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令林琼羽当场脸色微变。 宝欠你真紧水都流出来了

令林琼羽当场脸色微变。 宝欠你真紧水都流出来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一愣。

如惊雷炸起。

百草堂老板杨鸿意当场脸色一沉,脖子一粗,扭过头,寻着声音看过去。

不远处,茶几上坐着一个悠悠然喝茶的年轻人。

“刚才是你说话?”

杨鸿意两眼眯起,不悦道:“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你说这金斑石斛是假冒的?怎么可能!要知道我这一株金斑石斛,可是寻遍五湖四海,由诸多中药大师亲自辨认,再经过中医研究院数十专家鉴证确定,定为正品!”

“况且,我们百草堂从不卖假货,我杨鸿意中医世家出身,做草药生意做了几十年,靠的就是信誉吃饭,我怎么可能拿一株假货,去骗杨小姐的钱?”

说到后面,杨鸿意怒气冲冲,轻蔑的瞄了叶松一眼,讥笑嘲讽:“想要博人眼球,也要看清楚局势再说。”

“你再怎么说,它还是假的。”

岂料,叶松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差点没让杨鸿意一口老血喷出。

“竖子,竖子,给我请,我们百草堂不欢迎你。”

杨鸿意气的脸色发青,拍着胸.脯:“各位街坊,你们说说,我杨鸿意什么时候骗过人?”

“我没说你骗人,而是说,你们都被这一株所谓的金斑石斛给骗了。”

“这不可能!”

杨鸿意还是咬牙,冷厉道:“小伙子,我们百草堂自有规矩,假一赔十!”

“林小姐,你不要被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给忽悠了,我们百草堂的名声,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林琼羽神色也是惊讶无比,然后轻轻蹙眉,“你懂药材?”

“懂!”

叶松从容无比的站起来,走到她跟前,淡然道:“我见你是要给你爷爷治疗眼疾,念在你一番孝心,才好意提醒,你若不信,全当我没说过。”

林琼羽自然有些怀疑,更多是不信,但不知道为何,此刻一对上叶松那深邃如星的眼眸,刹那心房一震。

“杨老板,是蓉城药材协会副会长,华夏中医院客座教授。”

最终她幽幽一声,点出杨老板身份,似在提醒叶松。

“那又如何?圣人都会犯错。”

叶松淡淡一声。

“我看你家世不凡,若用错药,不用我说后果,你当晓得……”

这句话一出口,令林琼羽当场脸色微变。

几秒后,林琼羽臻首一扭,带着些许歉意,幽幽道:“杨老板,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但你知道我爷爷病情重大……要不,咱们在找人验验?”

杨鸿意当然不愿意,面色变得难看,但一对上林琼羽那明亮的眼眸,他心里一跳。

差点忘了……

那位可是一方大佬啊!

要真是这边药材出的问题,自己的下场绝对很难看!

“行,林小姐,你要不放心,咱们就再来验验,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们百草堂五十年老店,信誉第一,要是假货,假一赔十!”

杨鸿意放下狠话,一席精彩的漂亮话,吸引众宾客鼓掌赞叹,让他神色稍微好转。

“就是,人家杨老板可是枫城药材协会的副会长,他亲自鉴定的药材,又岂会有假?”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荒唐了,好大的口气,我看是精神病院出来的吧?”

衣衫狼狈的叶松,顿时惹来众人一阵嘲笑。

“你说假一赔十,但我说,你赔不起!”

“不用找人来验了,我来告诉你,这一株为什么说它不是金斑石斛!”

叶松看不过去,走到摆放石斛的桌案边,取出手套戴上,其声音冷漠中带着无尽的自信,就像是一位古老的中医大师,威严尽显。

“自古来,石斛称为救命仙草,价值高低不一,其功效众多,具有益胃生津,滋阴清热,治疗阴虚火旺,骨蒸劳热,筋骨疲软,目暗不明等病因。”

说着,叶松先指根须:“你看这根须,颜色杂黄,明显不纯。”

再指根叶“金钗石斛,茎丛生,上部稍扁而弯曲上升,高10-60厘米,粗达1.3厘米,而传说中的金斑石斛,乃是金钗石斛的变种,据说只有经历更严格的温度气候,地理环境等因素下,才能由金钗石斛生长为金斑石斛。”

“真正的金斑石斛,颜色更为金黄绿郁,其根叶上有金块大小的斑点,所以才称为金斑。”

“再有,就好像人参,随时间生长跨度,愈现珍贵,真正的金斑石斛,其寿命足有百年以上,但石斛遍地可见,所以一株金斑石斛想要生长到百年跨度,极为艰难。”

一席话,听得众人张大了眼睛,看出叶松并非胡言乱语。

而杨鸿意随着叶松的出声,神色依然显现不屑。

“哟,看不出你年纪不小,倒是懂得不少,但你刚才说的那些论证,都是坊间传言,并没有足够证据,而我这边,找来大师辩证,更有医学院高端科研器材研究,采根茎,枝叶等结构,确定这一株草药的确有百年年份!”

