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雨点般的拳脚噼里啪啦全招呼在了他身上

雨点般的拳脚噼里啪啦全招呼在了他身上

傍晚时分。

夜色渐渐浓重,山水镇旁的依山村里,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火,空气中弥漫着柴禾燃烧的炊烟,忙碌了整天的老乡们终于得以安歇下来,聚在一起好好吃顿热饭。

“嘿,这不是咱村的村花徐燕妹子吗?怎么,都毕业了还不找个男人,不如跟哥走吧?”

徐燕咬着嘴唇,捏紧了小手里的菜篮子。她刚在自家地里劳作完,正准备回去吃饭,不曾想竟被几个村里的地痞混混拦住了去路,嬉笑着调戏起来。

“你咋不说话呀,哥问你呢,吱个声?”

为首的混混流里流气,一双贼兮兮的三角眼上下打量着徐燕丰满的身材曲线,最终定格在她鼓鼓囊囊的胸脯上,嘿嘿笑着就要凑过来。

“铁子你离我远点!”

一个激灵往后跳了一步,徐燕瞪着混混头子:“好狗不挡道,让开!”

“哟呵,小脾气还挺暴躁。咋的,还当自己在城里呢,他妈的念个书就尾巴翘上天了,真以为你多高贵?”

见徐燕板起了一张俏脸,铁子反而更加无赖,嘿嘿笑道:“妹妹,做我的女人,不吃亏!”

一边说,他一边猛地拽住了徐燕的胳膊,拖着人就往怀里捞,吓得徐燕惊声尖叫!

“放开她!”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暴喝,几个混混一愣,齐刷刷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当看清来人是谁后,瞬间哄笑起来。

“奶奶的,老子还当是谁,原来是你丫!”

铁子啐了口,骂骂咧咧瞪着来人:“咋着万二宝,你个龟孙还想逞英雄?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算个什么东西!滚滚滚,别他妈坏了老子好事……”

话没说完,只见万二宝一弯腰,从路边拾起块石头,不及铁子反应,抡圆了胳膊就砸了上来!

“嗷——我操你妈!”

脑袋狠狠挨了一下子,铁子直接给砸蒙了,一个趔趄趴在地上,剧痛之下两眼一抹黑,足足缓了好几秒,才撑着身子爬起来。他哆哆嗦嗦抬手一摸头,不得了,摸了一巴掌的血!

“王八犊子,大道上占姑娘便宜,真以为老子不敢跟你动手吗?!”

万二宝又拾了块石头在手里,咆哮道:“我他妈都没摸过徐燕的手!你竟然还敢搂她!!”

顶着满头血,铁子怒不可遏,他没想到平日里从不主动惹事的怂包软蛋万二宝,今天能下这么狠的手。

“上,都给我上!弄死这孙子!”

暴怒的铁子一挥手,混混们立刻拥上前,雨点般的拳脚噼里啪啦全招呼在了他身上。万二宝寡不敌众,被推倒在地,一路翻滚到河边,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只能双手护住头,尽量把自己蜷缩起来减轻痛苦。

“别打了!你们快住手啊!”

眼睁睁看着万二宝被围殴,徐燕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使出吃奶的劲拉开一个混混,扑上去护在了万二宝身上,哭着哀求道。

“操,不要停手!把他给我废了!”

这一幕让铁子更加气愤,亲自上前要揍万二宝。谁知万二宝硬扛了这么久,就等这一刻反击的机会,一把丢出了紧紧攥在手里的石头,正中铁子的脑门!

“操——!”

猝不及防挨了重击,铁子捂着头痛呼出声,抬脚狠狠踢在了万二宝的腰侧。

万二宝无力闪躲,这一脚力道极大,加上河边草湿地滑,居然顺着坡度滚进了河里,刚想张嘴呼救,就生生呛了一口水,挣扎着沉了下去。

我去,难道我这是要交待在这儿了吗?

拼命拍打着河水,万二宝绝望地向上伸手,却一次次被河水淹没,意识逐渐模糊起来。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余光瞥见水底闪过一道光,紧接着他感到胸腔一热,似乎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

下一刻,万二宝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没了缺氧的感觉,沉在水中呼吸自如!

……

“大哥,咋办啊?这,这人还没上来!”

“愣着干啥,赶紧跑!”

铁子看着万二宝沉下去,整个人都慌了,跟在他身后的混混们更是各个脸色煞白。

他们都知道,村子旁边这条河有多凶险,每年淹死在里头的人不在少数,万二宝显然凶多吉少!

本来只是打架斗殴,谁知闹出人命来。铁子咽了口唾沫,压根儿没想捞万二宝,拔腿就朝村里跑去,几个小弟紧随其后,一行人眨眼功夫就没了影。

而此时,发现自己身体异状的万二宝,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

他的意识依旧不怎么清醒,这个人飘飘忽忽,跟喝醉了酒一样,身体还在往水底沉,脑子里却不断疑惑着,体内究竟钻进了啥,还热乎乎地游来游去?

