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猫了个眯的,这大白天的,老子居然做了个春梦

猫了个眯的,这大白天的,老子居然做了个春梦

“别怕,刘二锅,我是神女峰上神医扁鹊的传人,自从你获得了神医扁鹊的医术传承,我就一直住在这个山神庙里,那本医书,你把它全部装在脑海里面,今后只要勤加练习,你定会成为一代名医!”

刘二锅才不管什么医书,他只觉得眼前的少女长得可真是貌美若仙,一身薄如蝉翼的透明轻纱轻轻披在身上,步履轻盈,小腰更是盈盈不堪一握,特别是胸前那对突起,更是诱惑!刘二锅何曾见过如此美女?直看得双眼冒绿光,恨不得把眼前的少女抱到怀里。

“美女,你既然是神女峰神医扁鹊的传人,如今看见我刘二锅可怜,天天受师父压迫欺侮,故意好心来到我身边,与我一度良宵放松心情的对吗?”

刘二锅嘴上这样说着,一双手却忍不住,直接往少女的胸前袭去。

少女也不回避,当刘二锅的手伸到她的胸前时,她发出一阵咯咯咯的银铃般的笑声。刘二锅只感觉一阵温润柔软的触觉,那感觉如此美妙非凡,心里顿时狂喜,毫不客气地把少女抱在怀中。

少女没有半点挣扎,仍是不断发出那种好听的银铃般的笑声,听在刘二锅的耳中,仿佛进入天堂一般。

刘二锅索性伸长自己的嘴,对着少女那粉嫩鲜活的嘴唇吻去!

“砰”的一声,额上好像又碰到了什么东西,刘二锅迷醉一般突然醒来,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抱着那尊女菩萨在亲吻。

刘二锅眨了眨眼,非常尴尬地瞧着眼前的女菩萨,心想,原来是自己做了一个春梦!只是在梦中把女菩萨当作自己的情人,实在有不恭敬之处,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此时山神庙的外面,狂风暴雨已经停了,红红的太阳从天边露了出来。

刘二锅揉了揉眼睛,立即吓了一跳,想起自己还要去镇上接人,嘴里便慌慌张张地嘀咕:“猫了个眯的,这大白天的,老子居然做了个春梦,这山神庙就是诡异,我是不是撞见鬼了?”

俗话说,春梦了无痕,这二锅天天面对着女菩萨学习神医扁鹊的医书,医书上对人体的秘密揭露的无遗,不做这样的梦才怪呢?

走出山神庙,刘二锅看了看太阳的位置,估摸着很快就要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神女峰离响水镇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这个时候再不赶往响水镇的话,到时师叔的女儿没有接到,回来又得受师父一番责骂了!

听师父说过,师叔的女儿一直在东江市生活,从来没有到过柳树庄,这次好不容易来柳树庄看望师父,可别让自己弄砸了!刘二锅想到这里,便赶急撒腿狂奔起来。

傍晚六点钟的时候,刘二锅悻悻然地赶到响水镇,车站里,最后一班车也早到了。刘二锅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欢迎城里来的小师妹苏玉瑶”,可是车站空荡荡的,稀稀拉拉没几个人影。

怎么办?接不到小师妹苏玉瑶,回去如何向师父交待?师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小师妹接到手,还说小师妹今天穿着一套白色裙装,手里拿着一本医书,可是眼前哪里还有拿着医书穿白裙的女孩?

听车站的工作人员说,最后一班车已经到站快一个小时了,所有的乘客早就散了。

刘二锅心急灵焚,心里暗自骂道,麻辣隔壁的,这一切都是自己造的孽啊!

一想起自己没有接到小师妹,师父那张要吃人的脸,刘二锅心里不寒而栗。

问题是,如果小师妹自己找上门去,她会走哪条路呢?从响水镇到柳树庄,只有两条路好走,一条就是刘二锅这一路翻山越岭走来的山路,另一条就是沿着长长的子母河的大马路,可是从大马路去柳树庄,多了将近一半的路程,她一个女孩子,人生地不熟的,晚上从响水镇出发,到达柳树庄时,那还不得到半夜啊?

如果师妹走山路,那自己这一路走来,根本就没有看见穿白裙子的少女。

刘二锅冷静了一下头脑,最后还是决定,沿着子母河的方向一路找去。

可是刚开到子母河的马路上,老天爷突然又下起雨来。

这一场雨下得真是不是时候,一下子把刘二锅淋成个落汤鸡。

刘二锅心里大叫冤屈,仔细地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如果从小镇出发,沿着子母河一直到柳树庄,比山路多了一半以上的路程,光是一个单程就是三十多里,小镇最后一班车是下午五点,这个时候,师妹真的敢一个人沿着河边走吗?

她一个从城里来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走上这么远的一段路,难道不会觉得害怕?

仔细想想觉得有什么不对,搞不好这个小师妹临时取消了计划,今天根本没有坐车过来,这种事情完全想得通,毕竟这是大山沟里,师妹从小就在城里长大,她完全可以随意选择一个时间过来,不一定就在今天。

想到这里,刘二锅抬头看了一眼老天,此时雨慢慢小了点,但夜幕很快就要降临下来。

刘二锅眨了眨眼,看来今天晚上回不了柳树庄了,幸好离子母河不远的有个叫凤尾村的地方,刘二锅的小姨子就住在那里。

刘二锅决定去小姨家借宿一晚。

正是一年之中最炎热的时候,大雨下了一会就停了,雨后的天空正挂着几颗小星星,不远的地方,正是一大片绵延不断的高粱地。

眼前的子母河依旧像从前一样,沿着河畔两岸,零星地散布着几个村庄,刘二锅就想起小时候,自己同一些小伙伴们在子母河畔打闹嬉戏的情景。

恰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子母河畔哪个俊俏的姑娘在那里唱歌,清脆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传到刘二锅心里,让刘二锅心情随之一震……

如诗如画的乡村夜景让刘二锅停下脚步,站在河边远远眺望。

夜幕下的子母河就像一个多情的村姑一样,静静地躺在那里,流水潺潺宛如歌唱,又像是在诉说着一个古老的故事,更像一首软绵绵的山村小调。

想起爹娘在世的时候,刘二锅总会陪着爹娘一起来到小姨家里,那时候爹常常从小姨家里搬出一把躺椅,就躺在子母河边,优哉游哉地静静看着刘二锅……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38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