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我俩贴得很近,手把手的教着她。每天晚上帅哥弄得我很痒

我俩贴得很近,手把手的教着她。每天晚上帅哥弄得我很痒

“浩哥哥……你在干啥呢?快过来啊!”

麦花儿招呼了我一声,反应过来,我红着脸,一步步的走了过去。结果她嫌我太墨迹,直接一把抓着我的手,快步就拉了过去。

看着她白皙的小手握着我的手掌,我脸色红得更加厉害了。

麦花儿咧着嘴,笑得特开心,说这地方好美!月光、萤火虫、小花儿,都好美好美。

我伸出手来,缓缓的接过了一只萤火虫,叹息一声说,美是美……但是,萤火虫的生命是很短暂的。

“哪又有啥关系呢?我觉得啊,其实每个人都该像萤火虫一样。虽然自己的命很短暂,但在最后一刻,却能绽放出最美的画面,这样的人生才叫值得。”

麦花的一句话,顿时让我苦笑了起来。说她蹲在这乡村可惜了,应该出去教书,教《哲理》肯定很厉害。

提到这事儿,麦花就失落了起来。低着头,叹息一声,说她字都不认识几个,还教《哲理》呢。

我笑了笑,说没关系啊,从今天开始,我可以教她识字的。

麦花那漂亮的大眼睛,睁得很大,问我是真的么?

我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她让我别等以后了,今天就开始吧。

说完拉着我,蹲在地上,找了一根小木棍,让我教她。

我说就教她写自己的名字吧,麦花!

接着,月光下,我俩贴得很近,手把手的教着她。

麦花身上的气味好香,也不知道是刚洗过澡,还是女孩子身上独特的香味。

就这样,我俩耗了一整夜,最后我坐在哪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初升的太阳升腾起来时,打了个呵欠,我看了看四周,才发现麦花靠在我肩膀上,睡得很香甜。

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她脸蛋,我才更加感觉到她的美,简直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小时候看电视,就觉得那些明星长得老正了。但没想到,麦花儿却是更盛,有一种不食烟火,清新脱俗的美丽。

这样一个美人就在旁边,任何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子,那都扛不住这般诱惑吧?

我只感觉心跳加快,面红耳赤,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低下头去,噘着嘴,一点点的凑了上去。

随着越来越近,那心跳也越来越快……

可就在嘴巴将要亲到麦花儿的脸蛋时,我手背上,突然一毛。有个啥玩意儿,从她身上掉了下来。

我纳闷的捡起来,放到自己眼前一瞅,瞬间吓得脸色死灰,全身直打冷颤。

咋呢?

那竟然是一块儿蛇皮!

这一刻,我的心顿时凉下去半截。一直认为,麦花儿是误传,说她是蛇女那都是谣言。但现在,她居然……居然在蜕皮!

难怪她皮肤这么好,这么白,跟下地干活的农村人一点都不像。

突然间,肩头的麦花儿,是那么的沉重。

我小心翼翼的托着她后脑勺,一点点的放下去,接着狼狈的站起身来,掏出一支烟,还怕让麦花儿给闻着。站立不安的,朝着外面走,站在出口处。点了火,狠狠的抽了一口,只感觉手都在哆嗦。

她是蛇女么?从小一起玩到大,没发现有啥异常啊,跟正常人也没啥区别。

可……要不是蛇女,陈富的死如何解释?还有刚才我看到的蛇皮又是咋回事儿?

总之越想这事情,我心情就越是烦躁。好端端的,谁也不想青梅竹马的漂亮妹子,最后真就变成一个野仙啊。

算了!这事儿老是瞎猜也不是一回事儿。我还是干脆直接去问吧,将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的一脚踩灭,正准备进去呢。

突然,一只白皙的胳膊,从我背后冒出来,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

我吓坏了都,直接抬起手来,朝着后面就是一胳膊打了过去。只听见一声惨叫,我感觉好像是打在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

扭过头去一看,才发现陈佳佳涨红了脸,捂着自己的胸,蹲在了哪儿。

这突发情况给我整蒙了,赶紧过去搀扶她,问她是咋了?

面对我伸过去的手,陈佳佳抬起巴掌,恼怒的“啪”一下拍了过来。非常的生气,红着脸就骂我,耍流氓!还袭击女孩子的胸。

她这说法搞得我很无奈,苦着脸,我说也不能全怪我吧?这荒郊野岭的,突然有个人不声不响的从背后袭击,换了是谁,也会下意识的一胳膊打过去。

陈佳佳瘪了瘪嘴,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倒是说说,你慌张啥啊?

这一句话给我怼得。尴尬的站在哪儿,就是一个劲儿的傻笑,我红着脸说,自己能做啥亏心事啊?

陈佳佳一下站起身来,直接凑到我跟前,一双大眼珠子死死的瞅着我。

我朝着后面倒退了两步,有点心虚了。

她逼问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带着麦花儿,跑到这深山来了?

“咕咚!”

吞咽了一口唾沫,我赶紧摇着头,干笑着说,没没没……没有这回事儿。

“少来,你和麦花儿的关系最好,昨天晚上他们跑去找,没看到人,肯定是你带到山上来了。”

陈佳佳拍了我胸口一把,接着又笑了起来,说放心吧!她其实也不赞同自己爹的做法,虽然她哥陈富的死有蹊跷。但好歹读过书,她知道蛇女这种说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我不说话了。

陈佳佳怪异的看着我,说咋的?还不相信我啊。

我摇了摇头,说那倒不是。只是……佳佳,你觉得这世界上,真没有蛇女么?

陈佳佳蒙圈了。许久之后,伸出一根白嫩的食指,直接在我脑门上戳了一下。她开口叫了起来,喂!我说孙浩,你好歹也是读过几年书的人。咋的?你也跟村民一样,相信麦花儿是蛇的种啊?

我尴尬一笑,说当然……当然不会了。不说这些了,那些村民呢?他们跑到哪儿去了?人都没有看到。

这话一说出来,刚才还嬉皮笑脸的陈佳佳,顿时脸色一变。说她正是为这事儿来的……

我问她咋了?

陈佳佳说,村民们都走了,咱们也得赶紧走。

我好奇的问她,到底咋回事儿?

陈佳佳说,这山上啊……不干净!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39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资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