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桂家大儿子也对这买来的漂亮媳妇疼得紧 我被同桌摸得流水故事

桂家大儿子也对这买来的漂亮媳妇疼得紧 我被同桌摸得流水故事

哪知那疯子这么灵活,下一秒就跳了起来,猛地推了我一把,害得我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正好撞在一个路过的孕妇身上,两个人齐齐地摔在地上。

那孕妇脸色瞬间苍白,随着身下的鲜血不断染红了白裙子,她痛苦地倒在地上,五官拧在了一起。

完了。

我脑海里就这么一个念头,看着满身是血的孕妇完全不知所措,而身后的疯子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老婶,老婶,您快去看看我媳妇,完了完了,她大出血了,现在也来不及送去城里啊!”

孕妇身旁的桂家的大儿子没空教训我,一脸戾气地瞪了我一眼,就火急火燎地敲着老婶家的门,急得满头的大汗,身上的汗衫也湿透了。

桂家大儿子天生瞎了一只眼,下巴还长了一个大瘤子,个子矮还不说,身上那股子狐臭味,别提有多埋汰了。

这家伙大白天都能把小孩给吓哭了,更别说找个如花似玉的媳妇了。可偏偏他家在老屯村还算有两个钱,虽比不上地主,但也是排列前三的。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不,村子里找不到漂亮媳妇,他就花了不少钱,从外面买了个媳妇进来。

据说,当初桂家大儿子那买来的漂亮媳妇,好几次都想着逃跑,但次次又被人发现,给绑了回来,连续毒打了好几回,再倔的人,也给打得没脾气了。

好不容易安稳下来,桂家大儿子也对这买来的漂亮媳妇疼得紧,眼下好不容易就要给他老桂家开枝散叶了,谁知又碰上个难产,他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能不着急吗?

老婶一听羊水都破了,急急忙忙跟着桂家大儿子去了。

一行人手忙脚乱地找了个木板床,赶紧把孕妇抬回了不远处的桂家,不然,这太阳底下,怎么生娃娃?

我心里有愧,紧跟在这些人身后,可还没进桂家大门,那桂家大儿子就带着两个人把我堵在门口,阴恻恻地盯着我,大手一挥,身后的两个壮汉,就凶神恶煞地朝着我过来了。

 

“妈的,老子四十六好不容易得了个后,盼了十个月眼看就要生了,你个野种居然害得我媳妇难产?草,给老子往死里弄!”

我一听,神经瞬间就紧绷了起来,恐慌地看着这两个把我围起来的壮汉,想跑都没法子。

猛地,其中一个壮汉扯过我的头发,二话不说,几个巴掌轮番就下来了,隔了一夜好不容易消肿的脸,瞬间肿得老高,一嘴的血从牙缝里冒出来,浓烈的血腥味直冲鼻腔。

站在边上看的桂家大儿子似乎还不解恨,眼里的戾气越来越浓。

“这畜生的皮紧实的很嘛,你去厨房拿把刀子来。今天,老子就要把他的手脚全剁下来,放在瓶子养着,给我没出生的儿子报仇!”

我的脑海里瞬间蹦出了一个词——人彘!

当初在学校讲课的黄老师,曾讲过关于人彘的历史故事给我们听。自然,我对这个词的含义,一点也不陌生。

不,我不要,我不要!

我跟疯了一样,使劲地在壮汉的手里挣扎着,绝望地看着桂家大儿子,祈盼他能放过我,恐惧的眼泪唰地一下涌了出来。可眼泪根本没有用,那个去拿刀的壮汉已经出来了,嘴里还叼着根烟,饶有趣味地看着我受惊绝望的表情。

我这么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在这些人的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吗?

他们想打就打,想杀就能杀的吗!

姐姐的死,不也是因为这些人,想要自己活命,而随便找的一个替死鬼吗?

他们才该死,他们才该死!

我浑身颤抖着,眼泪鼻涕早就混淆在了一起,身子不断地后退,却又一次次被拽着我的壮汉给拉了回来。

下一秒,我的左胳膊就被那个拿刀的大汉给拉起来了,锋利的大刀在我的胳膊上比划了几下,就像杀猪的人会比划猪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屋里忽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喊,不用说,肯定是桂家大儿子的漂亮媳妇生了。

紧接着,老婶就抱着一大胖小子从屋里出来了,头上挂着汗珠,脸上却堆满了笑,把大胖小子递给桂家大儿子。

“恭喜恭喜,是个带把的!还好你媳妇晕过去之前,孩子都出来一大半了,要不然,就是大罗神仙,也拉不出这胖小子!行了行了,我还得去给老刘家媳妇接生呢!”

一听这话,桂家大儿子赶紧拿了一叠的钱孝敬老婶,笑得嘴都合不拢,挂在下巴的大瘤子也跟着一晃一晃的。

“猴娃子,敢情你还是个送子神童呢?叔刚才逗你玩呢,你别放心上啊。叔给你些喜钱,自己拿去买东西吃。”

孩子一出生,我也算捡回了一条命,那桂家大儿子心情一好,满脸堆笑地看着我,居然还有脸跟我说,刚才只是在逗我玩?

我看着桂家大儿子从兜里抓了一大把的硬币,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可谁知,钱还没到我手上,那疯子居然跑来了,也不知从哪里沾了一身的血,看着格外诡异,极其瘆人。

“你干嘛不杀了他?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个杀千刀的畜生,你要死了,你儿子也要死了,你们桂家活不过明天,全都是要死的!”

他这么一嚷嚷,众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这大喜的日子,哪能听这种晦气的话?

当场,桂家大儿子的火气就上来了,二话不说,一棍子打在疯子的身上。

疯子吃痛,整个人下意识往后缩,躲闪着桂家大儿子手中的棍子,身子一转,恰好就逃到了我边上。

这疯子一见是我,就跟鬼蒙了眼一样,全然不顾木棍砸在背上的剧痛,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就是不松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当场一口气没上来,脸憋得通红,脖子就跟要断了一样。

我大脑嗡的一声响,求生欲望驱使着我使劲掰着疯子的手,可那双手,就像铁钳一样紧紧地掐着,连一条细缝都掰不开。

啪嗒——

就在我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背上的包不知怎么就开了,好巧不巧的,竟是那块黑梳掉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7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