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每天你都来等你老婆下班 新娘穿着婚纱迫不及待

每天你都来等你老婆下班 新娘穿着婚纱迫不及待

黄慕彤听到有人谈起她,正要说话,其他的亲戚就纷纷表示赞同黄华胜的提议。

“是啊,我看黄慕彤每天都无所事事,是该派点事情给她做了。”

“不能让她天天窝在公司里当蛀虫吧。”

毕竟跑人家公司门口站岗,这种丢脸的事情没人愿意做。要是一天还好,像这样天天都跑人家公司门口站着,像什么话?

倒不是要专门针对黄慕彤,只是这种事派到谁身上都有可能,他们只是不想做而已。

而黄慕彤也不反驳,因为在她要来开会前,正准备离开家的时候,王博古就向她说了句话:“争取让家里同意由你去和河内房产谈合作。”

虽然她并不理解王博古的意思,也不觉得自己真的能把合同谈下,但想起他平日里沉默寡言,从不参与家族事务;又想起上次家族聚会时他的表现,黄慕彤萌生了一丝对王博古的信任。

黄章义听众人议论,当然知道他们的小九九,不过他也不在意,而是向黄慕彤问道:“慕彤,你愿去做这大家都不愿意做的差事吗?”

黄慕彤吞了吞口水,有些紧张道:“我愿意。”

每次家里有什么累活儿几乎都被全家推给她,黄慕彤早就习惯了这些苦差事,因此心里也没什么不平。

站在一旁的黄华胜见阴谋得逞,得意地说道:“黄慕彤,你可别把事情搞砸了!要是给别个抢了先,可有你好果子吃!”

“哦?你配说这句话吗?”黄慕彤冷眼看着黄华胜说道。

“本来就是,要是你把事情搞砸了,全家都饶不了你!”一旁的亲戚帮腔道。

“我不像你,没点能耐。上次去找人家公司门口吃了闭门羹,灰溜溜地跑回来。要我,肯定能把事儿做得漂漂亮亮的。”黄慕彤直接说出了心里的不爽。

黄华胜耸了耸肩道:“大话谁都会说,可惜有些人确确实实没这个能力,只能去守大门。”

黄慕彤一直被他针对,气不打一处来:“总之比你强!你想想你上次干的什么好事!你上次……”

紧接着就是翻旧账,把他之前干的有些蠢事儿又翻出来说一遍。

黄华胜的脸是一阵青一阵白,既尴尬又愤怒,脸一横,没经过大脑,想的话脱口而出:“哼,有本事你签下来!你签下来我滚出家门!签不下你滚出去!”

“好!”黄慕彤也是一肚子火,想都没想就答应道。

两人说完,心里都有了一丝悔意。黄华胜是自己想把黄慕彤撵出去的想法表现得太明显了,恐遭人恨;而黄慕彤更不相信自己能拿下家里其他人都拿不下的合同!

不过想起走之前王博古自信的样子,信任的感觉涌上心头,况且话都说出来,也就认了。

而黄章义一脸不在意的说道:“就这样吧,慕彤你每天就去河内地产门口看着吧。”

在他看来家族里的良性竞争是好的,年轻人血气上涌时的赌注,可以作为激励他们认真做事的动力嘛!

但是这么严重的后果,到时候也不会真的让他们谁滚出家门。

“每天你都来等你老婆下班,你们感情真好。”

黄家公司的对面,超市老板对坐在旁边抽烟的王博古说道。

王博古笑了笑,说:“家里面也没事。窝在家里面,还不如出来接她。”

老板一脸感慨。

面前的小伙子从几年前的某天起,每天准时准点雷打不动地,等在公司的对面接自己的老婆下班。

“这么多年了,我有个疑惑,你可以解答一下吗?”

老板对王博古问道。

王博古点了点头,说:“这有什么可不可以的,说吧。”

老板推了推眼镜,说道:“我每天见的人太多了,因此有些识人的能力。我看你谈吐不凡,气质高洁,和这黄家不是一个层次的。你怎么会入赘这黄家?”

