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云姬也看的出来这小丫头确实对自己忠心耿耿 把美女班主任啪到哭,

云姬也看的出来这小丫头确实对自己忠心耿耿 把美女班主任啪到哭,

凌若看着万子然吞了苍蝇般古怪的神情,努力憋着笑,一道冰冷的目光投来,凌若心中一怵,愣是忍住了笑,还未上前一步,一个微小的几不可见的东西凌厉划过眼前,而绿蕊却已经晕了过去。

凌若侧目扫了面无表情的冷星一眼,好吧,不管何时,他总是能用最直接简单的办法解决任何问题。

凌若走过去直接把绿蕊给扛了出去,云姬见状,眸底闪过冷芒,他是打算对自己下手了吗?

云姬紧握着她浑身仅剩的唯一饰物——发簪,紧紧盯着一步步走近的万子然,她没有胜算,但是也不打算黄泉路上孑身一人!

万子然直接忽视云姬眸底的毒怨,那怨恨里分明有一抹杀意!

看来,这女人一定是认为他是对她存了必杀之心了!

想着,却不动声色地继续上前:“父皇只让我治好你,可没说要用什么办法,所以,只要你好了,我都是有功无过。”

避重就轻,只是想告诉她,他对杀她没兴趣罢了。

云姬眸中的警惕丝毫不松懈,眼下,她不知该信何人,所以任何人她都不会轻信!

蓦地,脸上一痛,干涩的唇瓣却已经被温软覆盖。

手臂还没用力,已经被狠狠压住。

云姬瞪大了眼睛,看着放大在自己面前的俊颜,这男人竟然口渡!

喉咙翻滚,已然把汤药咽下,蓦地,五脏六腑一片清凉袭过,减弱了那噬命的灼痛感。

还真的是良药啊,他,真的没打算杀她?

而且,艾玛的!

这简直就是神药啊,早知道一口就这么有效,便是腐尸浸泡过的云姬也喝了。

万子然轻拭唇角,看她眸中只剩的震惊,挑眉道:“要继续吗?”

云姬眨巴着眼睛,纵然是毒药只要能减弱痛苦云姬也甘之如饴啊。

万子然却误错了云姬的意思,眸中闪过一抹戏虐随即又欺身压了下来。

“唔……”

你丫的占便宜还占上瘾了啊!

云姬猛然咬上那柔软,直至有血腥味扑鼻。

万子然眸底一厉,粉嫩的舌尖轻缓拭去唇瓣的血蕊,清幽的目光更多了邪魅,一片撩人心魄的冷冶。

云姬突的心跳漏了半拍,这男人,简直就是天煞的红颜祸水啊!

万子然眸中清桀戏虐:“竟是有力气咬人了,看来,还死不了。”

话落,双臂微扬,甩了那纹竹的清袖翩然飘落,转身离开。

云姬眸底有晶亮闪过,久久未曾回神,这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随时丧命的蛊惑,以后,她一定要离他远一点!

万子然的汤药让云姬如浴甘露,不消半月便能行动自如了。

而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云姬已经把这里的一切都打听清楚,这应该是一个属于异域的时空在历史上没有记载,当前有三个国家呈三足鼎立的状态,分别是晟祈国、天佑国和卫云国。

晟祈国为三国之首,地广人多,铁矿业最是昌荣,其中又以可以打造精锐兵器的玄铁而让其他两国对晟祈过畏惧的同时更是那些玄铁虎视眈眈,所以他们两国时不时地便联合起来攻击晟祈国,好在晟祈国的皇上足够治国有房,又有一位有“女诸葛”之称的占卜师,用招有方,往往可以出奇制胜,所以打了一年之后,晟祈国才渐渐稳住了其他两国,并且和其他两国暂时建立了相对友好的关系。

 

原来这身体的主人本是晟祈国皇上最为信任的占卜师,后离奇死亡,皇上便按照占卜界的规矩把她火祭了,却不想就这么被云姬给误打误撞地附身了。

云姬看着铜镜中疤痕累累,她自己看了都会梦魇连连的一张脸,蓦地想到了万子然口渡她汤药的事情,当初云姬还只当他占了自己便宜,现在看来,她才真是占尽了万子然的便宜才是。

这么魔鬼的一张脸,也亏他当初能下的了嘴!

“小姐,您别担心,王爷说了,您用了他这特质的凝肌膏之后定然可以恢复如初的。”

说着,一个精致的白玉瓷瓶已经放在了云姬面前。

特质的凝肌膏?谁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问题!

云姬才不会承认她就是还气着万子然之前想把她渴死的事情,她只是,不相信他罢了。

看着神采奕奕的绿蕊,云姬神色一动,把那凝肌膏直接赏赐了她:“这你拿着吧,我用不到。”

绿蕊却有些受宠若惊:“小姐,这可使不得!这可是王爷亲自为您调制的!”

这半个多月以来的相处,云姬也看的出来这小丫头确实对自己忠心耿耿,想来,是她太过多疑了。

“绿蕊,你也觉得我很丑是吗?”

绿蕊双腿哆嗦了下,看着云姬淡然的神情,终是鼓足了勇气问道:“小姐,是让我说实话吗?”

云姬手中的玉梳猛然往桌子上一摔,绿蕊的意思已经显而易见,只是,这丫头用得着这么实诚吗?

绿蕊却猛地紧闭了眼睛双手揪着自己的耳朵:“小姐别打我,我错了,小姐虽然丑,但是绿蕊永远不会嫌弃小姐的!绝对不会!”

云姬失笑,无奈地看着吓的脸色苍白却依旧要说出实话的绿蕊,好吧,云姬承认自己现在的样子还没吓死人真的是奇迹了。

绿蕊见云姬并未生气,试探性向前:“小姐,让我帮您抹上?”

云姬随即起身趴到了床上,撩起了衣衫,自从那层层纱布扯下了之后,云姬才知道自己身上竟是毫无一块完整的地方。

想到她身上的伤患处都是那冷冶男子给自己处理的,莫名的,耳根子一片灼烫。

他这可是几乎把自己都给看光了!

旋即一想到身上丑陋淋漓的伤痕,算了,说不定他还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他看到的不是烤尸,只是红烧肉呢!

一个星期之后,云姬看着身上已经浅到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的伤痕,更是对万子然的医术敬佩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

也难怪皇上会让他堂堂一个王爷亲自为云姬治疗,没有他只怕云姬纵然是穿越了也已经命丧黄泉了。

虽然身上的伤好了,但是云姬却迟迟不肯祛除脸上的疤痕。

云姬摸着如盘踞了蚯蚓般硌手的脸,随即带上了黑色面纱。

这占卜师之前死得不明不白,太医都没查出死因,众人也都只当她是自然圆寂了。

但是云姬却对此深感怀疑,圆寂就是自然老死,这占卜师二八年华,会老死?天方夜谭嘛!

在云姬还未寻找到要害死自己的人之前,她还是觉得待在蓬莱宫比较稳妥些,脸上的伤痕未好,那云姬就暂时不用去皇上身边复命,那么她就有更多的时间先好好适应这里了。

“皇上驾到!”

尖利的声音拉回了云姬的思绪,云姬立刻上前跪拜却猛然被万璟迁扶住:“占卜师不必多礼,朕依旧免了你对宫中所有人的礼节。”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03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