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那小蛮腰一扭一扭,跟头小母豹子似的

那小蛮腰一扭一扭,跟头小母豹子似的

听着孙礼手机的铃声,整间VIP病房内死一般沉寂,片刻肖婷挂掉电话,孙礼的手机铃声也紧接着消失,种种事实告诉众人,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巧合。

“呵呵,孙礼,你也别废话了,把手机拿出来吧,是不是你我对照一下就知道了。”

孙礼脸色铁青,一时间骑虎难下,心中更是把赵华的祖宗十八辈都骂了一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自己蠢就算了,临了还要拉自己下水!

赵华此刻彻底瘫坐在地上,六神无主,浑身还打着哆嗦,越想自己即将面临的审判就越害怕,要知道他这可不止是医德败坏,开除或者处分这么简单了,这可是蓄谋杀人!绝对要被判刑坐牢的!

“孙礼,你这样子我是不是可以默认为,赵华之前就是和你联系的?而指使他蓄意谋害郑总的人,就是你?”见孙礼还不把手机交出来,肖婷又道。

“哼!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说了声后,孙礼便将手机交出去,最后一经比对,的确,他就是那个喝赵华通话的幕后之人。

说实在的,这结果也有些出乎叶辰枫的预料,本以为孙礼只是个吃喝玩乐的富家少爷,没成想其手竟伸得这么长,谋害郑国瑞,原因都不用问,肯定是为了商业利益。

想到这儿,叶辰枫当即向孙礼冷哼了声,道:“看到没有?这就是所谓的善恶有报,之前你开车想撞死我,却没想到最后会栽到我手里吧?”

“公安局的技术部门只要证实我手机中的这段录音是真的,孙礼,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这次就算是你那有钱的老爹,怕是也救不回你!”

闻罢,孙礼双拳紧握,恶狠狠地盯着叶辰枫,恨不能将之碎尸万段,在对陈雨涵的争夺上,他输得一败涂地,如今就连自己似锦的前程都要葬送在叶辰枫手里,他岂能甘心?

“妈的,老子就算是坐牢我爸也不会放过你!我,我他妈干死你!”

说着,孙礼便向叶辰枫一头冲去,却被其身边的肖婷一个拌腿后死死按在地上:“在我面前还敢叫嚣?真当我是空气是吧!给我老实点!”

一阵教训后,肖婷又抬起头:“你叫……叶辰枫是吧?你之前说什么?说他故意开车撞你?可有什么真凭实据?”

叶辰枫可惜地摇摇头:“没有,当时路上没什么人,估计没什么人证,不过没关系,单是他今天犯的事儿,就够他做上半辈子牢了。”

“嗯,这倒是,话说我这还算是帮你报仇喽?记着,你已经欠我一个人情了。”

说完,还不等叶辰枫作反应,肖婷便移开话题,雷厉风行地挥挥手让人把赵华也给铐了起来,准备带走。

而就在此时,之前被送去检验室检验的点滴瓶也被送了回来,院长邢文忠一把将检验报告夺过来,看着其中竟然被认为加入了一种名为螺内酯的东西后大怒,狠狠将报告丢向已经被铐起来的赵华。

螺内酯是一种治疗水肿性疾病的药物,但却与胸痹症状可谓是水火不相容,一旦患有胸痹的患者注入这种药物后就会引发肿瘤增生,加重郑国瑞的癌症病情。

如此一来,即便郑国瑞真的死了,尸检报告上也会写上是死于癌症,赵华就完全可以撇清关系,可谓打的一手好算盘。

“看看你干的好事!人民医院自建院二十多年来,几时出过你这样的败类!你,你……整个医院的名声都被你败光了!”

一通狠骂后,邢文忠又看向肖婷义正言辞道:“肖队长,这件事情已经铁证如山,我们医院绝不会为赵华说上一句话,还请您秉公办理。”

“院长不要啊!院长,我求你看在……”

“别叫我院长!混蛋,你记着,你赵华的名字,将永远被钉在我人民医院的耻辱柱上!你这败类,带走,带走!”

最终,赵华一边惨叫求饶着一边被两个警员押走,而孙礼的脸再被愤怒至极的郑夫人抓了几道血痕后也被带走,肖婷临走前还回头看了叶辰枫一眼,见其还在盯着自己看,淡红色的薄唇微掀,戏谑道:“怎么?还没看够呢?要不要跟我回局子里,本姑娘让你看个够。”

“啊?哦,不,不用不用,嘿嘿,我,我是在看我的手机呢,实在不好意思。”叶辰枫有些尴尬地挠头道歉,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在这朵小警花面前竟如此失态。

不过……肖婷的身材是真的很好,那小蛮腰一扭一扭,跟头小母豹子似的,叶辰枫心中如是想着。

“得了,不逗你了,哦对了,记得三天后来公安局找我要回你这破手机哈,否则我会当做破烂扔掉的,记住喽,我叫肖婷。”

叶辰枫又是一脸尴尬,点了点头:“好,三天后,我记着了。”

一场闹剧结束,邢文忠的脸色阴沉得宛若乌云一般,众人也都噤若寒蝉不敢说话,纷纷看向一脸无辜的叶辰枫。

谁也没想到,这么大的一场‘风暴’,始作俑者竟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实习生!