“这也没啥,我就是一普通人,因缘巧合之下就这到了这一步而已。”

王博古吸了口烟,徐徐吐出。烟雾袅袅,久久不散。

“你这说了当没说,还不是在敷衍我?”老板盯着王博古,继续问道:“讲真的,我看你真不属于这里。金鳞岂是池中物,我经常见他们家那样侮辱你,换我早就甩手走了。”

“这有啥?我老婆每天被针对得更多,她都没说什么,我还能怎么样?她比我更难。”王博古说道。

老板摇了摇头,惋惜地说道:“我觉得呆在这真是浪费了你的才能。”

王博古听他这么说,笑了出来,也不反驳,静静地抽自己的烟。

这时,黄慕彤独自从公司里走出来,见王博古在对面等自己,三步并做两步,迅速走到了他面前。

“走吧,回家,我今天搞砸了。”

一出来,黄慕彤就开始对王博古诉苦,把会议的经过大概讲给他听。

王博古只是笑了笑,给老板打了个招呼,便叫上黄慕彤,往家里走。

回到家里,饭桌上,黄文跃把会议的事情简要讲给刘琴,刘琴听完,当即像疯了一样大声吼道:

“黄慕彤,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

她愤怒地站起来,作势想要去打黄慕彤,被黄文跃拦了下来。

“说话不过脑子,不想想后果?要是谈不下来,我们一家人怎么办?!

“那黄华胜本来就不是个东西,他这么说就是吃准了你签不下来。你叔公也没几年好活了,他不想我们家分财产!”

黄慕彤自知自己确实做错了事情,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听着刘琴的教训。

哪知道刘琴越说越过分,话越来也难听,哪怕身为女儿也忍不下去了:“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

刘琴冷笑道:“你那些亲戚一个都没做到的事,就凭你就能做到?”

在一旁刨饭的王博古说道:“妈,我觉得既然慕彤她答应了,那么她一定有理由,或者说有信心能做到这个事情。”

刘琴看都不看他一眼,说道:“这是我们家的事情,有你什么事?”

王博古吃了一句闭门羹,自己知趣,低下头继续扒自己的饭去了。

这时,黄文跃才说道:“你也别担心,我了解叔叔的为人。当时打赌的时候,他也没答应。何况他绝不会让我们家离开,他很重视家人。”

刘琴冷哼一声,仔细一想,也觉得黄文跃说的有道理,慢慢气也消了,只是又说了一句:“黄慕彤,你们家那些亲戚都不是善茬儿,你平时说话还是要过过脑子,小心点。”

一旁吃饭的王博古这时方才觉得,这岳母平时虽然尖酸刻薄了点,自私了点,但还是爱着家人的。

饭后,王博古正准备洗碗。这时黄慕彤走进厨房,向王博古问道:

“上午你让我接下去找河内地产的事儿。我思考了很久。”

“嗯。”王博古边洗碗边应了一声。

“我实在想不出来你说这句话的根据在哪?你能说说吗?”黄慕彤一手扶着抽油烟机,靠在灶台上说道。

而一旁的刘琴正为刚刚在餐桌上对自己女儿说了重话有些愧疚,正准备过来安慰一下黄慕彤。她走到厨房门口,正巧听到了二人的交流。

“王博古!怎么回事儿?听你们说这话,慕彤这么做还有你的一份儿?”

内心本来已经平静下来,这时听王博古二人说这话的意思,又有些生气了。

“妈,没什么事儿。和他没啥关系。”黄慕彤当然不想自己妈再生气起来,赶忙给王博古掩护道。

“我又不是聋子!王博古,你说,你到底放了什么迷魂药?!”刘琴走上前来,向王博古质问道。

王博古也不在意,轻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河内地产的老板是我大学同学,一个寝室的。”

一听王博古这么说,两人直愣愣地看着他。

“这是……真的?!”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6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