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竟然有一条条小拇指粗细的东西 恋夜主播蜜雪儿喷水了

竟然有一条条小拇指粗细的东西 恋夜主播蜜雪儿喷水了

有年长的村民看了眼,说兴许是“热胀冷缩”。陈富肚子里面水太多了,捞出来,这天又热得厉害,所以才会鼓动。

可我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不对劲儿。陈富的肚子里面,这一会儿奇怪的鼓起一个个小包,转眼间立马又消了下去。这感觉不是热胀冷缩……倒像是有啥玩意儿要从里面钻出来似的。

我头皮一麻,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众人。“他是不是掉进水库里面之后,因为挣扎喝了太多水,不小心胃里面钻进小鱼了?”

大家都是一脸的蒙圈,谁也不清楚。

最后,在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之中,村长觉得自己的儿子死亡有蹊跷,赶紧打电话去报警。

等了两个小时左右,镇上派出所,开着一辆奇瑞越野车,来了一群警察。他们仔细看了看现场的情况,也是吓得够呛。

其中有个跟着一块儿来的法医,胆子大,看着陈富那怪异的大肚子,实在忍不住了。直接从兜里面,掏出一把手术刀就要现场解剖。

村长不让,农村人比较封建,这人已经死了,自然想要留个全尸。他怕给自己儿子开肠破肚了,下去没法投胎。

可法医也说得很清楚,既然报了警,那就说明怀疑陈富的死亡有疑问。如果不解剖,如何继续调查?

关键时刻,还是陈佳佳站了出来,她读过书,知道法医调查是必须的,好言劝说她爹,村长才勉强答应。

法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这手术刀一刀下去,小孩子都吓得背过了头。

只见在匕首锋利的刀锋之下,陈富那鼓鼓的肚皮,直接从中划开,肚子里面露出来的东西,能让人吓疯了去!

除了大量的水,竟然有一条条小拇指粗细的东西,在来回不断的扭动。

有人喊了一嗓子,说居然是蚂蟥!

“不对,不是蚂蟥,全是刚孵化出来的小蛇。”

 

法医开口说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人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傻傻的愣在哪儿,谁也不敢说话了。

法医眉头紧皱,一个劲儿咂嘴,说真是怪事儿!太怪了!他从事法医这行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人的肚子里面,能钻出蛇来的。

村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其实也包括了我,此刻心中涌起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凶手恐怕是蛇女!

因为事情够诡异的,警察只能把陈富的尸体给带走,然后让村长和陈佳佳,负责协助调查,去派出所录个口供。

他们这一走,我心头就慌了,看了看左右的人,趁着没有人注意到我,果断的从水库给溜了。接着疯了一样,在路上狂奔,前去找麦花。

这事情的性质有点严重了。虽说陈富当初是想要强上了她,但后来也被我阻止了,他罪不至死啊,要真是麦花害得他,这也太过分了。

到达麦花的家,站在门口,我伸出手想要敲门叫她出来。但是,这手举起来了,居然又没有勇气敲下去了。

毕竟陈富惨死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倘若,她真跟传言的一样,是一条“蛇女”,我这跑去戳穿她,不等于是作死么?

麦花会不会也用同样的办法,杀了我,然后里面也给我种下一肚的小蛇?

敲与不敲,这一会儿成了个大难题,站在哪儿。走来走去,我始终拿不定主意。

“浩哥哥!你在这干啥呢?”

正在我局促不安,内心还纠结万分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在这种情况之下,着实给我吓了一跳,扭过头去一看,才发现麦花儿回来了。

她背着一个背篓,里面都是一些植物的根茎。丫头挺可怜的,长期吃不饱,还得去山上挖点“野食”来充饥。

我站在哪儿,不敢看麦花的眼睛,心情格外的紧张。一双拳头,捏得死死的。

麦花没发现我的异常,背着背篼走到我跟前来,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家的门。接着,笑了笑,她伸出手勾着我的胳膊,让我别站在门口了,进去坐吧。

我还是没动,咬着牙,最终还是说出了那句话,“你知道么?陈富失踪了。”

“嗯”,麦花轻描淡写的就回了一句。

我真是有点气愤,赶紧又继续的补充着说,今天在水库发现了他的尸体。

“哦”,麦花还是老样子。

我有点火,一把甩开了她拽着我胳膊的手,不满的就说,“今天啊!法医来了,他们解剖了陈富的尸体,划开他肚皮,在里面发现了很多的小蛇,你知道吗?”

“所以呢……”

“所以?”

我反应过来了,抓着麦花的肩膀,摇晃着说,村子里面的乡亲讲是你做的。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好不好?要是能帮你,我一定会帮你的。

“呵呵……”

麦花儿惨淡一笑,摇了摇头,一副伤感的口气说,“所以浩哥哥,你也以为陈富是被我害的是么?你也跟他们一样,觉得我是一个蛇女对不对?”

“我……”

她一句话噎着我了。

麦花儿下一刻伸出手,在我胸膛上推了一把,挣脱开了我双手。抹着泪,直接头也不回的冲进了自己的家中去。

我刚想冲上前去解释两句,“嘭”的一下,她家的门猛然关上了,差点没特娘撞断我鼻子去。

傻傻的站在哪儿,我不知道该如何做了。是不是自己有点太过分,伤到她的心了?

站在哪儿敲了敲门,我连喊了几声麦花,她都不理我。

没招儿,我就只能绕到后面去,想从窗户哪儿喊她。

麦花家的房子破破烂烂,窗户几乎有等于无了,我支着脑袋朝着里面望,刚想开口喊她。可是,话到嘴边,却又生生咽下了。

因为啊……

麦花就在门边,蹲在哪儿,背靠着门,双手抱着腿,埋头在伤心的哭。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格外难过和愧疚,无缘无故的去质疑她,本身就是最大的伤害了。如果现在再去叫她,不是伤口上撒盐么?

叹息一声,我慢慢的退了回来,还是让她冷静一晚吧。明天早上,我就去道歉,希望她能消了气,原谅我。

可就在当天晚上,出事了!

村长从派出所回来后,纠结了一批村民,怒气冲冲的前去麦花家,叫嚣要烧死蛇女,为自己儿子报仇!

他们要烧死麦花儿么?疯了是不是?

得到消息,火急火燎的我就朝着麦花家去了。果然过了自家那条臭水沟,一过去,就看到浩浩荡荡的人群,一个个拿着火把,朝着蛇女家方向进发了。

我咬着牙,急了,现在咋办?

要是上去劝,村长刚死了儿子,肯定激动得不行。说不定我没劝住,还会被当成“蛇女”的同党,一块儿给他们烧死。

难道去报警不成?

那也不现实啊!这不是城里面,镇上派出所挺远的,靠着双脚跑过去,蛇女能死两轮了。

没招儿,再继续想下去,时间不够使。

我急匆匆的直接从旁边绕过去,然后到了麦花儿家的后窗户下,她家黑灯瞎火的,蜡烛也不点一支。救人刻不容缓,我也不等了,撑着窗户,直接一跃跳了进去。

接着压着嗓门,小声的就喊,麦花儿,麦花儿……

咋没人应答呢?

我正在好奇呢。突然间,黑暗之中,我听到了“哗啦”的一声水声,吓了我一跳,赶紧顺着声音走过去一看。

那知道,眼前的一幕,彻底让我看傻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39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