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亏你还知道医院是圣洁的地方 男女主在初中就做的久

亏你还知道医院是圣洁的地方 男女主在初中就做的久

小叶是吧?放心吧,今天无论谁来我都会保你,另外,你觉得我爱人他治愈的几率,现在能有几成?到底大不大?你能不能给我个实底?”

“哼,胸痹加上癌症晚期,这病就算是送到M国都不可能治好,只能缓解,用药物加上调理延续生命,郑夫人,你可千万不要听他忽悠你才是。”

一听这话,这岂不是在咒自己老公死么?郑夫人当即一怒:“闭上你的乌鸦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哼,你一个堂堂的大主任倒是有本事,你倒是也像小叶一样,露两手让我老公的病情缓解一点啊?没本事就别在那里说风凉话!”

说完,郑夫人才满是希望地看着叶辰枫:“小叶,你倒是说话啊。”

叶辰枫笑了笑,安慰道:“郑夫人,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郑总的病包在我身上便是,只要再来上七个疗程,估计就可以好了,至于把握,现在是百分之百。”

之前在施针动手前,由于叶辰枫是第一次动针,而且也是第一次将那部集先祖毕生心血而成的医术典籍付诸实践,心中自然是有些没底,可现在他发现那典籍中记载的一些绝世针法果真有效,心里已经有谱了,自然没有问题。

“哼,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你一会儿该怎么收场!”

赵华冷哼声后,又过了会儿,人民医院的院长,两位副院长以及几个科室的主任便一同推门进来,看了看房间内几人,再看了看郑国瑞的各项生命体征皆有所提升纷纷一愣,这情况,跟之前赵华说的可不太相同啊。

而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副院长在看到郑国瑞身上还没拔下来的那些针灸后两眼一缩,其内闪过一道众人皆没发现的精芒,独自一人走到其床边开始旁若无人的仔细研究起来。

院长邢文忠也没去理会那副院长,皱眉看向赵华问道:“究竟怎么回事儿?哪像你说的这么严重,郑总这不是好好的么?还有,你说的乱行医的人是谁?是他?”说着,邢文忠还一脸狐疑地指了指叶辰枫。

“没错!就是他!院长,他不仅无证行医,而且还侮辱医院领导,目中无人,前几天更是对我造成了人身伤害,虽说他这次瞎猫碰上死耗子,没把郑总治出什么大毛病,但说不定留下了什么隐患,因此我建议医院对其进行严肃处理。”

“呵,呵呵,赵华,你难道是瞎子不成?你说的隐患在哪里?我虽说使用的是中医针灸手段,但医学仪器不会骗人吧?在场各位领导都可以看看,看下郑总的情况是不是比之前好很多?”

“没错!这点我可以为小叶作证,刚才小爷还将我爱人体内的毒血逼出来不少,再来几个疗程,我爱人就可以痊愈!”郑夫人也很肯定地道。

“痊愈?”

众人闻言一愣,随即纷纷在心中暗笑,直接把叶辰枫当成了大言不惭的疯子,他们行医多年,还真没听说过癌症晚期有痊愈的,而且还是肺癌。

邢文忠也一脸不信地摇了摇头,当即对叶辰枫道:“先不说别的,我问你,你有没有行医资格证?没有的话,你这就算是无证行医,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法律责任?”

叶辰枫反问了句,随即点点头,目光陡然射向赵华,慷锵有力道:“邢院长,在你追究我的法律责任前,我希望你可以先将院内的一个杀人犯绳之以法再说!”

闻罢,邢文忠脸上的皱纹更深,其他医生也互相交流了下目光,也都不明白叶辰枫此话何意。

“叶辰枫,你这话什么意思?说清楚点,我的医院里几时有杀人犯了?”

“哼!邢院长,你少听他在这里信口雌黄,他就是想推脱责任罢了,医院自古以来都是圣洁的地方,怎么可能有杀人犯?”

赵华刚说完,叶辰枫便猛地指向他,道:“说得好!亏你还知道医院是圣洁的地方,我说的杀人犯,就是你!中医科室主任,赵华!”

“赵华,你这次也别想着抵赖了,就在几个小时前,你在办公室里用手机和别人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你还有什么能狡辩的?别急,在你给院领导打电话的同时,我也报了警,警察很快就会来的。”

果然,一听这话赵华脸色顿时一变,暗骂糟糕,这种掉脑袋的事儿最怕被外人知道,可现在……

不过赵华也不愧是老油条,知道单凭叶辰枫的一面之词自己的罪名根本不成立,直接装出一副坦荡荡的样子,来了个死不承认。

而其他的科室主任也都开始对叶辰枫指指点点起来,谁都知道昨天叶辰枫再赵华那里受了不少气,还被调到了最苦最累的急诊科,都以为他这是对赵华的报复,诬陷。

“嗯,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没个样儿,饭可以乱吃,话怎么能乱说?”

“真是的,这可是能构成诽谤罪的,还说赵主任杀人?他杀谁了?谁看见了?就算是编谎话也得编个像点样的吧?”

