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这笑声哪是做成了,而是做废了啊!快穿主受高h辣耽美文

这笑声哪是做成了,而是做废了啊!快穿主受高h辣耽美文

我拿起他的手机,上面是一段微信聊天记录,大意就是想让刘青末帮他的儿子考上研究生。

“这是个富家,他母亲开价五万,就想让儿子高中,这件事对你佛牌张的传人来说,想必不难。”

我瞪大了眼睛,就这开价五万块?

钱来的也太容易了吧!

我摸了摸胸前刚刚帮梦涵做好的娇娘愿,简直不敢相信。

“他有女朋友么。”我问道。

“没有,倒是有个暧昧对象,不过应该就是玩玩。你懂的,富二代嘛。”刘青末对我笑了笑,“要见效快的阴牌,要不然这富家不容易相信你的本事。”

“行。”我琢磨了一下,阴牌虽然忌讳比较多,假如只是用于考研,之后不再使用的话,倒也谈不上反噬,这一点先跟这户人家说好了就行了。

说白了,请阴牌,最忌一个“贪”字。

重要的是,不费什么力气,五万块就到手,这是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点头了就好,晚上我带他们过来。”刘青末将茶杯中的水一饮而尽,转身离开。

晚上等他们过来的时候,我早已经是准备好了做阴牌的材料,刘青末应该是和他们娘俩说了阴牌的事情,稍微寒暄了几句,就让我动手做。

这块阴牌,叫范进疯灵。

范进中举的故事大家肯定都听过,最后范进因为中了状元之后高兴的疯掉了,这状元气运便是没能用上,被老祖宗收纳在阴牌当中,创了这范进疯灵的阴牌。

阴牌的雕刻我一直都很小心谨慎,四个小时过后,我已经明显感觉到这对娘俩的不耐烦。

“好了?”那穿着打扮显露贵妇之气的中年女人问道,而那个男生则是在一旁不停地玩手机,好像是在和什么人聊天。

“还没有。”我示意让那男生把手递给我,需要留下三滴血。

“我家宝宝最怕流血了啊!”男生还没说什么,这中年女人倒是先嚷嚷上了。

“不留精血,就没办法让阴牌显灵,这件事还是你们商量着办。”我把话说得很死,那中年女人嘟囔着:“要是让我家宝宝流血了还不管用,我一定砸了你家的店。”

那男生终于把手伸了过来,我用刻刀割开一个小口,看着他脸抽搐了一下。

妈宝男加娘娘腔,这男生也是绝了。

血滴在阴牌上的时候,我抓着牌子的左手突然像被针扎一样痛了一下,同时周围猛然响起了一阵哈哈狂笑声,笑的人直毛骨悚然。

而牌子上的雕刻花纹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请灵失败?!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那中年女人也是被这笑声吓了一跳,刘青末应该是给她打了预防针,所以她也没表现的太过激动,只是不停催促好了没有。

这笑声哪是做成了,而是做废了啊!

我有些支支吾吾的说了实情。

“刘大师!你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江湖骗子!枉我这么相信你!”这中年女人瞬间炸了,捂着儿子伤口的同时还是撒泼砸店。

我还愣在那里,有些反应不过来,如果说正牌因为佩戴人的品行不端而不愿意附灵倒也好理解,可是阴牌应该是不分三教九流的啊!

刘青末在一旁说了一箩筐的好话,终于在这中年女人拆掉我店之前将她送走了,回来的时候用指关节敲了敲我的桌子:“什么情况。”

见我摇头,他叹了一口气,说鲁班阴牌不附灵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与他关系亲密的人中,有人请了鲁班正牌。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回忆起来,父亲也和我说过,正牌和阴牌就像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两者不可能出现在一个交集圈里。

看来这刘青末真的是对鲁班佛牌十分的了解。

我摇摇头,说不可能,目前为止我就做过一块阴牌和一块正牌,难道他的家里会有我父亲留下的牌子吗?

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家人啊!

“具体原因,还得你自己去发掘。这户人家我帮你说和过去,找到原因之后,再为他做一块阴牌,五万块不能就这么放了。”刘青末说完,便是转身离开。

我怎么也想不通,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

看了一眼时间,晚上九点,李梦涵也应该自习完了。

实在不想从这满目疮痍的店里呆着,便是想找李梦涵压压马路,吃个夜宵缓和一下这倒霉的心情。

五万块钱连毛都没见到,还把自己的店差点折进去。

我提着梦涵最爱吃的麻辣烫,到了她学校门口准备给她一个惊喜,拨通电话之后,梦涵有些犹豫:

“修哥哥,我今天在通宵自习室呐,已经备好干粮了!不太想动弹。”

“你自习室在哪,我去给你送过去。”感动于梦涵的努力,即便没有鲁班正牌,她这么努力考上研究生也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不用啦,自习室里面麻辣烫味道太大会影响别人学习的,修哥哥你自己吃吧,爱你木马!”她电话里对我隔空亲吻,让我有些心神荡漾。

“那行,注意休息啊。”我叮嘱了两句,挂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梦涵就是有这么一种魔力,看着她努力或者是简简单单的听到她的声音,都能让我莫名的开心起来。

可能这就是爱情吧!

我吹起口哨,准备提着麻辣烫回店里收拾东西,却是在一个距学校不远的一个五星级宾馆外,看到两个十分熟悉的人影。

“别提了,我妈又找了个江湖骗子,把我的手都割伤了,最后还说不能做,气死了。”

“没事啦没事啦,今天晚上好好安慰你一下。”

“刚才是谁打的电话啊?”

“我的一个同学……”

“让你买的丝袜什么的带了吗?”

“带啦,臭流氓……”

一男一女亲密的走进了酒店,我却是愣的把麻辣烫都摔在了地上。

我知道那阴牌为什么附灵失败了……

因为那个富二代所谓的暧昧女生,就是李梦涵!

她身上虽然没有正牌,但是我佩戴的这块正牌就是作用于她身上的!

只有亲密关系才会影响到阴牌的雕刻……

亲密关系……

我笑了,笑的眼泪肆意横流,傻子都明白,李梦涵和这个男生背着我做了什么……

我和她谈恋爱三年,从来没有舍得碰过她一次,可是看这个样子,她和这男生绝对不是第一次了。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店里,在床上躺尸。

正牌虽然温和,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反噬,恐怕很快就会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7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