杨鸿意冷笑。

“也就是说,你们推定这一株石斛是真正金斑石斛的最主要认证,就是因为它有百年年份咯?”

叶松摇头,不屑一声:“虚有其表。”

说完脱下手套,露出一双白皙细腻的双手,将木盒里的金斑石斛握在手心。

“狂徒!这草药岂是你能沾手!”

杨鸿意面色一变,发出愤怒的咆哮。

那可是价值六百万的珍惜药材!

“三两六钱。”

下一秒,叶松将石斛握在手心掂量了下,上下一甩,石斛根叶随之一上一下摇曳。

听见叶松报出石斛的重量,正欲扑过来的杨鸿意猛地顿在当场,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

三两六钱,正好是这一株金斑石斛的准确重量!

后面猛然醒悟,震惊的吐出四个字:“圣手度量!”

圣手度量!

这样的举动,只有老一辈的中药大师,才能做到,那是绝活,许多大师沉浸在药材这一行几十年,都不一定能够做到。

杨鸿意曾经在十年一度的全国药材交易大会上,亲眼目睹供奉于中央保健局,誉为“御医”之名的庄老表演过这一手绝活!

那可是庄老!

治疗过无数大人物的国之圣手!

庄老随便一掂量药材,就能知道药材的准确重量,错漏不超过小数点!

而现在,眼前的年轻人也做到了。

这时候,叶松继续沉声道:“我记得,民国时上海滩,曾出现过一株真正的金斑石斛,当时的国医大师何松龄大师说过,金般石斛,仙草之灵,半阴半阴,重不过三两!”

“也就是说,真正的金斑石斛,重量不达三两。”

这话出来,围观的众人吩咐眼睛一亮。

杨鸿意则神色大变,心头一凉。

他隐约记得,医学史册上,似乎确有金斑石斛重不过三两的说法。

但他仍然不相信,自己手上的石斛是假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那些都是谬传,当不得真,谁说金斑石斛长不过三两?”杨鸿意咬牙硬挺,脖子粗红的叫道。

“人参灵药,有重有轻,不是很正常?我看你都是信口雌黄,故意来歪曲事实!”

这么一说,大家又觉得好像也有道理。

“本来,我只当你不小心被歹人给骗了,但现在看来,你却是连眼界都太低了!”

“你既不信,罢了,我便教你知!”

言语一转,叶松手握金斑石斛,神情无比肃然的扫了众人一眼。

“你们听好了。”

“为什么金斑石斛长不过三两?因为金斑石斛生长缓慢,其生长过程,散发药灵之香,世间奇异众多,总有那么一些灵物,懂得灵药之妙,如此寻来,自然是恨不得一口吞下。”

“但这些灵物,却又知晓大道自然,生生不息的道理,所以它们每每寻得一株金斑石斛,皆会吞食金斑石斛的一部分,静待一段时间,待金斑石斛重新长出缺陷部分,所以自然生长的金斑石斛,其重量永远不会超过三两。”

最后,叶松折下一根根须,找来打火机当场一点,火苗嗖的蹿开,不一会就将整个根须烧成了灰烬。

“真正的金斑石斛,集天地灵气,纳四方之福运,虽不说活死人肉白骨,但也不是这种假货能比。”

言语掷地有声,充满着淡淡的嘲讽。

瞬时之间!

杨鸿意面色惨白,如遭雷击,猛地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痛苦的发出一声哀嚎。

“传闻,金斑石斛,水火不侵!”

“可这……”

“假的,是假的!”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发不出一丝声音来,尽皆震惊动容。

百草堂,枫城药材协会副会长,居然看走眼!

把一株假药,当做了宝药!

这消息要传出去,绝对闹大发了。

林琼羽此刻,秀眸里满是惊.艳的目光,捂住了小嘴,看着云淡风轻的叶松,彻底被震撼到了。

但叶松还没打算放过她。

走到佳人面前,他寒声一语。

“我不知道你家里得罪了谁,才听来这么一个消息。但拿金斑石斛为药引,是绝对治疗不好眼疾,没错,石斛却有治疗目暗不明个功效……但这药,太猛!”

“药不对,药方更不对!”

此言一出,原本震惊的林琼羽更加惊骇,秀气的脸颊一寒,像是醒悟过来,双眸锋利的扫了一眼杨鸿意。

“不管我的事,我不知道。”杨鸿意吓得脸色一白。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43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