“万二宝!万二宝你在哪儿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此刻的天空已经完全被夜幕笼罩,徐燕跪在岸边双眼通红,朝着河里大声喊道。

周围一片寂静,除了哗哗的水声,什么也听不到。混混们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四周更没有其他可以求救的人,徐燕虽然会游泳,但湍急的水流看上去十分吓人,她不敢下去,瘫坐在岸边捂着脸呜呜的哭。

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的,尽管铁子才是害万二宝掉进河里的元凶,但万二宝是为了保护她。徐燕难过极了,可她什么也做不了。

只是徐燕不知道,她哭泣的样子,被躺在河底的万二宝看的清清楚楚。

可惜万二宝浑身无力,体内的怪东西虽然让他可以在水下呼吸,却也源源不断地抽走他的活力,他感到疲倦不堪,甚至连开口回应徐燕的力气都没有。

“万二宝,你等着!”

忽然,岸上的徐燕抬手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站起身来开始脱衣服,三两下就把身上那件修身的花衬衣解开来丢在地上,只穿着小背心,卷起裤腿就朝河里迈出了腿。

“我……在这儿……”

头昏脑涨的万二宝拼尽全力,朝着徐燕呼唤着,挥了挥胳膊。

他的声音完全被水流声盖了过去,好在徐燕很快朝他的方向摸索过来,两人对上眼的那一刻,徐燕哭了。

哎,这丫头平时动不动就凶自己,也对自己的示爱回回都拒绝,可到底还是心里有我的嘛。

万二宝美滋滋地想,毕竟俩人打小就在一块儿玩,再怎么说也是有感情的。

徐燕游到万二宝身边,吃力地架起他的胳膊,谁知刚才还一动不动的万二宝,这时居然直接伸手搂住了她的纤纤细腰,跟徐燕严丝合缝贴在了一起。

啊,好软,好香啊……

跟村花亲密接触,让万二宝一阵心神荡漾,嘴角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美人在怀,死也值了!

徐燕没想那么多,拖着万二宝向岸边游去。直到两人好不容易爬上岸,对方还是抱着她不肯撒手,徐燕才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这家伙怎么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从脊背到腰窝,再到下面的……

“啊!你这个变态!”

本来徐燕上身只穿了个小背心,现在两人浑身都是水,那层薄薄的衣料更是几近透明,看得万二宝眼睛都直了。

被男人色眯眯的眼神紧盯着,徐燕浑身不自在,尤其是又回想起刚才在水底下他跟自己主动抱上自己的场景,脸上顿时浮现出两朵红云,那娇嗔的模样别提多诱人了。

见徐燕发了怒,万二宝眼睛一转,干脆向后躺倒,直接装起死来。

“万二宝?万二宝你别吓我,你醒醒啊!”

眼看好不容易救上来的人再次昏死,徐燕一脸焦急,也不顾自己现在几近半裸的身体,趴在万二宝身上就开始手忙脚乱按压他的胸膛,做起了心肺复苏,试图唤醒他。

然而,随着徐燕的动作,万二宝只是咳出了几口河水,整个人依旧陷在“昏迷”中,半点其他的反应都没有。

随着时间流逝,徐燕越来越着急。她沉思了片刻,想到之前在学校学的急救方法,轻轻咬了下嘴唇,深吸一口气,一副豁出去的模样,嫩红的嘴唇朝着万二宝的嘴就贴了上去。

她要做人工呼吸!

“万二宝,这下我的初吻没了,你赶紧睁开眼啊……”

万二宝本就一点事都没,嘴上突然感到一阵温热柔软,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响,下意识张开嘴巴,伸出了舌头。

碰上这种待遇,万二宝甚至有些感谢把他踢进河里的铁子。而他身上脸上被揍出来的那些伤口,竟不知什么时候全都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呀——!”

徐燕正费劲巴拉地往万二宝嘴里吹气,突然感觉一根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她的嘴唇,登时吓得从万二宝身上跳起来,谁知一低头,就看见男人下身硬硬的撑起一团,霎时间气得半死——这家伙,分明就是在装死!

“好啊你,竟然敢骗我!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断子绝孙?”

气不过的徐燕抬起脚,刚想踢向万二宝的下身,忽然从身后传来个熟悉的声音:“咦,这不是小灵和小宝吗?你们这是干嘛呢?”

来人是万二宝的嫂子,刘桂花。

“没,没干嘛!”

徐燕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脸上又红又烫,迅速捡起丢在地上的衬衣穿好,低着头小声道:“嫂子,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徐燕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嫂子,你来啦。”

目送徐燕跑远,万二宝嘿嘿一笑,翻身从地上爬起来。他某个部位的生理反应没完全消失,被刘桂花看在眼里,臊得赶忙低下头,红着脸道:“走,回家吃饭了。”

“嫂子,你可别……别跟咱爸咱妈说我的事啊,我怕他们揍我。”

万二宝跟在刘桂花后头,挠着头尴尬道。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31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