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咽了咽口水,林炎颤抖着手点了确定 粗大整根没入花心

咽了咽口水,林炎颤抖着手点了确定 粗大整根没入花心

西王母:好了,你们别光耍嘴皮子了,来点实际的,说玉帝不行的,发两个红包来庆祝下。

紫儿:是滴,你行你上呀。

齐天大圣:咦,娘娘来了,这两天,天热得紧,要不您发几个蟠桃来解解渴。

太白金星:蟠桃早就吃腻了,还是发红包的实际,陛下虽然发的少,但好歹也算发了,娘娘是个女流之辈,接下来我看还是由佛祖来吧。

天蓬元帅:老白所言极是,佛祖首坐西天,掌万千佛陀菩萨,当发此包。

吴刚:发你大爷!

天蓬元帅:我去砍柴的,你不要搞事我跟你讲。

吴刚:你是猪。

天蓬元帅:麻痹……你信不信,我一钉耙,耙死你。

吴刚:你是猪。

“好了,都别吵了,既然是众望所归,这包我发就是了!”

“红包?!”

林炎双眼一亮!

甭管抢到抢不到,反正有红包自己就抢,抢到了就是赚的!

只是希望如来别像玉帝一样是个西贝货

林炎双眼紧盯屏幕,大拇指蓄势待发!

叮!

手机一震,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闪着金色光芒的大红包。

“我抢!”

说时迟那时快,林炎闪电般的一点屏幕,大大的红包在短短0.1秒内被打开了,这次林炎已经用了洪荒之力了,手机都差点被戳烂了。

0.01,已经超出人类的极限了,要是还抢不到,林炎觉得以后的红包他也不用抢了。

“恭喜您……”

林炎眼睛眼巴巴的继续看下去,没办法,这死b系统,刚刚没抢到它不也一样恭喜。

“恭喜你,抢到了十点灵点。”

呼!

终于抢到了,不容易呀!

点开红包后台,里面闪耀金灿灿数字:灵点,十。

提取。

叮,灵点与人民币的汇率,等于一比十万,是否确定提取?

……十……十万!

林炎懵住了还有这种操作?

尼玛,这要是真的岂不是说刚才他抢了十万毛爷爷!

卧槽,骗人的吧?

咽了咽口水,林炎颤抖着手点了确定,不多时,手机微信上就多了一条提款进度提示。

竟然是真的!

还没等林炎反应过来,又一个提款进度提示出现,提款到账,提取现金¥100000。

提取银行:建设银行(9527)。

卧槽!是真的!老子刚刚抢了十万块,尼玛,强无敌!

林炎身体有些颤抖了,手机差点从手上掉了下去。

…………

“老四,你回来了,你小子干吗呢?这一天都不见你人影,打你手机还无法接通,不就是个女人而已,至于吗?”

林炎刚刚进入寝室就传来老大那标志性的嗓音。

林炎寝室有四个人,老大,为人耿直热情,名叫:马騳骉,这名字牛吧!

说起老大的名字,还闹过一个笑话呢。

开学的时候,点名,班主任不知怎么念,就说:马叉叉到了没?

语文老师有点文学素养,点名道:万马奔腾到了没?

体育老师则直截了当叫:一群马到了没?

历史老师对这个名字很不感冒:五马分尸到了没?

数学老师更直接:马6到了没?

美术老师最形象:徐悲鸿到了没?

最后,还是教务处主任统一了叫法:马俩仨!

而马騳骉,也正是因为这个名字,才当了他们寝室老大。

老二叫,王凯,农村人,所以平时比较节俭,显得有些抠门,不过你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他还是会义不容辞的出手。

不过这哥们也闹过一个笑话。

因为他比较节俭,所以什么东西都舍不得扔,记得一次冬天,林炎回寝室发现他正在洗冷水澡。

顿时就问道:“老二,你咋了?这么冷的天,寝室又不是没有暖气,你怎么洗冷水澡啊?”

他说了句让林炎终身难忘的话:“还剩两包感冒药,再不吃就过期了!”

…………

老三,钱多多,别看他名字起得骚气,这家伙是真滴抠。

记得有一次,三人软磨硬泡,终于让他拔一次毛,请次客,这家伙倒好,结账时晕倒了。

幸好旁边就有一家中医馆,林炎三人赶紧扶他过去。

大夫,把脉后,掐了掐人中,他才醒过来,然后建议他多运动,不要买饮料,多喝白开水,多坐公交或步行,不要在外面吃饭,尽量吃素,少吃肉类和海鲜!

老大疑惑的问了问大夫:他这是啥毛病啊?

老中医说:“为人太抠,不适合高消费,一花钱就上火!”

简单的说,他们寝室就林炎一个人正常点。

“不可能吧,手机一直都通着呢!”林炎疑惑的说道。

“放屁,你手机通着我能打不通?一直显示不在服务区!”老大道。

“真的?”林炎眉头有些皱起

“当然!”

“莫非,这手机现在只能跟神仙或者不是现在这个空间位面的人交流?”林炎猜测道。

“老四,咋滴啦?”

“喔,没,没事,可能刚刚没信号,对了哥几个,不如我们今天撸串如何?”

“老四,你知道三哥我生活有些拮据,这去撸串可以要不少钱·····”

“没事儿,今天大伙儿就放开吃,我请客!”林炎无所谓的摆摆手,毕竟刚刚才抢了十万块。

兜里有钱,硬气!

“哟,老四,你捡到钱了?”老二问道。

“刚刚路过一家彩票站,刮刮乐,中了两千块,这不有福同享,赶紧来叫上你们几个去撸串。”

“可以,这很兄弟。”

“你出钱我出来,咱们一起喝成神经病。”

“老四就是仗义,不枉我们帮你洗过臭袜子!”

“滚,压的,你们啥时候帮我洗过袜子?”

“没有吗?”

“有吗?”

“喔,那可能是记错了。”

“好别贫了,到底去不去?”

“去,怎么不去!”三个牲口异口同声的叫嚷着。

四个好基友勾肩搭背来到学校外的小吃一条街。

“老板,来三十串羊肉,三十个鸡柳,再来几盘韭菜,其余的每样来一份!”一坐下林炎就大吼道。

“我去老四,你膨胀了呀!”

“怕啥有钱呢,你们也叫呀。”

“哈哈,那哥几个可就不客气了!”老大袖子一撸,也嚷嚷着,“老板,一件雪花,再来一份凉拌牛肉,记住,变态辣!”

“别雪花了,整白的!”

“好,老板换白的。”

菜和酒很快就搬上来了,四人都倒了酒,碰在一起。

“来,干!”

酒很辣,但林炎说完一仰头,不一会儿就见底了。

老大三人对视一眼也仰头干掉,他们知道林炎心里不痛快,毕竟是交了几年的女朋友。

说分就分了,虽然林炎这几天表现的很平静,但作为兄弟,他们知道林炎心里还是很难受的,只是碍于面子不说出来而已。

不过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唯有与其一醉方休!

什么是兄弟,一个字:感情铁喝出血。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35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