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少女怔怔地站在岸边,也吓得在那里直哆嗦。女朋友瞒着我打掉孩子

少女怔怔地站在岸边,也吓得在那里直哆嗦。女朋友瞒着我打掉孩子

刘二锅知道,这附近的村民都十分迷信,天性胆子小,特别怕鬼,就算晚上去茅房,都要找人陪着,不然宁愿把自己憋着,这个时候刘二锅要是扮鬼吓人,一定能解除面前这个少女的危机。

刘二锅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就悄悄地隐没在河水里,之后慢慢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冒出水面,往草丛这边游来。

等到差不多接近的时候,刘二锅在水底发出了一阵可怕的呜咽声。呜咽声借着水流声往岸上传来,立刻增添了一丝难以形容的神秘味道。

听到凄厉的呜咽声,铁头和少女都把目光放到了河面。

少女似乎比较平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可是铁头就不同了,他立即吓得哇哇大跳起来。

“水,水里是什么,什么东西?”铁头声音有些颤抖,看样子害怕极了。

“水里肯定是溺死鬼!我小时候曾听人说过,这条河叫子母河,相传在很久之前。河畔住着一对夫妇,妇人怀上孩子后,男人却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结果狠心的男人不惜掐死自己怀有身孕的妻子,把尸体抛入河中,每到月初十五的时候,这子母河边就会响起那个妇人可怕的声音……”

少女的话还没说完,铁头吓得嘴里哇哇尖叫,也顾不了那么多,把少女扔在岸上,拔腿就跑,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等铁头走后,少女怔怔地站在岸边,也吓得在那里直哆嗦。

刘二锅吐出一口气,慢慢从水里面浮起来,他担心吓到岸上少女,所以冒出自己的头后,他喘了一口气,然后用平静的声音问:“那个耍流氓的走了没?”

少女紧紧抱着自己的身子,不敢去看刘二锅的脸,她蹲在草丛里,用很小的声音对刘二锅问道:“流氓被吓走了,可是你,你又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我是一个过路的,正好路过这里,听到你求救的声音,便赶了过来!发现是一个男的在欺侮你,所以正好出手相救。”刘二锅说着,就往少女的身边游来。

少女见刘二锅游来,马上慌乱地大叫:“快停下,别过来!”

刘二锅觉得有些奇怪,于是抬头往岸上看了一眼,借着朦胧的夜色,这才发现少女身上竟然什么都没穿,当下暗吸了一口凉气,不知道该咋办了。

“这个……”刘二锅转过身,小心脏却在那里开始跳动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铁头拖我进草丛的时候,把我衣服扒了下来。”少女仍然用两只手紧紧搂住自己,蹲在草丛里身体在不停地颤抖着。

“铁头把你衣服扒了?那衣服放在什么地方?”刘二锅也哆嗦着说道,“你去找来,把衣服穿上,我转过身去不看你……”

“问题是……衣服丢河里去了,现在又是大晚上的,根本找不到啊!”少女带着哭腔对刘二锅说,狼狈不堪的模样像极了童话里的灰姑娘。

刘二锅心里一怔,瞪大眼睛,不停地打量河面,河面由于刚下过一场大雨,水流很急,又加上光线不好,哪里还能看出什么踪影?这个时候不要说是件衣服,就算有一个人跳进水里,估计也很难找到人影。

这一下,刘二锅有些难住了。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把一个年轻的少女丢在岸边,这不是刘二锅的性格。

“衣服丢了就丢了,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回村呢?”刘二锅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大晚上一件衣服都不穿,走到外面被村民看见了,那可真是百口莫辩。

“我,我也不知道该咋办才好。”少女不停地在草丛里跺着脚。

刘二锅长叹一声,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白色的衬衫,黑色的有些破旧的牛仔裤,除了这两样,自己的身上也一无所有。

“小兄弟,你上来吧,我相信你是好人,你帮我站到岸边,看看周围是否有村民过来,若是有人过来,你做下动作提示我,我藏到草丛里不出来。”少女照旧在草丛里面一动不动,身子微微卷缩,声音有些发颤,看模样,被铁头那个天杀的害得不轻。

“夜这么深了,应该不会有人来河边了吧!”刘二锅往岸上游来,看了眼蹲在草丛里的少女,心想,这要是自己,一定大起胆子直接跑回村去。可是眼前是个少女啊,她如何能一个人不穿衣服就往村里跑呢?

再说,刘二锅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师妹没有接到,自己的事情还焦心得很,哪还有兴趣去管别人的闲事?他现在是恨不得马上赶到小姨家去,先睡一觉,明天再赶到镇上看看情况,或者给师父打个电话问问,要是小师妹已经赶到了柳树庄,他也没事了,要是没有,他只好在镇上继续等下去。

凤尾村就在眼前,穿过河边的高粱地就到了,假如不是中途出了这档子事,刘二锅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在小姨家呼呼大睡了。

可是,眼前的少女明明遇到了困难,此时找不到第二个可以帮忙的人,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听少女的口气,好像还要他替她站在岸边望风,这叫什么事啊?

见刘二锅面露迟疑之色,少女着急起来。她抬起头,小声对刘二锅说:“小兄弟,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是一个女孩子,女孩子最看重的是自己的名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假如有村民碰巧遇到没穿衣服的我,你说咋办?这种事要是传出去,我还要做不做人了?你就帮帮我吧,帮我守到半夜的时候,我们再想办法。”

“我去,守到半夜的时候?”刘二锅惊愕地睁大眼睛,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我看这样好不?你告诉我家里的地址,我跑到你家去,帮你拿衣服过来,不然,你蹲在这河边也不是个事啊!”

“不行啊!我不是这附近的村民,你如何帮我去拿衣服?”少女低声说道,语气中有着楚楚可怜的味道,“再说,现在又是大晚上的,万一你跑了,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河边,怎么办?”

“不会,凤尾村我很熟的!”刘二锅笑着对少女说,其实他心里,也确实为眼前的少女担心,刚下过雨的夜晚,四周一片漆黑,要是让她这么一个年轻女子,单独呆在一条小河边,万一再遇上一个像铁头一样的大坏蛋,那可就真的没办法了。

“还是不行!”少女执意地说,大概是担心刘二锅一去不回。

刘二锅见少女脸上那么着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看着蹲在草丛中哆哆嗦嗦的女子,刘二锅只好同意了少女的建议。从小到大,他最看不得女人可怜兮兮的模样了。

少女见刘二锅终于打算留在河边帮她望风,一颗心终于安静下来,忍不住在那里小声地说:“小兄弟,你真是一个好人!今天晚上,就辛苦你在这里帮我守着了。万一河边来了人,记得一定要通知我,我好找个地方藏身。”

“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别人看到你的。”刘二锅说道。

不知不觉,夜已经很深了,刘二锅蹲在子母河的旁边,听着眼前的潺潺流水声,心里面宁静一片,索性什么都不想,闭着眼让自己休息一会。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38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