而正在气头上的邢文忠当即冲其冷哼了声,道:“现在该说说你的问题了,你的行医资格证呢?拿出来!要是没有的话你明天就不要再来我院上班了!”

“至于你的实习结论,我会把无证行医的事情加上去,今后,你就自求多福吧!”

“靠!拿我当出气筒?”

叶辰枫在心中暗爆句粗口,看了看病床上的郑国瑞正想为自己辩解时,郑夫人率先很义气地道:“刑院长,你们怎么能这样?小叶是有真凭实学的,不能仅仅因为一纸证书就毁了这么一个大好青年的前程呀!我……”

“郑夫人,这件事是我们医院内部的事情,你别管,我自有我的处理办法。”

而就在邢文忠说完,之前一直坐在郑国瑞床边,赵华的事情看都没看上一眼的老者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叹。

“啧啧……好手段,好针法啊!人才,真是人才。”

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便是人民医院的荣誉副院长沈忠良,也是江南中医界泰山北斗般的人物,真要论起辈分,就连他邢文忠也要叫上一声前辈。

“邢院长,郑夫人说不上话,我总可以说得上吧?在此之前我要再确定一下,年轻人,这十三根银针,真的是你施出来的?”

“这不会错的,沈老,是我亲眼看着小叶扎上去的呀!”

叶辰枫也点点头:“没错,的确是我扎的。”

沈忠良笑了笑,又问道:“那能不能告诉我,此针法可有称谓?”

“鬼谷十三针。”叶辰枫一脸淡然道。

闻罢,沈忠良目光陡然一眯,盯着叶辰枫看了会儿后方才仰天长叹了声:“唉……这还真是江山代有才认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这一代还真是老喽,老喽……”

一阵感慨后,沈忠良好似也下了决心,以不容置疑的口气道:“邢院长,以后这年轻人就是我的助手,甚至我认为中医主任这个位置都能交给他,你就不要为难他了。”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沈老在他们心目中向来是个眼高于顶,苛刻到变态的老专家形象,怎么会如此看重一个年轻人?

邢文忠也愣了好久,才一脸疑惑道:“这……沈老,您何出此言啊,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实……”

“你不用说了,这年轻人,我要定了!”

斩钉截铁地说了句后,沈忠良脸色顿时变得柔和慈祥起来,道:“小叶是吧?我是沈忠良,你应该在你们学院也听说过我,现在我邀请你做我的助手,当然,待遇什么的完全按照主任级医师的来,不知你意下如何啊?”

“沈老八成是看出了我所施针法的门道,才会这么想把我留下来的。”

叶辰枫心中有底,不过,他现在对人民医院真的算是失望透顶,从来到这里第一天起就没顺心过!

现如今院长还要难为他,只是因为自己如实揭露了赵华的丑行,让医院蒙羞!

越往下想叶辰枫就越窝火,泥人尚有三分血性,更何况是他?

“沈老,我自然听说过您,中医界的泰山北斗,老前辈了,首先我对你的看重表示感谢,但我个人觉得,我也许真的不太合适待在人民医院,当然,郑总的病我既然接手,那我就会负责到底的,今天回去我就会写辞职信,希望您谅解。”

“还有,我今天的所作所为您也全程看到了,我认为错不在我,还希望您能跟邢院长解释一番,毕竟实习结论对我一个学生而言,还是颇有分量的,我不想在我的学术生涯上有任何污点。”

听完叶辰枫不卑不亢地所说出的这番话,不止是沈忠良和邢文忠,在场所有主任级医师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镇住了,大眼瞪小眼愣在当场,嘴上不敢说,心中却开始纷纷嘀咕起来。

“天呐,这小子是不傻?沈老的助手,将来那就是副院长,甚至院长的存在啊!而且他还没毕业沈老就许诺他主任级别待遇,他……居然给拒绝了?”

“啧啧……还真没看出来这小实习生挺有骨气的啊,这等诱人条件都能拒绝?搁我我是干不出来。”

“……”

片刻,待叶辰枫将郑国瑞身上的银针拔掉,又和郑夫人交代了两声后扭头就走,虽背影削瘦,但却脊梁直挺。

“小叶你等等,你既然都走了那我们就转院好了!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白花这冤枉钱,这是我家的地址,你下次直接去家里给我爱人治病吧。”

郑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小跑过去,把一张名片塞进叶辰枫手里后才回来,白了邢文忠一眼后也不废话,当即要求转院,当然,还要求人民医院赔偿五十万精神损失费。

“这……”

邢文忠顿时傻眼,最后只得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沈忠良:“沈老,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个小实习生他……”

不等其说完,沈忠良便狠狠白了他一眼:“小实习生?哼!邢院长,枉你干了那么多年医生,还真是有眼无珠,不识高人,不识高人啊!”

“你可知你刚刚错过了一个多么天才的青年中医?我也不跟你废话,就这么说吧,凭他之前所施展的那一套鬼谷十三针,我就敢断定他是一个隐世的医道世家弟子。”

“其医术,根本不会在我之下,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更胜一筹!”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46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