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我身子有些僵硬,紧紧抱着娇娇, 悍妇放弃了抵抗开始迎合他的

我身子有些僵硬,紧紧抱着娇娇, 悍妇放弃了抵抗开始迎合他的

看着这排血淋淋的字,我吓的浑身一个哆嗦。

我不知道包里的东西代表什么,也不知道这些字是什么意思,但这是我姐遗物,我一定要好好保存。

背起包回到了破庙,娇娇找了些野果来给我吃,想到以前,姐姐总会把最甜的果子留给我,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抱着娇娇哭了好久,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我睡觉本来就轻,模模糊糊之间好像有人在摸我的脸,那感觉很熟悉。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第一瞬间想到的居然是我姐。

等我醒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外面的天都已经黑透了,娇娇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六月的夜,林子里的知了嚷个不停,我坐在庙口,撑着下巴望着苍穹的点点星辰,心里想着姐姐,鼻头一酸,两行清泪不知不觉就落了下来。

一阵风钻进了茂密的树林,摇曳着叶子,传来簌簌的响声,这倒不足为奇,可风里竟夹着一声又一声男人凄惨的叫声,方向正好是水潭那边。

大晚上的,什么人会在水潭那儿?

我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有些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拿了个电筒和木棍走向了林子。

越是靠近,那人的惨叫声也就越清晰,深夜里听到这样的声音,格外瘆人。

娇娇似乎很害怕,它想拉着我往回走,只是我也不知是怎么的,总觉得我姐或许会在那里,推开了它,执意要去看个究竟。

男人的声音叫的更加的惨了,我脚下的步子也快了许多。

忽然,娇娇好像被什么东西一扫,甩在了一边。

“娇娇!”

看到它受伤,我心中一紧,生怕它也离我而去。

嘶嘶——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蛇的声音,不禁心里一惊,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手上的电筒也随着声音晃了过去,这才看清,居然是一条通体紫色足足有碗口那么粗的大蛇。

那蛇紫色的鳞片渗出点点红光,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高仰着脖子看着我,黑色的蛇信子一露一露的。

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这样的蛇,联想起之前村民说的话,这该不是那条被打死的巨蟒又复活了吧?

我身子有些僵硬,紧紧抱着娇娇,不敢轻易动弹,光看那紫蛇的三角脑袋,就知道是个有剧毒的主,生怕它一个飞跃,给我或者娇娇咬下一块肉来。

记得以前跟姐姐偷听课堂的时候,讲课的黄老师说过,这万一走山路碰见了蛇,千万不能慌,不然惹怒了它,少不了给你兜上一口。

我老老实实地站着,心里求遍了满天神佛,可那紫蛇还是缓缓爬到了我的脚边,顺着小腿慢慢缠绕了上来……

我咽了咽口水,心脏砰砰地猛跳,腿肚子不断地打抖,寒毛几乎要炸了。

那蛇用嘴将娇娇拱了出去,然后将我环绕,带到了树林深处!

好家伙,我这是被一条蛇给绑了吗?

此时的我,再也听不见那男人的惨叫声了,估计是死透了吧。

紫蛇安静地看着我,漆黑的蛇信子时不时地触碰着我的脸颊,冰凉的感觉害我浑身鸡皮疙瘩的起来了。

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它才有些要松开的意思。

不过看它这架势,似乎对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反倒像是在跟我亲近?

灌木丛里簌簌的声音由远至近,那紫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蹭地一下扬起了脖子,冲着灌木丛那边凶猛地咆哮着,而下一秒,整条蛇就回到了地面上,比灯笼还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灌木丛方向。

只见那灌木丛里,竟跳出了一只小狗般大小的蟾蜍,满背的毒疙瘩,身上还挂着不少紫蛇的血渍。敢情,在我出现之前,这紫蛇还跟大蟾蜍打了一架呢。

我大吃一惊,没成想这大蟾蜍一上来就摁住了紫蛇,很快紫蛇就跟大蟾蜍纠缠到了一起,两者势均力敌,谁也不让着谁。

眼看着紫蛇有点弱势的趋向,好歹我跟它也亲密了好一会,当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胸腔的一股热血冲上脑子,直接举着手上的木棍,狠狠地砸在了大蟾蜍的脑袋上,连续敲了了好几次,直到大蟾蜍就没了生气,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我才松了手。

嘶嘶——

紫蛇冲着我吐了吐漆黑的蛇信子,那声音不管什么时候听,都格外渗人。

但不管怎么说,我刚刚也算是救了它一命,这家伙总不会恩将仇报,过河拆桥吧?

“蛇大爷,这大蟾蜍都死绝了,要不,我把它给埋了?”我笑得跟个狗腿子似得,缓缓地挪步,想着去捡边上的尖石头,正好可以挖个坑。

哪晓得,这紫蛇居然还冲我点头呢,一副老子答应你的臭德行。

敢情,这蛇还能听懂人话?

我有些惊喜,对紫蛇的恐惧也淡化了不少,直接操起那块尖石头,给大蟾蜍挖了一个坑。

正当我准备把大蟾蜍给推到坑里的时候,扭头一看,紫蛇居然把大蟾蜍给围起来了,整个脑袋钻进了大蟾蜍的嘴里!

这种诡异的现象我还是第一次见着,心里有些奇怪,只能蹲在旁边,巴巴地看着紫蛇到底想做些什么。

隔了一会,它的脑袋才从大蟾蜍的嘴里出来,而它的嘴里,却叼着一块泛着黄光的珠子,黄珠的大小,就跟玻璃弹珠那么大,转瞬之间,就被紫蛇给吞进了肚子里。

我暗暗称奇,深知这紫蛇肯定不是凡物。

紫蛇吐着分叉的蛇信子,赤红的双瞳盯着我看,我看不出里面的情绪,但我知道,它对我没有恶意。

停顿了三分钟,紫蛇才嗖的一声,身子一晃就消失在了林子的深处。

要不是脚下这具大蟾蜍的尸体,我差点以为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梦境。

埋了大蟾蜍的尸体,我还有些惊魂未定,整个人恍恍惚惚的,早就忘了自己出门的初衷了。

从林子里出来,回到破庙,可还没一会,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吵嚷声,越来越近。

我恨透了那些害死我姐姐的凶手,可现在,那些人举着火把,站在我面前,一个个脸色阴沉,比鬼还可怕。

特别是那个地主,他看着我的眼神特别的怪异,对视了几秒,才开口问:“你看见我儿子没?”

我一下子就想到那红布上的字:生前心善遭人欺,死后化鬼不饶人!

对了,之前我还听到的惨叫声呢,难不成是地主儿子?

这仅仅只是猜测,反正他死不死,也不关我的事情。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6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