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面上蒙着黑纱,却有一些肌肤外露 手指勾出花液 含着一晚上

,面上蒙着黑纱,却有一些肌肤外露 手指勾出花液 含着一晚上

“吱呀吱呀……”

一辆极不起眼的平板车上拉着一副粗糙的棺材,被零零散散的甘草遮挡,从赤水城之外而去。

一路所过,行人纷纷一脸晦气的气愤躲避,就连城门的守城官兵也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就着急的挥手驱赶平板车离开。

平板车跟前是一老一少,两人看上去一脸悲痛,年轻人艰难的拉着平板前行,而年老的则在一旁帮忙推动,两人在官道上推着平板车不紧不慢前行。

可是等到官道上没有什么行人的时候,两人立马就推着平板车进入官道一旁的密林之中,身手矫健,哪有刚才艰难的模样。

林天躺在棺材之中,此时身上的银针已经全部拔去,左腹位置有一条半尺长的伤口,蜈蚣一般针脚草草做了缝合,这是武魂被挖掉的位置。

没有了银针封穴秘法的阻隔,此时左腹处的伤口,那无法用言语说明的锥心疼痛,席卷而来,刺激着林天的神经,仿佛时时刻刻又人在他的心脏扎针一样。

林天原本因为武魂被挖沉迷的心思,因为疼痛,一点点被仇恨所充斥。

他知道,自己现在之所以还活着,那是因为林君寒还没有彻底跟武魂契合,需要他的鲜血滋养活性,慢慢的让武魂在林君寒身体内融合。

不过一旦,武魂在林君寒身体之中完全适应,被林君寒掌握,那么到时候就是林天的死期。

林天心中翻江倒海,武魂被挖,身受重创,身体现在极其虚弱,他还有淬体九重的修为,平时摧金裂石,可是现在却连一副简陋老朽的棺材都冲不破。

依旧只能任由鱼肉,无法反抗。

林天真的太不甘心,他现在极其后悔不该轻信于人,此时才知道了,除了义父林子龙,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一个对自己会真心相待。

他现在为自己前一段时间对林贤明一家产生的那点好感,深深的自责,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一股被欺骗被背叛的感觉,让林天恨不得现在把林贤明一家生生撕裂。

可是现在,林贤明一家只怕,欢天喜地,而林天自己却只能继续作为林君寒融合武魂的养料,供应鲜血,最后没用用处后,被处决。

两个伪装成普通农夫的林家护卫在进入密林之后,向着远处一片连绵的山脉急行飞奔,平板车上的棺材在坎坷的道路上颠荡起伏,其中的林天原本虚弱的身体,更是被震荡的气血翻涌,可是两个林家护卫却仿佛不知道一般,不管不顾,一路前行。

显然这里远离人烟,两个护卫根本不需要隐藏身份行迹,为了快速将林天转移到偏僻之地,丝毫不对林天有半天怜悯。

林天不断的想要调动修为,离开棺材之中逃跑,可是身体却是沉重无比,淬体九重的修为也像是别人的一样,自己根本不能有效的调动。

“难道我林天就要这样屈辱窝囊的结束一生吗?好不甘心……”林天只能心中不甘的咆哮,却没有反抗之力。

“嘭!”

就在两个护卫拉着板车就要进入山林之中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道如同天外飞仙般出现的黑色缎带击中了平板车上的棺材,棺材瞬间就爆裂炸开,顿时木屑飞舞向着四方激射而去。

林天的身体也暴露出来,被缎带一卷向着一边拉扯而去。

林天看到了密林之中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身段窈窕,一身诱惑神秘的黑色皮质劲装,将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

这看上去是一个跟林天差不多发的少女,面上蒙着黑纱,却有一些肌肤外露,白如脂玉,一头黑发扎成马尾,精明干练,看不清模样,却让林天肯定,这必然是一个美貌的女子。

“大胆,哪来的野丫头,居然敢阻碍我们办事。”两名林家护卫自然没有心思欣赏少女,而是立马放弃了板车,飞身冲向了林天被拉去的方向。

“哼,青天白日,你们居然谋害别人性命,真是可恶至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少女满脸冰冷道。

而说话间,少女身上爆发一股强大的气势,迅速将缎带后扯,而她自己则不退反进的迎向杀来的两个林家护卫。

林天与少女错身而过,闻到了少女身上如同空谷幽兰一般清新淡然的香气,居然让他精神一阵,就连晦暗沉寂的心情也有了一丝曙光绽放。

那一瞬间缎带松开了林天,林天被轻轻的一股柔和的力道送到了少女身后,等他落地,手上多了一只精巧的黑色小袋。

“你气血亏损,需要马上恢复,就给你储物袋,里面有对内外上疗效都极好的归元丹,你服用了,赶紧逃命去吧,那两人的实力都不弱于我,我只能缠住他们一会,时间一长我也只能自保逃命,所以你抓紧时间,尽可能躲避他们的追杀吧。”