“唉,我看这小子八成是被吓怕了,才胡乱咬人的,之前还吹什么能让郑总痊愈?真是笑话。”

“……”

就在所有的科室主任对叶辰枫一阵口诛笔伐,质问连连之际,赵华便想悄悄将桌上那个托盘拿出去,但刚抬起的胳膊却被一只手牢牢抓住。

“怎么?赵主任,现在是想销毁证据么?可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说完,叶辰枫便将之前在办公室门外所听到的一切全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最后还一口指认托盘中的药物,有大问题!

当郑夫人听到赵华送来的药不是救人的,而是催命的时,再加上对叶辰枫的信任,整个人的情绪瞬间失控,当即就冲上去在赵华脸上狠狠挠出了三道血口!

“你这个混蛋!亏我之前还给了你那么些好处,你,你的良心简直就是被狗吃了!”

“啊!郑,郑夫人你干什么!快,快拦住她,拦住她!”

见状,各科室主任纷纷出手,这才算是堪堪拦下郑夫人,看到事情发展到这种局面,邢文忠心里也一阵烦躁,这事情要是传出去,那对他们人民医院的影响可就真的太大了。

“好了!”

喝了声后,邢文忠看了看托盘内的点滴瓶,当即冲叶辰枫冷声道:“很明显,这就是一瓶普通的营养液,之前你说的那一大堆还郑总的阴谋先不说是不是真的,你说这药有问题,那你现在就给我指出来,这问题在哪儿?”

拿过那瓶营养液,叶辰枫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在瓶口的塑胶封皮上,还有着一个肉眼几乎难以辨别的针孔。

当看到叶辰枫脸上露出的那抹冷笑后,赵华的心又是一颤,简直恨不得把这坏事的小子生吞活剥了!

“院长你看,在这里有一个小针孔,想必是有人已经从中注射了某种药物,我敢保证,这东西要真输送进郑总体内,不出三天,郑总必死。”

“如果你们不信,现在就可以拿去做个成分检测,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抽一管出来,希望你们理解。”

说着,叶辰枫便在一阵轻喝声中拿针管抽了一些样本,之后才把那瓶营养液递过去。

邢文忠看着胶皮封口上真有一个小针眼,再看看脸色已经显得有些异样的赵华,心头也开始打起鼓来。

不过现在郑夫人就在一旁看着,执意要把此事调查到底,他这个院长自然也要把事情做到位,把瓶子交给一个科室主任让他立刻其检测成分。

又过了会儿,满手提着礼物的孙礼和几个身着警服的警察一同走了进来,带队的警察是个约莫二十五六左右的美女,身材极度性感,小麦色的皮肤透着些许对男人诱惑力极大的野性,双目神采飞扬,再配上一顶警帽,给人一种英姿飒爽之感。

“我是市公安局刑警一大队队长肖婷,之前是谁报的警?杀人犯又在哪儿?”

肖婷说完,在场众人的目光全都投向叶辰枫,肖婷也顺着众人目光望去,红唇顿时一掀:“呦,看傻眼了?没见过美女么?之前是你报的警?杀人犯呢?”

闻罢,叶辰枫才意识到自己失态,喉咙微微耸动了下后便点点头,指着赵华道:“是我报的警,他就是杀人犯。”

“什么杀人犯!叶辰枫,我告诉你别瞎说话!在警官面前胡说可是能构成诽,诽谤罪的!”

“哼,我有没有胡说,一会儿咱们就见分晓。”

说完,叶辰枫也注意到了孙礼的存在,正想说话,孙礼便笑着将手中提着的礼物放到郑国瑞床边:“郑夫人,我今天特意抽时间来看看郑总,这里是……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把肖队长还招来了?”

郑夫人闻言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些,只是道了声谢其他的什么也没说:“哦,是小孙啊,谢谢你的好意了。”

过了会儿,肖婷过去拍了拍叶辰枫肩膀,顿时轻咦了声:“嗯?你的根骨摸着不错呀?之前应该没少练吧?”

一听这话,其身后几个警员顿时一脸恶寒,连忙上前提醒她道:“肖队,说重点,说重点!”

“去去去,我知道,这还用你们提醒?”

朝那几个警员挥了挥手后,肖婷便开始向叶辰枫询问起来,而叶辰枫把之前的话又重述了遍,尚未察觉到孙礼的脸色也有了些许变化。

肖婷听完事情经过后,开始摩搓着下巴捉摸起来,赵华便开始喊冤。

“你叫……叶辰枫是吧?行了,别的什么也不多说了,就问你一句话,有没有证据。”

“对!你有没有证据?没有的话就是对我的污蔑!”

而当赵华刚说完,叶辰枫便冷笑着掏出自己几年前买的山寨手机,打来了其中的一段录音:“证据,我有!”

“好老土的手机。”

听着肖婷的吐槽,叶辰枫一脸小尴尬,但不得不说,这种山寨手机的录音功能实在强大,将之前赵华说的话录了个一清二楚,在场众人的脸色也顿时大变,皆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赵华,看着这个平日和他们朝夕相处的同事。

要不是那几个警察拦着,郑夫人此刻估计早就把赵华挠了个满脸花了!

待录音播放完毕,肖婷脸色一沉,强制着赵华将自己手机交出来,打开了今早的通话记录,发现只有一个陌生号码,当即拨了过去。

然而,令众人再度诧异的是,电话拨通没多久,病房内便立刻传来一阵阵苹果手机的标志铃声,而这铃声,居然是从……孙礼裤兜里传出来的!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45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