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要不……第一发给你爽! chinese农树野外videos

要不……第一发给你爽! chinese农树野外videos

“棒棒糖”?

我草!城里人真会玩。

我骂了一句,提着锄头抖了抖土,火急火燎的跳上去,喊二秃子快带我去。

二秃子点了点头,我俩急匆匆的去救麦花。迎面就看到一身白裙的陈佳佳,也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看着我俩,她就喘了一口气,说太好了!耗子,你赶紧去阻止我哥,他要做犯法的事儿了。

我“嗯”了一声,说正打算去,有啥事儿咱们路上说。

路上,陈佳佳给我说清楚了这事情。

咋呢?

原来她和她哥,还有他哥的一群猪朋狗友,大家结伴要去镇上玩。结果遇到了麦花,当时正在山上采野果。

从小陈富就爱欺负她,这次也不例外,跟那群猪朋狗友一块儿去。又是扔她泥巴,又是抢她背篼的。

麦花咬着牙,红着眼,死抓着背篼不放手。

结果陈富恶作剧心起,一松手,惯性让麦花儿摔在了地上。那一刻,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啥,反正过后就叫他一个朋友,带陈佳佳离开,自己要请麦花吃“棒棒糖”。

说完,就拽着麦花,去后山高粱地了。

陈佳佳怕她哥犯法,又找不到帮忙的人,就想到了我。

我骂了一句牲口!娘的,陈富这混蛋,老子抓到他,非切了他小弟弟不可。

我们三人朝着后山就跑,沿途上,陈佳佳穿个高跟鞋,走路吃力。

二秃子大献殷勤,要去搀扶她,被陈佳佳毫不留情的给拒绝了。

我现在心急如焚,哪有空跟他们墨迹,自己一个人就跑了。

直接冲到了高粱地去,四周的一通寻,没看着人。正暗自着急呢,就听到麦花在大叫着,“救命”!

顺着声音,扒开高粱,我直接冲过去一瞅。当时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陈富这混蛋和一群猪朋狗友,几个人按着麦花的手,他就压在她身上,一个劲儿的扒麦花的衣服。

“住手!”

大喝一声,抬起就是一脚,踹在陈富的后背上。轮着锄头,我就一通舞,吓得他们全都躲闪开来。赶紧上前,一把将麦花拉起来,将她护在了身后。

陈富光着膀子,站在那儿就骂,孙浩!你小子想干啥?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我说老子曰了你家娘亲!孙浩你个瘪犊子,光天化日做这牲口不如的事情,信不信我捅到派出所去,让你爹下课,让你去蹲牢。

这一通威胁,陈富还真是慌了。立马变了脸,嬉皮笑脸的说,耗子兄弟!你看她只是个“蛇女”,村里人都不待见她。咱哥俩也算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这事情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第一发给你爽!

我涨红了脸,就一个字,滚!

陈富骂了,你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哥几个一块儿上,弄翻他。

四周的二流子一个个蠢蠢欲动,在这关键时刻,二秃子在下面喊了起来,“浩哥,你等等我们啊,一个人跑这快做啥啊?”

我笑了,冲着陈富就说,好啊!来啊你们,二秃子已经叫了村里人来,让他们参观一下你做的好事儿。给你的村长爹,脸上增增光。

二秃子那句话喊得好,主要是说我们,不是我!

陈富还真怕,他咋也想不到,二秃子身边的就是他妹!

最后指着我,他放狠话,你小子等着!这梁子算结下了,我们走。

说完,一群人灰溜溜的就跑了。

等到这伙人走了,我才松了一口气,回过头去,看着麦花,我问她咋样了?

结果这丫头一下钻进了我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

二秃子和陈佳佳也来了,看着这一幕,他俩都傻了。

陈佳佳很生气,说这是啥情况?她哥不“耍流氓”了,轮到我了是不是?

