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我惊喜地喊了一句,总算是有了盼头。唔你太大了不行

我惊喜地喊了一句,总算是有了盼头。唔你太大了不行

谁不知道,地主儿子死的时候,胸前还摆着一块诡异的黑梳?

一看到我包里掉出的这块黑梳,他们目光齐刷刷地射了过来,盯得我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浑身不自在。

“听昨晚上去了水潭的人回来说过,那地主儿子死得特邪门,身上也摆着一块黑梳。这狗东西肯定跟地主儿子的死有关系!”

桂家大儿子并没亲眼见过尸体上的黑梳长什么样,偏偏要扯上我。

再说那不识好歹的疯子,见梳子掉落在地,原本紧紧掐着我脖子的手,竟也跟着松了。怔怔地看着地上的黑梳,害怕得浑身颤抖,下一秒,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不断地朝着那把梳子磕头,砰砰的响声敲击着每个人的心脏。

“求求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别杀了我!”

疯子又开始说起胡话,诡异的气氛在空气中游荡,压抑得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恨恨地咬着牙,谁知道他今天抽的是什么疯,一直跟我过不去?

在村民异样的目光下,我一秒都呆不下去了,一把将地上的黑梳捡起来塞进包里,转身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桂家大儿子哪里肯让我走,招呼了一声,之前把我胖揍了一顿的壮汉,又一次跟拎小鸡一样拎着我的衣领。

不管我怎么挣扎,他丝毫不受牵连,乖乖地等着桂家大儿子的下一个指令。

“小孩子家家的,跟他计较什么?今天是你家的喜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头天总要讨个喜。”还没等桂家大儿子发话,一个声音插了过来,吸引了所有村民的目光。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给我上课的黄老师。

我们这村子在山沟沟里,十里八乡就只有一所学校。当初,黄老师就是那所学校的老师,后来为了给几个没钱读书的学生争取机会,得罪了校长,被解雇了。

可他到底是村子里少有的读书人家,就算当不成老师,在这里照样被尊重。

黄老师打了一辈子的光棍,陪他最久的,就是腰间的那杆子烟枪,每次点上烟,整个人都精神抖擞,就跟年轻了十来岁一样。

“黄老师。”我惊喜地喊了一句,总算是有了盼头。

有了黄老师帮腔,桂家大儿子也不好不给这个面子,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一脸戾气地骂了两句解恨。

“狗东西,今天要不是黄老师帮你说话,老子早把你给砍了。赶紧滚,别让老子看见你!”

“你俩都跟我走吧。”

黄老师也不恼,祥和地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可我没想到,他居然还想把这个疯子一起带走?

我心里有些不痛快,要不是疯子今天故意找我麻烦,哪里会有这么多事?

结果倒好,这家伙之前还跟鬼上身一样死缠着我打,现在当着黄老师的面,乖得就像条狗。

我心里可咽不下这口气,故意追上脚步,狠狠地朝着疯子的胳膊掐了一大把报仇。

疯子一疼,就呲牙咧嘴地嚷嚷起来,这不明摆着告诉黄老师我欺负他了吗?

“你喊什么喊,刚才打我的时候,你一身的劲!”我不满地凶了回去,拉长着脸,厌恶地瞪了眼疯子。

真不知道他是真疯假疯,都还会讨好卖乖了。

“好啦,你俩就消停一会吧。赶紧进屋,衣服脱了,我帮你们处理一下伤口。”

黄老师还是那样的心平气和,笑着摇了摇头,一推门,招呼着我们进去。

明明就是疯子先动的手,现在还想跟我一起分享黄老师的好,我哪里肯依?

“黄老师,你干嘛对这疯子这么好?要不是他,我今天也不会这样。”

我委屈巴巴地跟黄老师抱怨,告状般地迅速脱掉衣服,露出一身的伤痕。

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看得黄老师微微怔了两秒,顿了顿,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这才开了腔:“猴娃子,这些日子,你受苦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我的脑子里又过了一遍我姐出事的场景,这些天来的委屈喷涌而出,眼泪压根就停不住。

我抱着黄老师嚎啕大哭,声音哽咽,肩膀颤抖得厉害,哭到最后,连眼泪也流尽了,不断地打着嗝,滑稽又可悲。

“黄老师,姐姐死了,十几只猴子现在,现在就只剩下娇娇了……地主儿子死了又不关我的事,可他们非要怪到我头上来……那疯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姐姐都死了,他还乱说话,非说姐姐的冤魂来复仇了。我姐姐,人都没了,他干嘛还要诬赖她!”

黄老师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安慰着我,时不时地拭去我眼角的泪珠。

沉默了半晌,直到我缓了一口气,黄老师这才幽幽地开了口,接下我之前的话题。

“昨晚上那些去了后山水潭的村民一回来,就把地主儿子的死给传开了,一传十,十传百,越说越邪乎。那小子生前的确作恶多端,死了不得善果也属正常,但他死得确实太离谱了……”

一说到地主儿子的死,黄老师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点燃烟杆子,梭梭地抽了两口老烟。

放下烟杆子,黄老师的眼里带着一丝的异样,声音也不由压低了几分。

“前天你姐姐被害了后,疯子就神神叨叨的,逢人就说那地主儿子完了,这村子完了。结果,第二天,地主的儿子就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等发现的时候,人都死透了。”

我被黄老师说的一愣一愣的,惊愕地半张着嘴,一颗心吊在了嗓子眼。

黄老师顿了顿,眼珠子往上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继续说道:

“你说的这个疯子,本名叫张闻。年轻的时候十里八乡哪个不认识他?那可是开了天眼的半仙。人虽贪财了点,但本心不坏。十年前,地主儿子作恶得罪了黄家仙,张闻本是不愿去管的,五仙家里,属黄家最小心眼,睚眦必报。可地主给的钱多,又苦苦哀求了好几次,他心一动,就接下了这个活。没想到……”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7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