自己“留点口德好吗?”之类的话语……或者更糟糕的。

没有让奶酪等太久,对方几乎可以说是立即回答。

在……奶酪,在妳问我任何话之前,我可以请妳先换掉妳的个性签名吗?很耻,真的。电脑另一边的“他”似乎对于奶酪特殊的品味也无法苟同,认真的强调语气,让人莫名的从他打出来的那一串用新细明体,读出了阵阵的忧伤和无奈。

换掉?换什么?不然换成不要崇拜我,我不是传说不是神话不是历史,只是渊源流传的时间之河底下的一个童贞……〞这样?很霸气对不对?

想都没想,奶酪一瞬间将一连串根本和平常没两样的不正经话语传出去,并且在同时因为自己冲动按下传送键而感到悔恨。

我不想在深夜吐槽你……算了,妳那边还好吧?繁星一切都好吗?似乎放弃无意义的人生观教育,那人话锋一转,问道。

很好啊,我遇到了鬼娃娃、白色笨狗、娃娃脸矮子、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的冷酷半妖男、诡异病美人学妹、外热内冷油炸冰淇淋学妹……啊啊,还遇到了童贞妖怪和乱吃东西到让人担忧的女孩……很有趣啊不过就是没看到触手就是了,真可惜。

 

奶酪快乐的分享了自己的校园生活……尽管并不十分正常,但那人似乎也从来没有指望奶酪安分的过正常日子───对奶酪来说,“现在这样”才是正常。

我觉得我还是不要逐字探讨好了,关于那些奇怪的称呼。果断的下了这样的评语,那人似乎十分了解奶酪少女恶劣的本性:奶酪……总之妳没事、过得开心就好……嗯,如果上面那一串绰号的主人也快乐就更好了。

不过应该不可能,那人肯定的想,毕竟奶酪的是公认的无庸置疑、根本象是生物武器一样危险的程度了……而且那群被取了绰号的人,恐怕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那人隐约猜到了真相,但还是努力安慰自己一切安好……

不过机率不大就是了。在萤幕的另一头,那人无奈叹息。

他们很快乐啊,特别是鬼娃娃,我们会深刻的讨论恐怖电影的内容喔……不过我的恐怖故事等级还留在鬼娃恰吉拿刀砍砍砍那里而已。但是鬼娃娃那家伙的癖好有点奇怪,竟然喜欢偏门的杀虫剂杀人法,该说真不愧是鬼娃娃吗?思想转换的快速的让我这个想象力贫乏、最多只能把人的脸接到哥吉拉身上的甜点少女望尘莫及吶!

不,哥吉拉什么的已经够丰富了……而且听起来似乎并不是友善的交流啊……那个鬼娃娃肯定是要妳自己喝杀虫剂自杀吧?要不然就是要妳去吃蟑螂药和害虫殉情之类的?妳没有做什么吧?!那人有些汗颜的打出一串十分贴近真相的字句,同时似乎有些紧张的问着。

“我动手的话……”奶酪顿了顿,随即将正在打上去的字句删掉───她不想让自己的友人知道自己曾因为觉得小白等人很麻烦、升起过直接杀掉弃尸的念头;反正她不是故意升起杀意的,而且现在她只觉得那一伙人有趣的紧、和他们斗嘴也不错,所以没必要告诉自己的友人、徒讨一顿骂:

没有啦没有,我还帮他们从布丁的魔掌中脱逃!很厉害对不?称赞我称赞我!\OWO/!

布丁?他是看你的面子放人的吧……不过既然有好好帮助他人,那么很棒、很乖喔。奶酪愣愣的看着萤幕跳出那人打的、这样一串略带宠溺的夸奖字句,微微扬起笑容,美丽但毫无存在感的面容此时象是发光的宝石一般夺目。

奶酪犹豫了一下,缓缓的打字:可以通话吗?用新细明体或是微软正黑体称赞别人太没诚意了!我要抗议!要听声音!声音。

声音?那人似乎有点疑惑奶酪无故的要求,打字回道:想听的话,自己讲就好了啊?妳明明知道我现在没办法发出声音啊?

那人不是不想答应奶酪的请求,而是此时的他根本无法发出声音───我和妳、布丁的声音现在都是一样的对吧?难道出了什么差错?

