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姐姐已经是个成年姑娘了 女友在教室被搞得叫

姐姐已经是个成年姑娘了 女友在教室被搞得叫

我是个孤儿,两岁那年就被亲生父母抛弃在大街上,在我本该见世两年就离开人间的时候,一个八岁的小哑巴把我抱回了家。

小哑巴是个生得很漂亮的山村女孩儿,和我有着相同的命运,从小靠自己在山里生存,一座荒废的破庙,一只被她救回破庙养大的母猴子,靠着在山里打柴卖维持生活。

命运都是上天安排的,这句话你不得不信。

我加入这个家庭的时候,母猴子刚好生下一窝猴崽子,我是跟这群猴崽子一起喝它的奶换来的生命。

小哑巴把我当成亲弟弟,疼爱有加,为了这个特殊的“家庭”,她从八岁开始操劳,每天娇小的身板儿必须分批的扛着许多柴下山卖,给我买衣服、买吃的……

她也没读过书,给我取名的时候有点犯难,因此,我得名“猴子”,没有姓氏。

从我记事以来,我们一家的生活充满乐趣,每天和姐姐一起,带着一窝猴子在山里打柴。

我们能在山间溪流中游泳,还能采摘不少大山里特有的野果来吃,打完柴下山去卖,途径学校的时候,姐弟俩还能躲在学校外边偷听学生上课,学点知识。

到了晚上更有意思,姐弟俩带着一群猴子坐在山顶看月亮,或者在月光下到山顶的一个小水潭里洗澡。

不过,不愉快总是会有的,有时候我们下山会遭到村里孩子的欺负,我只记得每次那帮孩子打我的时候,姐姐会死死的把我抱在怀里替我挨打,无论多痛,她那张温柔的小脸蛋从不表露惧意。

夏天热的时候,姐姐带我去河里给我洗澡,冬天冷的时候抱着我用体温来温暖我,每逢雷雨天气,我只能紧紧依偎在她身上,两个人看着窗外大雨一夜不眠。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十来年,虽然生活充满了艰辛,但我们过得很快乐,从小,我就立誓长大后一定要出人头地,带着姐姐去大城市享受安逸的生活。

可前面说过一句,命运总是上天安排的,我们无法改变,还没能等到我出人头地,姐姐就离开了我,而她的离开,也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

记得还是我十二岁的时候,姐姐已经是个成年姑娘了,越长越漂亮,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的美,只能说她的脸上长着“温柔美丽“四个字,但凡正常人看见她,应该都会有这种感觉。

山村的孩子成熟早,那个年代十二岁的人甚至都抱孩子了,我也是个半大小子,对这个漂亮的姐姐那种亲情逐渐的变了味,慢慢的开始喜欢上了她。

起初的时候只是憋在心里,后来也不知道怎么被冲昏头脑,我们和以往一样躺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时候,我举动过分了点,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对我的看法也变了。

没有以往那般的亲近,再也不跟我一起下河洗澡,不跟我睡一张床。

没变的是她对我的好,那双勤劳的双手还是和以往一样照顾着我……

姐弟俩相依为命那么多年,我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因为她不会说话,虽然靠着偷学知识会写点字,但也从来没有跟我对过话。

爱是不需要说出来的,我们姐弟俩充分把这句话体现出来了。

美好的时光不会太长,也就是我十二岁那年的夏天,姐姐被别人惦记上了。

山下村中有一户霸道的人家,现在应该叫村长,那时候叫做地主老财。

地主有个不务正业的儿子,长得特别磕碜,唯一的一项特长就是会玩女人,村里长得稍微耐看点的女孩子,有的还没成年就会被他祸害。

那时他已经三十多岁,下巴长了几颗黑痣,让人一见就会感觉恶心的那种模样。

这么多年来,因为从小被村里孩子欺负,我们姐弟俩很少从村里路过,但那天因为下了大雨,我们两个为了节省时间,就没去山沟里绕,途经村里的时候,我姐被这个地主的儿子看见了。

从那时候我姐就遭他惦记上了,每天都会上山去骚扰我们,非礼我姐。

记得最过分的一次,我和那群野猴去河里洗澡,回到破庙的时候,我姐的衣服都被他撕破了,好几个壮汉帮忙架着,如果我们稍微回得晚一点,我姐肯定会被他给糟蹋了。

那天我的忍耐度抵达极限,带着我们养大的一群猴子,用石头泥巴的把这群人赶下山,并且,我亲自将地主的儿子打折了一条胳膊。

仇恨在那一刻拉开!

我抱着衣衫不整的哑巴姐姐在破庙里哭了一晚上,我们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地主肯定会上来找我们麻烦,那晚上我就跟姐姐说,要不我们连夜逃出去。

可我姐没理我,不知道因为什么,她不肯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多年的小窝。

果不其然,第二天地主儿子就带了一帮人上山来,把我姐绑走,还差点将我就地打死!

好在当时地主家的老太爷以前是个书生,算是德高望重,知道这事后训了他儿孙一顿,把我们放回了山上。

地主家老太爷的权威比较高,但半个身子陷入黄土,对我们的帮助也只是暂时性的。

果然没过多久,事情就来了,而且这事情性质并不一样,诡异恐怖,那是我这辈子唯一忘不掉的一场噩梦!

那时村子要与山外相通,说要挖一条马路进来,这条路牵扯着村里子孙后代的命运,无论如何也得成功挖进来。

而村子四面环山,唯独村前面有条可挖进来的山沟,只不过,山沟中间坐落着一座百年土地庙。

村里人迷信,起初没敢动,但后来考虑到不挖土地庙的话,就得炸掉旁边的半座山,当时那科技吃不消这种巨大工程,人们为了这条路,只能豁出去了,去挖土地庙。

谁也不曾想,土地庙并非那么好惹的,路挖到土地庙都还一帆风顺,但动手拆迁土地庙的当天,就出了大事。

人们在土地庙下的一尺位置,挖出了一条巨蟒,据说巨蟒头上还长了一个跟鸡冠似的东西,出土的时候对着村民们疯狂的发出了一声嘶吼,当场吓死了四五个扛着锄头的村民!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6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