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韩云馨重重地摔在了梳妆台上,首饰盒散落一地。

韩云馨重重地摔在了梳妆台上,首饰盒散落一地。

“谁准你进这个房间?”沙哑,夹杂怒气的声音响起。

指尖一紧,身子轻颤,韩云馨回头,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墨澜华。

“你怎么回来了?”韩云馨有些惊讶,眸中却全是喜悦。

结婚七年,他早出晚归,除非必要,一直都对她避而不见。

墨澜华目光犀利地看着她的手,带着一身不容忽视的气场,大步朝她走来。

韩云馨收回放在琴盒上的手,指间不安地绞着衣摆,忐忑地想要开口解释。

“滚。”墨澜华拿过小提琴,将她毫不犹豫地推开。

韩云馨一个踉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

危急关头,她下意识地对他伸出了手,想要抱住墨澜华的手臂。

哪曾想墨澜华却后退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角噙着一抹冷笑。

“砰!”

韩云馨重重地摔在了梳妆台上,首饰盒散落一地。

她的额间,也被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鲜红的血液,星星点点的滑落。

“韩云馨,我说过,不准进这个房间。”墨澜华阴沉着一张俊脸,神情冷漠,“这把小提琴,你更是没资格碰。”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把小提琴对你这么重要,我以后再也不会碰了。”韩云馨按着额间的伤口,挣扎着站起来,急切地道歉。

他匆匆忙忙回来,她不想惹他不开心。

她知道这个房间是别墅里面的禁区,要不是今天佣人请假了,她也不会进来打扫,没曾想他却突然回来了。

“少在我面前演戏,滚。”墨澜华不耐烦地瞥着她,声音冰冷刺骨。

韩云馨身子一僵,声音有些发颤,“你什么意思?”

他的言外之意,她听不懂。

“什么意思?你还真是会演啊!”墨澜华看着她,双眼变得格外深邃冷漠。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姿态从容地抚摸着琴盒,“要知道这是专门放小提琴的房间,你没资格碰,我也不会弹,那谁又有资格来呢?”

墨澜华那嘲讽的口吻,戏谑的神情,硬生生地将她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扯下。

她早就该想到答案的。

韩云舒,她的妹妹,她丈夫的前女友,世界首席小提琴家。

结婚七年,她从来不能进这个房间,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今天总算是知道了。

原来这里面的一切,是他为韩云舒准备的啊!

韩云舒离开了他许久,她喜欢的首饰盒、喜欢的小提琴,都被他视若珍宝的封存在这个房间中,牢牢地扎根在他心里。

韩云馨闭了闭眼,唇角扬起自嘲的弧度。

难怪她进不得这个房间,难怪她碰不得这把小提琴。

他心爱的女人的东西,一向是这栋别墅里的禁忌。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把小提琴是云舒的,我不该进……”韩云馨卑微地道歉。

是她的错,她不该不顾他订下的规矩,擅自进入这个房间。

即使她与他是结婚七年的夫妻!

“滚出去,少在这里装无辜!”墨澜华冷漠地打断她的道歉,拿着小提琴便走。

在他走到别墅门口时,冷冰冰地回头望着二楼的韩云馨,冰冷地警告道:“我们的婚姻,是你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抢来的。你以为你可以代替她?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七年的冷漠以对,她以为自己已经不在乎了,没想到,他的一句话,还是会让她的心狠狠的痛。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29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