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神婆告诉她说有,得活葬。 妹妹把腿张开多男一女

神婆告诉她说有,得活葬。 妹妹把腿张开多男一女

我吓呆了,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背了一个纸人回来!

看着那个纸人头,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都忘了把那东西扔掉了。

这个时候我妈一下子就冲了过来,抡起擀面杖就朝我背后砸了下来。

我当时正处在一种极度惊骇的状态,甚至都没躲一下。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到在我身后的地面上,已经躺了一个没有脑袋的纸人。而我妈正在举起擀面杖,疯狂地朝那东西砸,直到把那东西砸得稀巴烂,这才停下来。

这时候我已经回过神儿来,赶紧就把手里的那个脑袋给扔了出去。

当时我都快给下吓哭了,我妈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她我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我忽然就想起了在小树林里的经历。当时我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我身上,没想到居然会是个纸人。

难道真的是活见鬼了?于是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我妈。

我妈吓得嘴里直念阿弥陀佛,随后她就进屋点了一炷香,要给家里供奉的菩萨上香。

谁知道那柱香刚插进香炉里,咔嚓一下居然断了。

我妈也吓了一跳,于是就又换了一炷香,可是香插进香炉里之后,还是断了。

菩萨不接我们的香!

这下子别说我妈,就连我也意识到,事情可能要糟。

我问我妈这下子该怎么办,我妈急得在屋子里直转圈。转了一会儿,她忽然就停了下来,告诉我她有办法了,然后就拉着我出了门。

一开始我还想问她要带我去哪里,可是很快,我就知道了,因为我们走的那条小路很特殊,它只通往一个地方,那就是神婆的家。

我们沿着曲折的小路,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就看到一座高脚小楼,这就是神婆住的地方。

在我们村子里,神婆这座高教小楼,绝对是禁地,都说这地方邪门,所以一般要是没必要,谁也不敢往这地方凑。

可是要是碰到什么解释不了的事情,或者有什么医院治不了的“虚病”,就会请她出手帮忙。

进到高脚小楼里面,我立即就产生了一种麻森森的感觉。

这地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常年没人住一样,泛着一股子阴森森的霉味。

我走在里面,浑身直哆嗦。我看我妈的样子,她也怕,但是为了救我,她好像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高脚楼里黑漆漆的,一点儿光都没有,我妈喊了半天,才听到神婆那个阴森森的声音:到这儿来,我在这呢。

我们走到声音传过来的那个房间,进门的时候,刚好就看到神婆正在点一点煤油灯。

我一愣,心说难道我们来之前,她都是不用灯的吗。

神婆看到我盯着煤油灯发愣,就嘿嘿一笑,然后问我们有什么事。

我妈想替我说,可是被神婆给拦住,她告诉我妈说,必须让我自己讲,而且还把我妈支了出去。

这下子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就把今天晚上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了她,就连献祭那天晚上的所有事情也都讲了出来。

神婆听完,脸上一点儿惊讶的神色都没有,就好像这些诡异的事情她都知道一样。

等我说完,神婆就告诉我说,我那天没能在娘娘庙待一整晚,所以已经惹恼了庙里供奉的娘娘,她发怒了,摄走了小英,现在又来找我了。

我反驳说不是那么回事,那天是小英先出的事,然后我才跑的。而且小英的失踪也跟娘娘庙没什么关系,她是被歪脖树上吊着的那个白脸女人给弄走的。

神婆冲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很诡异地冲我笑了笑。

我吓得连忙后退了一步,差一点儿就想从房间里冲出去了。

神婆再没跟我说什么,就把我妈从外面叫了进来,然后告诉她说,今天晚上我背上的那个纸人,是庙里的娘娘派来的,是要抓我的魂儿。

我妈听了吓坏了,就问她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解决这事。

神婆告诉她说有,得活葬。

活葬就是在人活着的时候举行葬礼,然后用这种法子骗鬼。这种法子以往我见过,村里的老人在过七十三和八十四两个劫年的时候,有人会用,据说可以骗过阎王。

活葬的时候,要把活人真的装进棺材里。当时我看到就觉得这种法子挺吓人的,这要是没人去开棺材,里面的人根本就出不来。

可是没想到,有一天着法子会用到我身上。

神婆让我们回去就准备,明天晚上就举行活葬。

回去的路上,我告诉我妈说,这个老婆子神叨叨的很邪门,不太可信。

我妈让我别胡说,这几年村子里有什么邪门的事情,都是神婆给解决的,只要按她说的办,就一定没错。

可是我还是觉得神婆有点儿问题,但是我妈不听,我就没再说。

当天晚上回去,我们就按照神婆教给的法子,在房子的周围撒了一圈儿香灰,她说这样可以阻挡那些脏东西进我们家。

那一晚上,我妈基本就没怎么睡,一直在张罗着明天活葬时要用的东西。

第二天不到中午的时候,就有人从外面给我家送来了一口棺材。

棺材这东西,不是大黑色,就是那种猪血红。可是这一具特殊,居然是深蓝色的,很像是死人穿的那种寿衣的颜色。

我看得直扎眼,就问为什么要用蓝色,送棺材的人说这是神婆特意定做的,至于为什么要涂深蓝色,他们也不知道。

我心里直犯嘀咕,觉得这事越来越诡异了,于是就进屋想跟我妈商量,活葬这事要不要再商量商量,因为我始终觉得有点儿不大靠谱。

谁知道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幕景象,我妈和神婆正在那里咬耳朵,好像在商量什么挺隐秘的话题。