我尴尬一笑,赶紧推开麦花,脱下身上的外套给她盖着,然后护送她就回去了。

我告诉她,以后一定要小心,遇到陈富那伙人,躲着走。要他们来找麻烦,就往我家跑。

麦花点了点头,啥也没说。

回去的路上,二秃子很好奇的问我,陈富口味有点重。蛇女都想整,他到底是想啥?

其实我也想不通,村里人都忌讳麦花,陈富到底在抢背篓的时候,看到啥了?

陈佳佳说兴许“蛇女”有妖术,会勾人心魄呢。她哥老实巴交的,中了法术,才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来。

我翻了个白眼儿,说可拉几把倒吧!你哥还老实巴交的呢?读书那会儿,掀了多少女孩儿的裙子,还在鞋上按镜子,偷看女老师的底裤。

这番说辞,让陈佳佳涨红了脸,半天搭不上话来。

我也不想浪费口水,让他们回去,自己这地还得种呢。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太阳落山之后,扛着锄头,我便回家了。因为俺舅过生,俺爹俺娘出远门,家中只有我一个人,准备做碗面条给我吃。

哪曾想,陈佳佳又跑来找我了。她火急火燎的,让我赶紧跟她走。

我蒙了,问她去哪儿?为啥要跟她走?

陈佳佳说他哥在镇上找了一批“二流子”,他们拿着钢管和砍刀,朝着我家这边来了。

我心头一跳,陈富好大的胆子,真当南坪村是他家的不成?

我说我不走!不信他还能杀了我。

陈佳佳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啊!真要出了事情,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说完不由分说,她一把抓着我的手,连拖带拽的出了门。还是之前那后山,找了一个麦草垛子,我俩在里面蹲了一夜。

孤男寡女的,跑去蹲草垛,我觉得陈佳佳太胆大了。万一我要起了点歹心,她恐怕清白都不保。

第二天天一亮,我和陈佳佳就回村儿了。到了自己家一瞅,鼻子都能气歪。

陈富因为没找到人,把我家里的东西全给咂了。

当时可把我给气坏了,觉得不能就这么忍气吞声,我得找村长说理去。

陈佳佳不让,说她爹最宠她哥,我去了不仅没用,说不定还会遭陈富二次报复。

我骂了一句,这南坪村是你陈家的?我不信这天底下还没王法了!先去找村长,他要赔钱就算了,不赔钱,我就闹到镇上去,让他出名!

气冲冲的,我赶到了村长家中,结果发现好些村民都在这儿。

我还纳闷,难道昨天陈富也砸了他们的家不成?

正好奇呢。

就听到村长在哪儿嚎啕大哭,挤开了四周的人,我凑上前去一看,也看傻了眼。

咋呢?

昨天砸我家的罪魁祸首,这一会儿已经挺尸在了哪里。

地面上有个架子,陈富瞪着个大眼珠子,全身湿漉漉的躺在上面。最吓人的就是他的肚皮,鼓鼓的像个孕妇。

听周围的人说,尸体是刚从河里面捞出来的。昨天陈富砸了我家,没逮着我,心里憋屈,跟一群猪朋狗友骑着摩托车,跑到小河边去喝酒解闷。

也不知咋的,莫名其妙跌入河里面,竟然淹死了。

这真是一件稀奇事儿,要知道村里面确实有条大河,但在边缘的地方很浅,我小时候就光屁股去摸过螺丝。就算人跌下去,不进入中间,是不会有事的。但陈富这情况,该咋解释?

陈佳佳这一会儿也来了,进了屋,她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转变。

身子一软,直接跪在哪儿了,趴在尸体上一个劲儿的哭。

四周的村民,只好唉声叹气,劝说他父女俩看开点。

那曾想,在这节骨眼上,趴在尸体上哭的陈佳佳,突然惊呼一声,吓得赶紧退开。

我看着她,就问到底咋了?

陈佳佳脸色很不好看,指着尸体,说她哥的肚子在动!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39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