似乎早就知道友人会拒绝,奶酪理直气壮的回话:一样的声音,可是说出来的话不一样啊!我说出来是、布丁说出来的是鬼畜……我总不能自己骂自己吧?感觉好恶心的说!感觉就象是自己拿鞭子抽自己还一边〝啊啊亲爱的我自己让痛楚来的更猛烈一点吧〞这样子大叫……一样糟糕!

不,我觉得妳举的例子绝对比较糟糕……糟糕多了!那人立即吐槽道,完全无法理解奶酪的脑袋构造:我现在在繁星市的旅馆。没意外的话……等声音恢复、我可以说话的时候再回去……不然会吓到我的朋友……呃,我瞒着的那一群。

那还要多久啊,该不会我这个奶酪等一等会变成咖啡冻吧……快点回来吧,我一点也不想换口味,〝我是滑嫩好吃微微苦的甜点正妹咖啡冻!亲爱的你想帮我加、奶、球、吗?〞……这样的自介一点也不可爱。

奶酪就算放一万年最多也只是变成臭掉的……算了,跟你歪理会减少寿命的。总之,我应该不会提前回去……对了,我请你好好监督我朋友,他们有做什么不正常的事吗?

没有没有,他们很正常喔简直乖的和猫科动物没两样……不过和你说的一样,他们很有趣!虽然不会喷火也不会发射破坏死光之类的东西,可是还是很有趣!奶酪打完这样一串谜样的字符串,象是感到有趣般的轻轻笑了笑。

是猫科没错,不过是乖巧的小猫还是凶恶的狮子就难说了……但对于奶酪来说,这两者都仅仅是让她感到有趣,连威胁都无法称得上:不过还不够有趣啊,他们什么会像你说的一样、变得那么、那么有趣呢?听你说的故事,好像有趣的等级比得上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去打石像鬼和吸血鬼欸!

石像鬼和吸血鬼是我的失策……我没料到去古堡游览你们还可以招惹到那些东西……不过要我说的话,他们比那种程度有趣多囉。那人在深深感到失策和考虑不够周严之际,但同时也肯定奶酪口中的他们的有趣程度。

真的吗?你这样讲让我很期待啊……简直象是给恋童癖看小孩子的、给御姐控看……吊人胃口太过份了喔。

奶酪,如果你有恋童癖的话,我认识一个可以介绍给你的、有相同兴趣的家伙,不过御姐就……欸,我好像认识一个御姐?总之我没吊人胃口,有趣的事就是要自己去发现才有趣,不是吗?

奶酪停顿了下,随后打下几个字:好吧算你说的对,冒险和寻找有意义又有趣、好玩弄的东西……的确才是我向往的啊……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打发根本多到可以拿去论斤秤两便宜贱卖的时间啊啊……不对像我这样的美少女的花样年华一定很贵,没错!

如果不是自己发现的就一点也不有趣了;奶酪轻轻的笑了几声突然想起了某件事:对了,中文系要举办系烤,油炸冰淇淋学妹出借场地喔,我要去烤小狗肉还有鬼娃娃肉,嘻嘻。

先不说妳准备烤的食材是妳的同学,最重要的是───你不是外文系的吗?中文系系烤妳去……没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布丁是文学史教授嘛,所以我当然可以去!

这样啊……好吧,反正不是随便潜进去像个变态一样钻洞挖墙进去的就好……我先下线囉,十炎……嗯,总之某个家伙要玩魔法少女的电玩,所以要我陪他……不要杀过来要他放人,就算他不找我,妳也该睡了,掰掰。

奶酪盯着对方打出来的最后一句话,口中啧了两声───不可否认的,她刚才一瞬间真的有升起杀到对方哪里的冲动……毕竟只要是在妖神人三界之中,奶酪就有把握一定找得到友人的踪影。

但既然对方都严格禁止了,奶酪自然也不想拂了他的意思……微微思考了下,奶酪再次退到了好友的页面,点选了另一名好友的名字要求聊天。

奶酪没有思考多少,仅仅是传送了一句话───

布丁,你亲爱的助教、我们最爱的蓝莓酱……回来了。

没有过多的修辞修饰,却比任何话语都让人感到兴奋;剥离了最后的粉饰,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期盼。

我……好吧其实神使里是满满的食物。

蓝莓酱声音=申潋祤的声音,布丁的声音=奶酪的声音……就酱?

贫富差距变大、世上大多资源都被富人独占───这柯维安是知道的,就算他不是经济学系的,好歹国中高中讲全球化问题的时候他还是有认真上课───但那应该是很遥远的事情啊!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147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