见我进来,她们两个人同时住了嘴。我妈冲我笑了笑,但是她那个笑明显很不自然。

我一下子就感觉到,她一定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于是等神婆出去之后,我就问她怎么回事。

我妈开始还假装没有,后来被我问毛了,就冲我吼,让我只管听话就行,其他的事都不要问。

后来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就告诉我妈活葬这事不能干。可是我妈根本就不听,她告诉我说她不会害我,让我一定要听话。

到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下来。我不情愿地躺进棺材里,眼睁睁看着他们把棺材板盖上。

棺材里面顿时就陷进了一片漆黑当中,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滞涩了,就感觉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人躺在棺材里有一种很特殊的恐惧感,我被这种恐惧感压得都快要窒息了。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我越是恐惧就越觉得两只眼皮发沉,有点儿睁不开的样子。我想张开嘴呼叫,可是嘴唇好像黏住了一样,死活就是分不开。

我心里一下子就变得极度恐慌起来,而且在那种压抑的恐慌中,我就觉得越来越困,最后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等我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但是我觉得自己的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凭直觉至少有七八个小时了。

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只要我在棺材里待过了半夜十二点,活葬就算成功,就会打开棺材,把我从里面放出来。

可是现在显然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了,而外面依旧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心里一慌,就开始正挣扎。

这一挣扎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手脚竟然全都被捆了起来,就连嘴巴也被胶带给封住了。

这一下子,我心里顿时就毛了。

我拼命地拿头撞击着棺材板,想要惊动外面的人,想让他们打开棺材把我救出去。

可是这根本就无济于事,漆黑压抑的棺材里面,除了我的啜泣声之外,一点儿其他动静都没有。

我撞得头昏眼花,差一点儿就要晕死过去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外面依稀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有人来了!

我心里一下子兴奋起来,拼命地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外面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甚至都能感受到靠近棺材的动作。

很快,我就感觉到了棺材的晃动。

他们正在打开棺材!

我激动的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可是就在下一刻,我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棺材被打开的情形,而是听到了砰砰砰的砸棺材的声音。

我诧异了一下,也就短短几秒钟的惊愕,随后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在砸棺材,而是在砸钉子。他们是在给棺材板钉钉子。

刚才那个声音,是砸棺材钉的声音!

不用任何人告诉我,我也知道砸棺材钉意味着什么。

他们要把棺材封起来!

这些人压根就不是想把我救出去,而是想把我彻底封死在里面。

一瞬间,这个想法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扎进我心里。

那种绝望的恐惧感,差点儿就把我给吓死。我疯狂地用脑袋去砸棺材板,可是根本就不管用。我弄出的这点儿动静,全都淹没在了砸棺材钉的声音里面。

最后我撞得头昏眼花,差点儿就昏死了过去,脑袋再也抬不起来了,而外面砸钉子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之后我忽然就感觉到一阵子摇晃,凭感觉我知道,棺材一定是被人给抬了起来。

他们要干什么,难道这是要到坟地把我埋了吗!难道活葬就要变成真葬了吗!

我吓的魂儿都快飞走了。

在那种绝望的恐惧当中,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棺材的摇晃终于停了下来。等我从绝望中醒过神儿来的时候,就听到周围死一样的寂静,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

我一下子就慌了神儿了,心想难道我已经被埋进来坟里了吗。

没有人回答我这个问题,我能感觉到的只有恐惧,绝望的潮水把我彻底淹没在了黑暗里。

棺材里死一样的静,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我最后一丝理智。

我开始劝自己千万不要慌,我妈一定回来救我的。

慢慢的黑暗把我逼得越来越焦躁,我都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可是依然没有有人要来救我的迹象。

我以为我妈要找到我需要时间,可是在漫长的等待当中,我的脑子里忽然就闪过了一幕景象,就是在活葬之前,神婆和我妈躲在房间里说悄悄话的情形。

她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又为什么要躲着我!

一瞬间,我的脑袋里忽然就涌上一个念头来:这一切会不会是她们早就计划好的!活葬压根就是个阴谋!

想到这儿,我浑身就像过电一样地颤抖起来。

我忽然就意识到,我被封进棺材里可能是故意的,没有人会来救我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36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