少女的声音传进了林天耳中,语气清冷,却还是让林天倍感温暖。

储物袋是修炼者最低等的储物空间,里面只有一立方米左右的空间,一般都是低级修炼者必备装备,不过对于一些身价不菲的人来说,储物袋一般都是作为一些不时之需的交易备用的工具,通常身上都会备用那么几个。

少女挥手间就拿出了储物袋,还有归元丹这种疗伤宝药,显然来历不凡。

林天立马在储物袋之中取出一个瓷瓶倒了一颗归元丹服下,眼看着少女挥舞着黑色缎带,携着凌厉的气息对上了两个林家护卫,以一敌二,居然完全将两个人挡住,不能前进分毫。

练气境,不仅那两个林家护卫,就连看上去似乎都没有林天年纪大的少女,都是练气境的强者。

林天心中吃惊无比,他自己本身的天赋在赤水城之中一枝独秀,修炼速度比同龄人甚至更大一些的人都要快了不少,可是现在眼前的少女修为却远远胜过他。

并且一身战力也是强横无比,就连那两个明显早已达到练气境的林家护卫都不是对手,显然少女的来历远比林天能够想象的还要强大,绝不是赤水城这种地方有的。

“多谢姑娘搭救之恩,不知你是……”

“以后你自会知道我的身份,快走吧!”少女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天,主动朝着那两个护卫冲了过去。

林天心中疑惑,听这少女的意思好像故意等在这救他性命,而且对方看他的眼神貌似有些复杂。

他暗自把这道身影刻在脑海之中,而后强行提起恢复了一些的力气向着少女和林家护卫战斗的地方相反方向奔逃而去。

归元丹是疗伤宝药不错,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几乎瞬间就让林天虚弱的身体有了一些恢复,甚至还能稍微调动一些修为。

可是很快林天就感觉到了自己的速度还是太慢,一旦两个林家护卫摆脱少女的纠缠,以他们的实力,自己逃离的这点距离,很快就会被追上。

最重要的是,他还不知道少女究竟能阻挡他们多长时间,要是太过短暂,那么好不容易得到的这次逃命机会,就白白浪费,到时自己只怕真的难逃一死。

“不行,我决不能再落到他们手里,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要让林贤明一家付出血的代价,在这之前我一定要活着。”

林天紧紧的咬着牙,强忍着身体不适,一刻不停的逃离,只是他面上挣扎,对于逃脱的可能很不自信。

“想要更快逃离,就必须让自己身体获得更快的恢复,归元丹乃是疗伤宝药,虽然吃下需要一段时间消化,可是服药最初却起码能够爆发三分之一的药效,我现在手上有整整一瓶,大概十几颗的样子,要是全部服下,必然能够让我的身体最快的恢复。

不过,是药三分毒,丹药服用之下后,若不能及时炼化,那么一旦副作用爆发,对于身体修为都会有极大的损伤,很可能让我这具身体更加雪上加霜,不堪重负。”

林天心中一阵犹豫。

“不管了,要是现在不拼一把,连逃跑的机会都抓不住,如何还说以后,必须拼一把,只要我能逃离,不仅自己有了一线生机,而且只要我离去,那么没有了我的鲜血滋养,林君寒想要彻底融合我的武魂,也不会那么顺利,何乐而不为。”

心中计较一定,林天再不作他想,直接把所有的归元丹一口吞下。

几乎是下一刻,他就感觉全身一阵舒爽,那种阔别已久的健康强大感觉再次充斥,而他身上萎靡的气息也一点点攀升强大。

元气流转,修为爆发,几乎瞬间,林天的速度加快了至少十倍不止,在密林之中如同一头矫捷的猎豹一般奔腾飞驰。

“这处密林一边是官道,另一边就是那片偏僻的山林,如果按我的方向逃下去,最后也是进入那群山之中,要是林家派出寻觅踪迹的高手,到时候说不好还能将我搜查出来,那么这个方向显然并不是最好的路线。”

林天一边跑,心里还是不停的思索,不过很快林天脑中灵光一闪,而后立刻不假思索的调整了逃跑的方向,一脸决然的飞驰而去。

“赤水城外有护城河,那护城河据说水源之地经过魂兽山脉,而这里正好有一段水流就是流向魂兽山脉的,只要顺着水流去到魂兽山脉,那么不仅可以很好的遮盖我的踪迹,而林家为怕是打破脑袋,也不会想到我逃向了魂兽山脉的方向。”

魂兽山脉,顾名思义,就是生活着魂兽的地方,其中魂兽乃是世间另一种强大的修炼生命。

而且这些魂兽天生凶残暴虐,以血肉为食,尤其喜欢吞噬人类修炼者,乃是人类修炼者最强大的威胁。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4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