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我家鱼塘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鱼了?”公交车顶着短裤进去

“我家鱼塘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鱼了?”公交车顶着短裤进去

大雨依旧在下,张志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只记得这一夜都没怎么消停。

这一觉睡的很香,张志远做了个梦,他梦到自己将女孩儿给取进了家门,女孩儿给他生了好几个孩子。

第二天一早,雨过天晴,张志远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女孩儿已经不在自己身边。

不仅是女孩儿,就连那个木屋也不见了,此时张志远就躺在芦苇荡上,四周一片荒芜。

“这……。”

坐起身,张志远反复往四周看,昨晚的那个小木屋真的消失了,自己身下的那张凉席也不见了。

昨晚所经历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似的,张志远吸了吸鼻子,自己的身体还还残留着女孩儿的香味儿,让他知道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忽然张志远觉得腿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捡起来一看是块儿玉佩,这玉佩晶莹剔透,虽然张志远不太懂,但也能看出来是块儿好玉。

玉佩的正面刻了一个‘玉’字,背面则是刻了一条正在翱翔的龙。

有些狐疑的把玉佩来回看了好几次,张志远心说难道这是女孩儿留给他定情信物?

摇了摇头,张志远从地上爬起来,他实在是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直到回到家中张志远还在回忆昨晚所发生的一切,感觉很不真实。

事情有些诡异,张志远没办法跟家里人说,怕父母会担心,于是他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吃过早饭之后便出门准确上鱼塘,可刚走出家大门就看到门口有一顶帽子。

那是一顶圆帽,帽子的两百插着两根鸡毛,张志远曾经在电视上看到了这种物件,古时候的人结婚新郎就会带这种样式的圆帽,可这东西出现在自己家的门口却有些奇怪。

“我家门口怎么会有这个?”

将帽子捡起,张志远左看看右瞧瞧,感觉帽子还算漂亮,于是便拿着去了鱼塘。

因为昨晚大雨,所以鱼塘的水已经涨了不少,但对鱼塘却没有什么影响,张志远先是喂了鱼,然后便坐在鱼塘边上,看着那块儿玉佩发呆。

他还是想昨天发生的事情,他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那木屋会消失,这实在太离奇了。

就在张志远想着这些的时候,鱼塘里忽然传来了阵阵水声,张志远抬头一看,居然是一条足有一米来长的大鱼朝他游了过来。

“我家鱼塘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鱼了?”

对自己家的东西再熟悉不过,张志远很清楚那些鱼根本就长不了这么大,最多也只能长到半米。

而且鱼苗是春天的时候撒的,就算是有生长迅速的鱼种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就能长到这么大。

呆呆的看着那条大鱼,张志远有些发傻,而大鱼则是游到了他面前,一颗鱼头猛地从水里窜出,朝张志远张开了嘴巴。

本来张志远还吓了一跳,可一看到鱼嘴里的东西他立刻就傻眼了,大鱼的嘴中含着一颗比龙眼还稍微大一些的珍珠。

而且那条大鱼脑袋朝前探,不断的扇着它的鱼鳍,好像是在对张志远说赶紧把它嘴里的珠子拿出去。

“这……是给我的?”

傻愣愣的看着大鱼,张志远朝它问了一句,但马上张志远就自嘲的笑了笑,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跟一条鱼说话。

但让张志远惊异的是那条大鱼居然点了点头,张志远有些傻眼,但还是将大鱼嘴中的那颗珍珠拿了出来。

“噗通”一声,大鱼钻回了水里,而张志远则是拿着珍珠反复的看了看,知道这是一颗货真价实的水珍珠。

镇子上有养河蚌的,张志远曾经见过这东西,只是河蚌里吐出来的珍珠要比他手中的这颗小许多。

而且这颗珠子不管是形状还是色泽不知道要比那些珠子好上多少,虽说张志远不是很懂这东西,但也能看出这颗珠子值不少钱。

木屋消失,出门捡帽子,现在又有鱼给自己送珍珠,事情越来越怪异,这让张志远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但具体为什么不安他却不知道。

一整天的时间张志远都在想这些事情,连他爸来换他吃饭他都不知道,直到老爷子拍了他一下张志远才回过神来,满腹心事的朝家里走去。

因为脑子里太乱,所以这顿饭张志远吃是索然无味,连夜宵都没带,张志远便回了鱼塘。

“小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张父见儿子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便一脸担忧的朝他问道,张志远则是笑笑,急忙对他父亲说没事,嘱咐他爸回去小心一些。

听张志远这么说,张父点了点头离开了,张志远先是给鱼喂了食儿,然后便躺在窝棚里,把玉佩,帽子还有珍珠都摆在小床上,想着这些东西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人在想事情的时候时间是过的非常快的,不知不觉便到了夜里十一点半,张志远定的闹钟响了,他这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

再次给鱼喂了一遍食儿,张志远躺进窝棚,带着一脑子的疑问进入了梦乡。

“张志远,张志远……。”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张志远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睁开眼睛一眼,张志远见小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来一直大乌龟。

这乌龟的壳儿跟锅盖似的,显然是活了不少年了,此时乌龟正伸着脑袋看张志远,嘴巴一张一合的,貌似刚才就是它在叫张志远。

“你……你……你是什么东西?”

乌龟会说话,这让张志远惊恐万分,大乌龟则是把脖子又伸长了一些,说:“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你收好。”

说着大乌龟便朝张志远爬了过来,张志远吓的连连往后蹭,然后“砰”的一声从窝棚的另外一头掉了出去,也把他给摔醒了。

“呼,原来刚才只是做梦,这梦可真奇怪。”

从地上爬起,张志远长出了口气,心想自己怎么会做如此奇怪的梦。

他在梦里受了惊吓,所以才从窝棚里掉出来,张志远重新爬回到小床上,当他的目光落在小床之前的时候,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时在小床前面的地上趴了一只乌龟,那乌龟跟刚才他梦到的那只一模一样,更让他惊恐的是乌龟的壳儿上还顶了一套衣服。

回想起刚才乌龟在梦里跟他说是来送衣服的,张志远感觉自己头顶都直冒凉气,事情已经不能用怪异来形容了,该说是诡异。

长这么大,张志远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顿时就吓的手脚发软。

“别……别过来。”

这时那只大乌龟开始缓缓的朝前爬,张志远惊恐万分,一个劲儿的对乌龟说着不要过来。

他想要逃,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手脚都没力,只能软在小床上。

乌龟爬到小床之前,抬头看向张志远,它倒是没有口吐人言,可张志远却从它的眼神里读懂了一些东西,乌龟在用眼神示意他把衣服拿走。

张志远哪敢啊,可那只乌龟一直都盯着他,弄的张志远心里发凉。

想了想张志远还是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将乌龟背上的衣服拿了下来。

衣服一被拿走,那只大乌龟便缓缓转身,慢吞吞的走了。

大乌龟走了老半天张志远才缓过神来,他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那套淡黑色衣服,心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自己会接连受到东西,而且其中两件还是鱼和乌龟送的。

将手中的衣服打开,张志远这才发现居然是一件长袍,也是古代人结婚新郎穿的。

看着小床上的几件东西张志远欲哭无泪,忽然他想起昨晚在小木屋的时候,女孩儿曾经说过要娶他。

“难道这是她送给我的聘礼?”

脑海里忽然窜出这个想法,张志远越想越对,昨晚他还奇怪女孩儿为什么会说要娶他,看样子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42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