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尿吧我要喝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尿吧我要喝

“可以可以,当然是可以的!”店小二眼前一亮,对着柜台喊了一声,“掌柜的!三楼寒字号房二号房有一男一女两位客官入住!”

“请二位跟我至掌柜处结账。”店小二引导着两人来到了掌柜处,此时掌柜的早已经翻出了记录本,拿着毛笔开始写了起来。

“两位的要住几日?先说一下,本店概不赊账。

每日洗漱本店免费提供温泉水以及皂荚,油灯每天都会去添置灯油,免费提供早餐,一日一银币。

如需包含早中晚三餐则每日一银币五十铜币,钱到房门钥匙到。”

掌柜的非常麻利的说完,看着宁远与符夕瑶。

“真的要住啊?”符夕瑶拉着宁远的袖子一脸的难为情。

“小二都说了,因为云沉花所以各大客栈都爆满了,不住这我们去哪住啊?掌柜的,我们先住八天,这是十银币。”

也不知道云沉花什么时候才开花,如此还是多住几天,刚好符夕瑶也想要玩,实在不行再续约就是了。

“好嘞,小二,带两位客官去三楼寒字号房二号房!”

收下钱,掌柜的笑眯眯的递给宁远房门钥匙,想了想又道,“虽然房间隔音非常好,但希望两位客官夜晚控制一下,吵到别人就不好了不是?”

“你说什么呢!”符夕瑶一下子就炸毛了,跺了跺脚红着脸反驳道。

“哈哈哈,我会好好注意的,谢谢掌柜的提醒。”宁远笑了笑谢过了掌柜的好意,拉着炸毛的符夕瑶跟着小二来到了他们的房间内。

“虽然这迎客楼看上去不算豪华,这房间倒是还马马虎虎。”来到房间,符夕瑶环视了一周,强迫自己无视了旁边的床,对房间表示还算满意。

房间也不算大,中等大小吧,里面设施倒是挺多,桌子上还放着茶水和油灯,以及洗漱用品。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房间内比较角落的床了。

看到这床的第一眼,宁远忍不住吹了个口哨,这店家可以的,会玩儿啊!

爱心型的水床,上面铺满了玫瑰花,整个床都是玫瑰花的味儿。

“毕竟一天一银币呢,可不得好一点不是?”宁远笑道。

“嗨,我们迎客楼可是这凌风城里最好的了,别家可不见得有这么好的床还有这么周到的服务!”

店小二谈起迎客楼的时候,非常的骄傲,可见其对自己在迎客楼工作非常的骄傲。

“是了,那小二我们的饭菜什么时候上?”宁远笑着转移了话题。

经过店小二的启发,他倒是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好法子,开能吃能睡的酒楼!

从迎客楼大堂的热闹就能知道,这客栈可是个收集情报的好地方,如果自己以后能够有很多情报收集的地点,那自己就不至于以后做事都两眼一抹黑了!

不过这件事不急,得慢慢来,他就不信了,作为一个22世纪的杰出青年,在这里开个酒店能难为住他!

“大厨这就在做了,请两位客官稍等片刻,可在这里喝喝茶,打发打发时间,那小的这就退下了。”

宁远给了小二小费后,小二笑嘻嘻的收下了并表示等会送菜上来后就跟他两唠嗑。

小二走后,房间内就只剩下了宁远和符夕瑶了,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符夕瑶被掌柜的一刺激,等小二一走,就迫不及待的跑到椅子上坐下,默默喝着茶,看上去非常冷静。

看着符夕瑶红的滴血的耳朵,宁远看破不说破,“晚上怎么说?先说一下,这里可没地方能睡人的了。”

福利,都是靠自己争取的,实在不行,装可怜卖同情一波也是好的!

反正睡着了之后谁还能控制的了呢?

“我知道!”符夕瑶撅着嘴巴,楚楚可怜地看着宁远,似乎是在期望宁远心软放弃睡大床。

“咳,我睡不了地板,以前被宁堂打到了腰,留下了病根儿,睡地上会很疼。”宁远指了指自己的腰。

至于事情的真相……撒,谁会去在意呢?被宁堂打到也不是假话,至于有没有留下病根……

“我我我。”符夕瑶一下子就手足无措起来,“我也没睡过地板啊!”

这时候,符夕瑶对宁堂的厌恶更上一层楼了,你说说你,好事不做,好人不当,每天打人!打人就算了!还打腰!打的人都留下病根了!什么人嘛!

“那怎么办嘛!”宁远将皮球踢给了符夕瑶。

“宁远,宁远哥哥。”符夕瑶起身走上前,拉着宁远的衣袖轻轻摇晃,嘟着嘴巴撒娇,“求求你啦,好不好嘛!”

