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酒香不怕巷子深 公交车插花心

酒香不怕巷子深 公交车插花心

村口有颗百年大树,中午和傍晚有很多村民聚在在这儿乘凉,男人下棋,打扑克,女人就围在旁边看热闹。

纸牌一般打五毛一块的,楚大富看到就手痒想玩几把,可周蕙管得严,他兜里没钱没人跟他玩,只能在一旁过过眼瘾,这时候一老头又咳上了,多年的老毛病了,声音听着揪心,围在旁边的妇女们慌忙往后移,好像怕老人传染给她们似的。

咳完后呸一声吐出一大口浓痰,妇女们皱着眉头一脸嫌弃,老人也不在意,继续吧嗒吧嗒的对付手中的旱烟,没抽上几口,又咳起来,一次比一次厉害,跟个痨病鬼似的。

“根叔,你这肺病不治不行呀,我家小崽子会看病,让他给你瞧瞧呗,都是熟人收你便宜点。”楚大富看到立马凑了过来。

儿子医馆开业三天了,还一个客人都没上门,他都替楚江着急。

“就你那儿子啊?他有啥能耐啊,就敢开医馆,也不怕人笑话!”李根斜眼看了看楚大富,继续抽他的大烟,但是脸上的鄙夷之色却是毫不掩饰。

那些妇女听楚大富又在吹嘘他儿子里,忍不住七嘴八舌起来。

“楚大富,你儿子肚里有多少货我们还不清楚?我看他是脑子有病吧,医生那么好做啊,那是要考上医科大学毕业才能做的,楚江连高中都考不上,还想做医生,做梦还差不多。”

“就是就是,咱村还从来没人考上医科大学,连村长家那闺女都不行,你儿子能比若雪丫头还厉害?”

“你儿子胡闹也就罢了,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跟着瞎参和,你要不要脸啊?”

之前他们不忍心说这种话,是怕楚大富没面子,可是楚大富一而再的吹嘘楚江有本事,她们就受不了了,见有人开了头,七嘴八舌一个比一个说的难听。

楚大富顿时急了,他可不允许别人这样说他儿子,更何况楚江是真有本事,他自己亲自试过的。

“我可没吹牛,我身上的毛病都让我儿子治好了,我儿子是真有本事,是干大事的人,将来铁定能出人头地。”

“哈哈!”

楚大富越是焦急,别人就越嘲笑的厉害,楚大富只感到颜面无存,猛地站起来道:“根叔,你等着,我现在喊我儿子来,免费给你看病,一分钱不收你的。”

别人不信,那只能用行动证明了,虽然楚大富心里舍不得那些治病的钱,可为了打响儿子的名声,只能这么做了,大不了以后收回来。

根叔慌忙道:“别,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让你儿子把我老头子给治死了,我找谁去?”

“不会的根叔,你信我一次,就一次!”楚大富显然没想过根叔会这么说,愣是懵了好大一会儿。

“信你儿子?那我还不如信这世界上有鬼。”根叔不耐烦的摆手道。

周围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楚大富哼了一声站起来就走,他只想给儿子拉点生意而已,没想到这些人看不起他就罢了,还一个劲的嘲笑。

回到家后,楚大富一个人喝闷酒,楚江倒是不急,一心研究着记忆中的医术,如痴如醉。

“你个小崽子会看病不会做生意有什么用,你整天待在家里就会有人上门看病啊,别人都不信你。”去叫楚江吃饭的时候,楚大富没好气的道。

“酒香不怕巷子深,爹,你别急。”楚江对此毫不在乎,有真本事难道还怕没机会么。

“是别人不信你,老子急个求,你自己折腾去,老子我不管了!“楚大富受够了别人的闲言闲语,决定再也不管楚江的破事。

第二天一出门,别人看到他又拿楚江开医馆这事嘲笑他,楚大富虽然心里气,但却被他忍住了,憋着一肚子气。

“楚江。”

