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须发全白的老者,内心是五味杂陈。男票的棒棒为什么夜里总是硬

须发全白的老者,内心是五味杂陈。男票的棒棒为什么夜里总是硬

张吉良不再理睬这而二人了,女侍者后续也就交由店长处理。

待这边处理完员工的事情,他走向前,躬身对王博古道:“少爷欢迎回来!刚见面就给你带来了不好的感觉,非常抱歉!”

随即,他五指并拢,手掌向包间里指去,恭敬地说:“少爷,里面请!”

“嗯。”

王博古应了一声,随手就将烟蒂丢进垃圾桶,不再说话,径直向包间走去。

李吉良见王博古率先走进,苦笑了一下,也跟着进去,为王博古拉开了包间的门,两人相继进去了,只留下外面的路人和员工傻傻地看着。

“博古,你愿意回来吗?”

包间内,电脑显示器里,一个老人坐在椅子上,通过视频通话向王博古问道。

“当初不由分说的把我赶走;如今需要我了,又要我回来?”王博古冷笑道。

“博古,嫡长子继承是家里自古至今的规矩,谁都不能逾越,更何况你只是个私生子?”老人摆了摆手,表示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上多说。

“哪怕是我能力强于他?他就只是个纨绔,只知道惹祸,我哪里比不上他?”这些年,王博古的心里依旧有些愤愤不平。

“好了博古,不要说了。不按规矩来办事,家族早就乱套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重要的不是你的个人能力,而是家族的平稳。而且你哥哥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虽然他经常惹事,但是也能言善辩,社交能力比你强多了。何况遵守规矩是族人应尽的义务。”一说到王博古的哥哥,老人似乎想起了伤心事,眼角有些泛红。

“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我尽我的义务,我应有的权利又在哪呢?是在这黄家受气的权利?”王博古喝了口水,接着说:“时代变了,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带领家族走向繁荣。”

听他如此说道,老人有些沉默。

良久,他才抬起头说道:“我已经老了,没有精力去做一些变革的事。如今我希望你能回来,我也知道你这些年在外面经营了一些产业,能力确实是有的。要想变革的话,现在你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你来做你想做的,如何?”

说完,老人端起茶,吹了吹飘在上面的茉莉花瓣,慢慢地喝了起来。随后,他不再说话,静静地等待着王博古的答复。

王博古看着面前这个须发全白的老者,内心是五味杂陈。

 

老人名叫王礼丰,已八十有余,是王博古的爷爷。自己的父亲死得早,自己是从小被接回家的私生子。不过其实大部分家人平时待他并没有什么不好,就养育的态度来说,没有什么明显的偏见。唯一有偏见的,只有他大哥的母亲。

只是这么多年,自身的能力一直得不到承认,又因为害怕他和他哥哥争权夺利影响家族稳定,把他赶出来,因此对亲人恨意逐渐加深。

既想起过去的亲情,又想起了这些年的不被承认,爱与恨的感情交织在一起,因此心态上一直有些扭曲。内心的争斗也体现在了他的面目上。

老人见他纠结,知道有戏:“过去确实是我们对不起你。如今也正是你表现自己能力的时刻!回来吧,博古。”

王家继承人死亡的散播开后,王家的分支都有些蠢蠢欲动,家族面临着内斗、分裂的危机。而八十有余的王文越是医院病床的常客,哪有精力管家里的事情?这一切他都只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好吧。”

王博古最终回答道。他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是想回来了。只不过心中依旧有不平之气,如今也算是了结了过去的一切。

而王礼丰听他答应下来,也松了口气,神情也放缓了。

“不过我暂时走不开湖城,”王博古补充了一句,“在这里我还有点事,这段时间走不开。”

“当然没问题。你答应就好,其实族里也不是真的需要你掌控方方面面,而且产业也不是一个人能管过来的。只是族里需要一个正统继承人,名正而言顺,才能压服各方的心思。”王礼丰分析道。

接着,他又说道:“我相信你的能力。不过你现在这个身份办事也不方便,这样吧,我把湖城的所有产业先转到你的名下,包括紫龙娱乐、湖城证券等。各行各有的都有。”

“行,你看着办吧。”王博古沉声应道。

李吉良一脸恭谨地送走王博古后,又回到包间。而屏幕里的王礼丰详细吩咐着公司转移的各类事宜,事无巨细。

第二天,无数家族因一个消息震动,而湖城风云巨浪滔天,风雨变幻。

京城平都的豪族门阀王氏将全力拓展湖城业务,巨量资源将向湖城王家的一系企业倾斜。

大多数眼睛都紧盯着王家的动态,想要寻求机会与王家合作!也因此,诸如紫龙娱乐等公司,近些日子来的人几乎抵得上以前一年。

黄家也想在其中分一杯羹。王家才送了聘礼,怎么说也得让亲家先得红利吧?黄家主要从事施工行业,平日里都是靠点小关系拿下分包。如今王家在湖城的布局中有一个购物广场的项目。黄家想要独自拿下该项目的总包!

家族上下兴高采烈,拟定计划便立即派人跑去王家的河内地产进行洽谈。

然而出乎黄家意料的是,河内地产在得知来者是黄家的情况下根本不鸟他们,连高管都没见着一个。

这给黄家泼了盆冷水。不过其他公司也得到了同样的待遇,这稍稍让黄家松了口气。

兹事体大,黄家众人在黄章义的主持下开展了一次小型会议。

想像中的美好日子并没有到来,反倒让黄家的许多人急得焦头烂额。黄章义扫视了下方一眼,咳声讲到:

“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具体情况了吧。王家并不是对我们一家有什么看法,其他所有公司都被拒之门外,这是我们的幸事。或许是王家有自己的顾虑,暂时还不想开展行动。而我们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可是叔公,哪怕是我们都要成亲家了,他们也不至于见都不见我们一眼啊。”

“就是,是不是王家觉得我们这些体量都太小,没有能力做好这个项目呢?”

众人交头接耳,气氛里沉浸着悲观的气息。

黄章义眉头紧皱,持着拐杖用力敲打了地板数次,见众人的目光转回,这才正色道:“机会是自己争取来的!而只要这个项目的总包一日没确定,我们就有机会!可别忘了我们家相比于大多数家族有着天然优势!

“不过也不要仗着有点优势就无所谓了。你们还需要时常打探接洽王家,在他们决定正式开展项目的时候做到第一个上门,不要给其他家一丝一毫的机会!”

见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黄章义点了点头道:“我们家必须专门派个人留在河内房产那儿,时刻观察情况,能做到吗?”

众人面面相觑,内心其实不大愿意。

黄华胜的眼睛转了转,看到了黄慕彤默不作声地站在后面,冷笑一声,当即说道:“我看要不就派黄慕彤去河内地产站岗吧!叔公,她一天到晚闲得很。”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6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