“你别这样……”宁远叹了口气,装作自己很无奈的样子,“好啦,明天我如果腰疼你得给我捶背啊!”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符夕瑶眼前一亮,开心的躺到了床上滚了起来。

看着如此开心的符夕瑶,宁远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做人还是少点套路吧!

这么没有杂质的笑,我多久没有看到过了啊……

刚巧,小二这时候带着菜来敲门了,打开门,将小二迎进来,待小二将菜放下后,符夕瑶也走到桌前,三人开启了聊天模式。

“两位客官,你们想了解关于云沉花的问题想要问的吗?”小二问道。

“你说云沉花开花了……这云沉花是何物?为何人人都想抢?”宁远问出了一个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要说这云沉花啊,这来头可就大了去了!据说这云沉花千年孕育,千年开花,千年结果,每一朵花的成熟都得三千年。

而云沉花之所以让人趋之若鹜,是因其据说能够活死人肉白骨,只要你有一口气在,得到云沉花之后,你就能够活着!更别提什么伤口了,都不在话下!

再者说了,吃一朵云沉花就等同于修炼一甲子的功力!而且对玄兽也同样有用,甚至效果更佳!

是以,这不前几天冷寒森林忽然就玄气异动了,有经验的老者说是云沉花终于成熟了。

你瞧这才几天的功夫,整个凌风城已经要被人给挤破了!”

小二说起云沉花来,那叫一个滔滔不绝,再加上宁远和符夕瑶的认真倾听,话匣子打开的小二说得更加起劲了。

“那这云沉花这么厉害,岂不是人人都想要,这么容易就能够得到它吗?应该不至于吧?”宁远叹气,云沉花啊……

“那可不!据说云沉花的伴生兽是吞天神蟒!神兽级别!一口下去能死一大片人呢!

两位客官我看你两也不像是为这云沉花来,虽说神花很好,可竞争者更恐怖啊!不说无数的玄兽、云沉花的伴生兽,就说那闻讯赶来的无数强者,也是很恐怖了!

据说各路强者都为之倾倒,纷纷来袭了!”

“既然如此,那这云沉花何时成熟?”

“再过月余吧,现在才是刚开始,估计到时候强者更多!如若两位客官也想去争取一番,望你们能珍重。”

“原来如此,谢谢小二的关心,我们两啊有自知之明,这次来凌风城也只是为了玩一玩,体验一下风土人情,至于这云沉花那是万万不敢想的啊!”宁远笑着道。

打发走了小二,在小二离开的瞬间,宁远脸上带着的虚假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不见,整个人阴沉了下来。

“宁远你怎么了?”符夕瑶有些担忧。

“活死人肉白骨……这老天爷可真是对我不薄啊!哈。”虽然笑着,可宁远眼里毫无笑意。

“怎么?”符夕瑶一时没有想通。

“宁堂被我弄废了,宁家如若得知这个消息,肯定对此势在必得,虽然宁家分家不咋地,可架不住有钱,再加上宁堂的师傅……那个什么紫阳真人。”宁远叹了口气。

有点难搞啊。

不过……宁远眼底闪过一丝坚毅,增加一甲子的功力……这不就是为漪澜量身定做的吗!为了漪澜,就算是不可能,他也要把这件事情办成!

“啧,我居然忘记了这件事情。”符夕瑶厌恶的啧了一声。

“夕瑶,不瞒你说,我对这云沉花势在必得。”宁远看着符夕瑶,眼里是让符夕瑶心惊的决然。

宁远没有再说话,可难得的,符夕瑶听懂了他的未尽之言。

“我懂。”符夕瑶笑了。

“抱歉。”原本是来这里玩的,没想到云沉花的出世,打断了两人的计划。

“说什么呢,你救了我的命,不就是推迟玩的时间,又不是不玩。”符夕瑶倒是看得开。

“嗯,那这些天就都用来修炼吧,能提升一点是一点……我想出去一下。”

“好,早去早回。”符夕瑶说完就开始打坐修炼了起来。

宁远离开了迎宾楼,来到了一家看上去非常低调,只有一个药瓶标志的店里。

之前路过的时候他就对这家店非常好奇了,如果他猜的不错的话……或许这家店卖的是……

“这位客官,需要什么,可自行选购,我们这边的物品都有贴标签,告诉各位客官其作用,当然客官也可提出您的要求,让小的帮你选。”

进入商店,就听到一阵悦耳的铃响,宁远抬头看了一下声源处,是个风铃,还挺漂亮。

在柜台上打着瞌睡的小二听到风铃声后起身说道。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2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