下午三点十分,楚大富刚出门不久,楚江就听到有人在院子里喊他,出来一看是李玉莲。

“莲姐,你找我啥事?”看到李玉莲,楚江马上就想到五年有次翻过墙无意中看了李玉莲洗澡,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子,长大后他第一次做那种梦的时候就是梦到李玉莲。

李玉莲可是村里有名的美人,年纪才二十二岁,胸大屁股翘,又丰满又性感,跟碟片里的大洋马似的,看了就让人产生一种骑上去的冲动。已到了待嫁的年纪,却因为种种原因没嫁出去,村里好些小伙对她有非分之想。

李玉莲拉着楚江的手就往外走:“楚江,你跟我来。”

“莲姐,去干啥啊?”楚江一脸莫名其妙,不过他并不排斥,李玉莲的小手掌可柔软了,抓着舒服极了,想必身上其他的地方手感会更好,楚江斜眼瞄了瞄李玉莲那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暗暗咽了咽口水。

“救人!”李玉莲说:“中午村里来了一个偷狗贼被抓了,打了个半死,现在绑在电线杆上,再不救就要出人命了。”

村子里土狗多,经常有无业游民来偷狗,一出手就能卖两三百块,三天两头的丢,村民们火气也大,可偷狗贼来去无踪,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围着就是一顿毒打,完了还绑在电线杆上暴晒。

“一个偷狗贼而已,莲姐你关心他干啥啊?”楚江纳闷道。

“楚江,我告诉你,你可别跟别人说,那个偷狗贼是我一个不怎么亲近的表哥。”李玉莲凑到楚江耳边小声说,热气伴随着李玉莲身上的女人气味进了楚江耳朵和鼻子。

楚江忍不住就心猿意马起来,女人还真是男人的克星,一口气就能让男人想入非非,要是脱.光光了,还不死她肚皮上啊?

“放心吧莲姐,我不说的。”楚江一脸严肃的说道,李玉莲相信他跟他说实话,他可不能出卖李玉莲。

李玉莲本来是不想例会那个丢人的表哥的,可她毕竟心软,看到他被折磨的那么惨,生怕他坚持不住死翘翘了,想救他,又怕被别人发现她们的关系而没面子,左思右想,就想到了楚江。

她心里也不认为楚江会治病,可此时她没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治不好那也怪不得她,至少她行动过。治好了那更好。

一个小屁孩拿根棍子小心翼翼的朝电线杆上那偷狗贼捅,捅了一下没反应,又捅,还是没反应,小屁孩也觉得不对劲了,扔下棍子就跑,一边跑一边尖叫:“死人了,死人了,偷狗贼死了。”

听到声音的大人慌忙跑过来,看了几眼又慌慌张张的跑远,生怕别人认为是他打死的一样,不多时就围满了村民,一个个站得远元的,只有几个胆大的小屁孩凑近了去看热闹。

打人的时候村民们几乎是有一个算一个,可是人太多,到底谁打了谁没打,谁都记不得,为了避嫌,所有人都离得远远的。

四周出奇的平静,可人们的内心却一点儿也不平静,每个人都想着自己待会儿怎么撇清关系,毕竟杀人罪名可不小,人家偷狗而已,被抓也就关几天而已,你把人弄死,那就是杀人的大罪,轻则坐牢,重则枪毙。

每个人心里都期待有人走过去,可大家此刻都出奇的默契,谁都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就在此时,李玉莲跟楚江出现了,李玉莲胆小,站在进步之外没敢靠近,楚江却是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

众人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在心里说楚江脑子有病,却都希望他这么做,没人顶包是很麻烦的。

他们心里都在想,这个责任追究起来,他们就说是楚江打死偷狗贼的,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根本记不住谁打了谁没打,就算楚江没打,如果所有人都说他打了,而且还是下手最重的,人就是被他打死的,估计也没人会反对,总有人负责不是?

“刚才好像楚江打的最凶,偷狗贼应该是他打死的。”一个村民小声说道。

“对,肯定是他。”旁边的人很默契的附和。

很快,人是被楚江打死的消息传开了,所有人都说是他打死的。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44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资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