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苏凡这才回忆起来自己被送医院的原因。求求你们轻一点

苏凡这才回忆起来自己被送医院的原因。求求你们轻一点

清水市人民医院。

苏凡自一片混沌中苏醒,只觉的脑袋昏昏沉沉。他抬起眼皮,看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一时有些失神。

“我这是在哪儿……等等,我的眼睛?!”

只一秒,苏凡脸上茫然的神色被兴奋替代,他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霎时间红了眼圈!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那老头的话竟然是真的,深陷于黑暗的时光终于到头了,我又能看见了!

正激动着,苏凡突然感觉眼睛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痛感,随后视野中的景象闪了闪,他惊讶发现,眼前的一切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哎呀,你不要乱动好不啦?”

这时,一个娇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紧接着一只白嫩的小手按在苏凡的肩膀上,制止了他想要揉眼睛的行为。

握着针头的小护士气鼓鼓的:“昏迷的时候不安分,醒过来还不配合,原本你血管就细,我都扎了五分钟了!”

这小护士还在实习期,经验本身就比不上那些老护士,结果还碰上苏凡这么个麻烦的病人,昏睡着跟梦游似的在床上动个不停,两次三次都害她扎歪拔针头,急得小护士手心都要出汗了。

好不容易最后一次成功,小护士瞪了苏凡一眼,叮嘱他好好休息,才不满地走了出去。

坐在病床上,苏凡看着吊瓶里的药水一滴滴落下,心里犯嘀咕,刚醒那一瞬间看到的异像,难不成是幻觉么……

“哟,醒了?你这废物倒是恢复挺快啊。”

一个惊讶又尖酸刻薄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不用回头苏凡便知道,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的丈母娘周美风。

虽然年龄已有四十好几,但因为保养得当,周美风看起来肤白貌美,风韵犹存,顶多三十多岁。当然,这张脸可是她斥了巨资砸出来的。

“死瞎子,一天到晚竟给人添麻烦!”

骂骂咧咧走进门,周美风对苏凡怨念十足:“要不是因为你,老娘这会儿都跟人打上麻将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还得麻烦我跑一趟给你送医院!”

听了周美风的话,苏凡这才回忆起来自己被送医院的原因。他本想去公园里散散步,可还没来得及出家门,突然脑袋袭来阵阵剧痛,接着就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妈,谢谢了。这次多亏你。”

无论如何,是周美风带自己来的医院,苏凡想了想,还是开口跟她道了谢。

“叫谁妈的?我同意你乱喊了吗?!”

谁知,周美风听了他的话直接怒了,指着苏凡的鼻子道:“你不过是个来我家倒插门的窝囊废,你也配叫我妈?你自己说说,你到底有什么用?一个屁都不会的瞎子,这一年还不是都靠我家养着?我就奇了怪了,你再废物好歹也是个男人,吃软饭吃到这种没脸没皮的地步,我要是你,早八百年从窗户蹦下去,死了干净咯……”

叽里呱啦连珠炮似的说了半天,周美风一句比一句难听,完全不给苏凡开口的机会,只能单方面被她骂。

饶是脾气再好的人,听到这些也得黑脸。

苏凡默不作声,捏紧了拳头。

他本是个普普通通的外卖员,尽管赚钱不多,但生活平和安稳。然而一切都被三年之前那场灾祸打破了,那天苏凡在工作途中,与一辆违规行驶的保时捷发生碰撞,可车主非但不反思自己的过失,关注苏凡的伤势,反而将责任全推到了苏凡头上,暴怒地辱骂他碰掉了保时捷的车漆。

随后,车主喊来一帮人,将苏凡强行绑到某工地,让他跪倒在地长向保时捷车主磕头认错。不仅如此,那帮穷凶极恶的人甚至打开大灯直射苏凡的双眼,足足照了一整个晚上,结果便是苏凡眼角膜受损,直至失了明。

失去视力的苏凡,也丧失了劳动能力。自此他长久生活在屈辱之中,经常受人捉弄,嘲讽。

而苏凡的父亲为了给儿子治病,早将家中本就不多的积蓄花了个干净,还欠下大笔外债,可苏凡的眼睛丝毫不见好转。苏凡深知自己是个累赘,多少无眠之夜,他都想了结此生,又舍不得老父孤苦伶仃。

然而就在一年之前,一饿神秘的老者忽然出现。他说自己可以帮苏家偿还债务,并且治好苏凡的眼睛,不过苏凡必须答应他一个条件。

死马当活马医,苏凡没多想就一口答应,随即被老头带到了林家,然后得到了一套名为六字真言的古怪秘籍。

只要你能将这心法融会贯通,梳理开自己的经络穴位,那眼盲自能不药而愈。

苏凡记得老头当时是这么跟他说道,其实他本身对这些话没相信多少,毕竟家里去了不少大医院,哪有什么修炼功法就能复明的怪事?

不过苏凡还是照办了,做了林家的上门女婿。

日子自然是不好过的,人人看自己不顺眼,老婆跟自己没感情,尤其是丈母娘周美风,更是隔三差五就羞辱苏凡。

“还愣着干嘛,我看你没事了,那就赶紧出院吧?”

嫌恶地瞟了眼苏凡,周美风按铃叫来了护士:“来,赶紧把吊针给他拔了,我赶时间!”

“这……”

小护士见周美风脸色不太好,小声道:“病人刚刚恢复意识,还是再观察一下比较好,至少让他把点滴打完吧。”

“他没那么娇气!”

周美风翻了个白眼:“快点,我还有急事要忙呢!”

她所谓的“急事”,就是回家打麻将罢了。比起浪费自己玩乐的时间,周美风可不愿在窝囊废女婿身上多花心思。

话说到这份儿上,小护士也不好反驳,只能听周美风的话,把针头拔了出来。

摆脱吊针的束缚,苏凡低着头穿好鞋子,刚起身走了两步,怀里就被周美风丢进来一根盲人杖:“你现在倒急了?看你这架势,是想让老娘搀着你吗?”

说完,周美风懒得再多看苏凡一眼,径直朝病房外走去。

是了,现在还没有人知道我的眼睛好了。

苏凡微微勾了下嘴角,忙拄着拐杖快步跟上周美风。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32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