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一个像蜈蚣一样的疤痕在他的后腰之上 别喊,我慢慢,进去就不难受了

一个像蜈蚣一样的疤痕在他的后腰之上 别喊,我慢慢,进去就不难受了

“别太惊讶,我来这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那乞丐摆摆手,“窥了鲁班书,人就缺一门。不过我有办法让你避开这缺一门,要求嘛,就是咱们一起合作。”

“您哪来的回哪去,行吧?”我管他从哪听来的我动了鲁班牌,不过听这口气和装扮明显就是来敲竹杠的啊!

“给你张名片,想清楚了再告诉我。”那中年乞丐也不恼,抽出一张皱巴巴的名片递给我。

我连看都没看直接扔到了地上,说了句谢谢您嘞就关上了门。

那乞丐只是笑,放着那首嘻哈歌曲离开了。

沉静一直持续到晚上,我接到了乔春硕的电话,让我去市中心医院一趟。

我没好气的说不想去,电话那头的乔春硕语气却是放的十分温和:

就当是看在小时候打架我站在你前面的情分上,来一趟行吗?

这话说的我没办法反驳,毕竟是从小长大的朋友,有些事情是一开始就没办法改变的。

我最后还是答应了他,到了市中心医院,他已经躺在了病床上,身上带着大大小小的青色印记,全部是鬼手的模样。

“你昨天赢了多少,恶鬼抓财的报应怎么来得这么快!”我有些生气的质问他,可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毕竟是我做的鲁班牌,让他走到了这步境地。

乔春硕笑的很狰狞,像是忍着巨大的痛楚,气若游丝的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张卡:两百万,全都在这张卡里。

“你疯了!”这种拿钱换命的勾当,真的合适么?

“呵呵,我没疯,我只是想最后一次给我母亲尽个孝道。”乔春硕勉强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说修子,你知道我父亲那个老王八蛋走的早,是我母亲把我拉扯大的。

可是我不成器啊,小时候让我妈操碎了心,年纪大点了,知道尽孝了,可我母亲却染上了这种病……

我出狱之后就偷偷做了肾形匹配,我母亲能用我的肾,可我以前为了跟他们一样装逼买苹果,已经割掉了一个肾了,而且我家,确实也拿不出换肾的钱……

他撩起自己的病号服,一个像蜈蚣一样的疤痕在他的后腰之上,看的我触目惊心。

“所以我才打起了那恶鬼抓财的鲁班牌主意。修子,咱俩是发小,你以前没饭吃的时候,也都是我妈拉着你上我家的饭桌,现在我求你一件事。”

我点头,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现在我在乔春硕的眼里,丝毫看不到以前那种争强斗狠的戾气。

“我死了之后,希望你瞒着我妈把肾给换了,这些钱你拿十万,当我给你的报酬,剩下的抛出去医药费,替我给她养老送终……”

我沉默了一阵,原来是这样。

 

“钱没有,咱能赚,你何苦用这恶鬼抓财的阴牌把自己送上这么一条不归路,钱婶知道后,她宁可自己死过去也不可能要你的肾啊!”

“哈哈,为人子女,这点孝道尽不了,我都不敢叫她一声妈。”乔春硕自嘲的笑笑。

不得不承认,这个所谓社会渣滓的孝心,真的是比一般人要强的多。

“而且,这也是我的报应。”乔春硕突然变得惆怅了起来,“我出狱之后,碰上了一个特别奇怪的乞丐,他说我作恶太多,但是命格太硬,所以只能将恶报全都放在父母身上。”

“你也不是一个迷信的人啊,当时没揍他?”

“还是修子你懂我,当时我肯定是想踹他,咒我可以,咒我妈不论是谁我都得和他拼命,但是他只说了一句话,让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因为那恶果已经报应在我身上了。”

他说着从枕头底下摸出来一个报告单,上面写着食道癌晚期。

“以前喜欢争强斗狠,跟着那些社会大哥瞎混,其实就是想搞钱做人上人,到现在才知道,脚踏实地一点一滴攒出来的钱才叫钱,靠歪门邪道得来的,都是业障。”

这话有点哲学意味了,我很惊讶乔春硕这样的粗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反正也做一辈子恶了,也不在乎最后一次,可这一次,我要用这恶去救我妈的命。修子,你是走阴阳行当的人,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最后一次恶,不能再报复在我妈身上吧?”

乔春硕问的情真意切,我实在不忍让他含恨离世,点了点头,说不算。

“那就好。修子,我走之后,我妈就拜托你啦!”他说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虽然是个人渣,但是我敬佩他,在鬼爪索命的时候,竟然一声痛哼都没发出来。

病床里面的温度骤降,我看到他胸前的那块恶鬼抓财的鲁班牌,突然隐去了痕迹,变成了一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槐木牌子。

他这临终遗嘱,可真是让我犯了难……

他靠赌博和阴牌赢来的钱,依旧算是业障,用在她母亲身上难保不齐出什么问题。

可是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在他咽气之后,医院很快安排了他与钱婶之间的换肾手术。

我留了一百万用作换肾手术和后续治疗的费用,而剩下的一百万全部以乔春硕的名义捐了出去。

剩下的一百万,我只能攒出来慢慢替他还上这业障了。

毕竟钱婶对我还不错,乔春硕和我也是发小,最主要的是,这害他死亡的恶鬼抓财,是出自我的手。

不论是于情于理,这业障我都该替他消除掉。

可是这一百万,我上哪去搞?

我想起了那天找我的中年乞丐,乔春硕也说过,他也碰上了这么一个中年乞丐,才让他打定了主意以命换命的。

两个会是同一个人吗?

我从卷帘门后面去找那张乞丐递给我的名片,幸亏这片地界没什么人打扫,还真让我找到了。

上面写的就几个字:

阴阳先生,刘青末。

然后底下是一串电话号码。

我从脑海里面搜索了一圈,确认从来没有认识过一个叫什么刘青末的男人。

可是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却是让我不停的起怀疑,最终,还是打了这个电话。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打电话的,准备什么时候真正竖起佛牌张的旗子啊!”我还没张口,电话那头的人就知道了我是谁。

这么神的吗?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7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