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提到这件事我浑身打了个哆嗦,瞬间想起了往事。高考后和老妈去放松,

提到这件事我浑身打了个哆嗦,瞬间想起了往事。高考后和老妈去放松,

我叫张修,唐山人。

现在人们提起唐山,只会想起大地震,而旧时出名的四样东西:皮影、泥塑、剪纸、木牌雕刻被人忘得干干净净。

我们张家,是世代的木牌雕刻师父。

唐山熟知我们家族的老人,都敬称一句“佛牌张”。

没错,就是佛牌,许多人只知道泰国佛牌,却殊不知在《鲁班书》这本木匠奇书中,早已经是有了关于一种本土佛牌——鲁班佛牌的记载。

要是从头记叙这种本土的佛牌文化,难免冗杂,可要说起我开始接触这门手艺,却是有迹可循。

事情还要从那个秋天说起。

那天,是我发小乔春硕刑满释放的日子,他第一个找上的,就是我。

乔春硕从小就不是一个老实人,成天惹是生非,好讲江湖义气,入狱的原因也是跟着一帮所谓的大哥去打架,结果把人家的脾给打裂了。

大哥当时就把他卖了,说他是主谋,就这么的,他入狱五年。

刚进门我就看到他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天气转凉也露着自己的过肩龙纹身,看来五年的牢狱生活也没把他改造成什么样。

他往我桌子上放了张照片:“这佛牌,你这有吧。”

我瞄了一眼,这佛牌上面刻着的是一只干枯的手,紧紧的抓着一枚巨大的铜钱。

这个我认识,是《鲁班书》中记载的鲁班佛牌——恶鬼抓财。

我不动声色的摇摇头,说你看我这店里,都是佛像灵物的雕刻,哪有这种奇怪的佛牌。

我父亲临死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要打鲁班佛牌的主意,安安心心的过日子,要不然死都没地方去埋。

他死的的确很惨,四十多岁就生了怪病,浑身起了脓包,一碰就烂,浑身散发着腐臭味道,医院都没办法救治,一直到入殓的时候,眼睛都没有闭上。

我谨遵父亲的嘱托,用全部的遗产盘下了这一个小店,专门进口泰国佛牌来卖,做了一个牌商。

近些年信这个越来越多,我倒也是饿不着。

“少跟我来这套!”乔春硕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牌子就是你爸当时给我爸的!”

提到这件事我浑身打了个哆嗦,瞬间想起了往事。

 

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乔春硕的老爹也不是什么好种,平生就喜欢一件事——赌。

那时候我父亲还没有绝了这鲁班佛牌的生意,他老爹便是逼着我父亲做了这恶鬼抓财给他提升赌运。

恶鬼抓财是鲁班佛牌中的阴牌,一般人根本戴不起来,他老爹戴着恶鬼抓财,用一个通宵就赢了近五百万,第二天却不知道为什么直接暴毙在了赌场,那钱也就没带出来。

据说死的时候特别的悲惨,身上出现了许多青色鬼爪印,就像是空气中有无数双手在不停地抽打他一样,老乔是活活痛死的。

每每酒醉,父亲便是有些懊悔的说道,他这一辈子都迈不过老乔这道坎,感觉就是他杀了老乔一样。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做过鲁班佛牌。

“你都说了给你爸了,我这哪里还有。”从回忆中出来,我心头一紧。

“佛牌张的传人,再做一个不就好了。”乔春硕表现的很无所谓,“我给你三万块的报酬。”

“你给我三十万我也不干!”一听这个我就急了,“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命呢!你知道动了这门手艺,我就会犯缺一门,这辈子都别想好过了!”

这话是我父亲和我说的,他说《鲁班书》又叫《缺一门》,只要动了就会犯鳏、寡、孤、独、残其中一项,我母亲生下我之后就死了,就是他犯了鳏这一项。

“就你这穷酸样,我看现在过得也不怎么地。”乔春硕嘲讽了一句,“是不是嫌钱不够,我再给你加三万!这总行了吧!”

“我说了,你给我三十万也不干,有那个钱,你去给钱婶治病吧。”我冷冷的回答道。

钱婶是乔春硕的母亲,前些年患了肾病,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这个王八蛋竟然还想着花钱让我做恶鬼抓财的事情。

“我踏马的用你管?”受了我的嘲讽,暴脾气的乔春硕瞬间炸了,开始砸我的店。

我跟他扭打在了一起,打到最后他开始放狠话:

“行,张修,你小子翅膀硬了是吧,小时候谁特么的打架就往我身后躲的,你不做是吧,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我的做的!”

“你弄死我,我也不做!”我摸着脸上的伤口,也是下了死话。

乔春硕往地上啐了口唾沫转身离开了,而我看着遍地狼藉的店,一阵苦笑。

接下来的几天,我的店被泼油漆,写大字,时不时的还有几个混混过来打砸。

我知道,这都是乔春硕搞的鬼。

可即便是这样,我依旧不愿意动那鲁班佛牌,被他这么闹也没人再敢来买佛牌,索性关了店门,眼不见心不烦。

在第三天的时候,乔春硕给我发来一条信息:

“小子不错啊,原来都有女朋友了?”

我心里大惊。

我女朋友叫李梦涵,比我小两岁,人长的十分漂亮,最主要的还是一名大学生,今年正在准备考研。

我这样的无业游民能找到这样一个女朋友几乎算是祖上积德了,所以一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我开这店的收入,几乎大部分都花到了李梦涵身上,但是我花的心甘情愿。

乔春硕给我发这条信息,绝对不会是问候那么简单。

当即我便打了电话过去:“乔春硕,你要是个爷们,有事就冲我来,别碰我女朋友!”

“我是不是爷们,你女朋友晚上就会知道了。”乔春硕阴阳怪气带着邪笑的回答道。

“今天晚上,来我店里。”我恨得牙痒痒,这王八蛋竟然用这么下流的方式威胁我。

他那种王八蛋,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不能让李梦涵出事,她是大学生,长得还那么漂亮,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的。

哪怕我犯了缺一门,还有几率不是“鳏”呢!

不管怎么说,我爱李梦涵,就一定要救她。

晚上的时候,乔春硕油光满面的到了我的店里,似乎心情很不错。

“下定决心做了?”乔春硕明知故问道。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7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