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父母和大哥赵刚生,则是一脸的惶恐无助。

父母和大哥赵刚生,则是一脸的惶恐无助。

正午时分,阳光正烈,赵铁生坐在村东头的那颗老槐树下,嘴里叼着一根三块钱一包的劣质烟,吸一口进去,缓缓吐出一个个烟圈,旁边围着三个还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都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给我一支。”旁边又走来一个稍大点的小屁孩,伸出一只脏乎乎的小手向赵铁生讨烟。这小屁孩已经过了穿开裆裤的年龄,可那两条浓稠偏黄的鼻涕又大又粗,眼看要流下来,被他用力一吸,转眼又回到了鼻子里。

“你个小屁孩抽啥烟,不给!”赵铁生翻了一个白眼,这小子很吊啊?

“不给你不要后悔。”小屁孩气呼呼的说。

“靠,一边玩泥巴去。”赵铁生一脸郁闷,现在的小孩也太嚣张了吧,老子欠你的烟啊?

小屁孩掉头就走,赵铁生继续吐烟圈,看着这三个穿开裆裤小屁孩那一脸的崇拜,赵铁生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远处一个妹子往这边走来,这妹子有一张漂亮的瓜子脸,扎着一个马尾辫,年轻漂亮,身材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亭亭玉立,如含苞待放的一朵鲜花。那小屁孩直接走到妹子跟前。

“娟子姐姐,赵铁生那坏蛋说你胸大,想要跟你生孩子。”小屁孩眨巴着一双看似纯真的眼睛说。

“赵铁生,有种你别跑!”杜娟脸蛋羞红,又气又怒,旁边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想也没想就朝赵铁生冲来,赵铁生一听这话就知道情况不妙,一脸的莫名其妙,自己今天啥也没说啊,女神怎么又生气了?

赵铁生丢下烟屁股就跑,动作行云流水,仿佛经过千锤百炼似的。那几个小屁孩顿时一拥而上,去抢地上的烟屁股。

那打小报告的小屁孩一脸得意的看着屁股尿流的赵铁生,鼻孔朝天,哼,看你以后还给不给我烟。

“赵铁生,你个下流胚子,给我站住!”杜娟在后面使劲追。

“杜娟,你追着我不放,还敢说你不喜欢我?”赵铁生在前面用力跑,但不忘喊话。

“呸,我喜欢小狗都不喜欢你,你臭美。”

“哇塞,你又追我又说我美,还不承认喜欢我?”赵铁生见距离杜娟有一段距离,没追上的希望,笑嘻嘻的叫道。

“流氓,我说你臭美,你耳朵聋的啊!”杜娟气呼呼的骂道。

“臭美也是一种美。”

“美你大爷……”

杜娟小学时跟赵铁生同桌过,在她印象里,赵铁生这家伙就是一个打娘胎里出来就会耍流氓的家伙,六岁的时候就说长大了要取她当老婆,七岁的时候偷偷亲了她,八岁的时候偷看她尿尿,九岁的时候跑到她家钻进了她被窝,然后到处跟别人说他跟自己睡过觉。

简直找不到比他更讨厌的人。

追了一会杜娟没力气,懒得去追了,气呼呼的掉头回去了,而赵铁生则是得意洋洋的回了家,他一天不跟杜娟吵上几句,浑身就不自在,这回舒坦了,晚上又能梦着杜娟睡个好觉了。

家里,来了三个陌生人,一个穿西裤衬衣,打着领带的中年男人,另外两个竟然穿着警察衣服。

而父母和大哥赵刚生,则是一脸的惶恐无助。

“给你们一天时间凑钱,明天不把钱给我送去,你儿子就等着坐牢。”穿西裤的中年人凶神恶煞的说。

“我们家拿不出那么多钱啊。”赵铁生的父亲赵华国可怜巴巴的说。

“我管你有没有钱,不赔钱就坐牢。”中年人很嚣张的说。

“人也没那么严重,去医院里治好,顶多也就两三万块,我们村就有人治好过,用不了那么多医药费呀?”赵华国满脸为难的说,他要求赔偿的钱实在太多了,很明显是在敲诈勒索。可是没办法,赵刚生打断了人家的胳膊是事实上,人家有权有势,告上法庭吃亏的还是自己儿子,所以只能希望对方少要一点,至少家里能够承担的起。

“草.泥.马.比,你什么意思?”中年男人瞬间暴怒,这老家伙啥意思,拐弯抹角的说他敲诈勒索是吧,敲诈勒索又怎么了,谁让你动老子的侄子,让你赔偿十万,是看你家拿不出更多钱出来。

他直接一脚踹在赵华国肚子上。

赵华国五十岁了,身子骨可没中年人那么健壮,一下子被踹倒在地,疼的他捂着肚子连站都站不起来。

但他硬是忍着没吭声。

父爱如山,儿子犯了错,他这个座父亲替他承担!

“你凭什么打人?”大哥赵刚生却不干了,怒吼一声,想上去给中年人来一拳,但看到旁边那两警察,愣是没敢动手,咬牙忍了,连忙去扶起赵华国。

“十万块,一分不少,明天我要见到钱,那就等着坐牢。”中年人鄙夷的扫了一眼赵家父子,眼里满是不屑,就这样的小角色,他吃定了,不敲诈你敲诈谁去?

刚进院子的赵铁生刚好看到了这一幕,胸口顿时烧起了一团怒火。他这脾气可不好,要不是忌惮那两警察,肯定冲上去就对中年男人下死手了。

“什么事?”赵铁生皱起了眉头。

“哎,那人是镇上食品厂的经理,他侄子对春花动手动脚,你哥把人家的手打断了,现在要咱家赔偿十万块医药费,不赔钱就抓你哥去坐牢。”父亲赵华国深深的叹了口气,一脸绝望的说道。

春花是大哥未过门的媳妇,两家已经谈好了,就等年底成亲。

赵铁生听到这话脸色瞬间铁青,自家的条件他很清楚,父母辛辛苦苦存的钱只有六万块,只够把春花娶回家,要是赔偿十万块,家里就破产。大哥如今三十岁了,以家里的条件,现在要是还不娶,以后娶媳妇就更难了。

十万块,根本拿不出。

不拿,大哥就会被抓去坐牢,赵铁生虽然没见过那中年人,可是他听过食品厂的经理有钱有势,跟镇上那些大官有关系,还认识许多二流子,以前有人惹了他,被二流子打了不说,还得乖乖赔钱,告上派出所都没用。

“那怎么办啊?”赵铁生也急了,他还指望父母存多点钱,然后他去杜娟家里提亲呢,粗这档子事,他这终身大事不知道要等到何年马月,要是像大哥这样三十岁还娶不到媳妇,那可就完蛋了。

最怕的是,以后会打光棍。

打光棍,白天没鸟事,晚上没鸟事,就算身上有这只鸟,也没地方用,跟太监没什么区别。

“还能怎么办,借钱,卖猪卖牛卖屋,砸锅卖铁也要赔钱,你大哥不能坐牢。”赵华国拉着一张臭脸无奈的说道。

坐了牢出来,以后别人会看不起,别说娶不到媳妇,做人都抬不起头。可有什么办法呢?

“哎……”赵铁生默认了父亲的决定,钱没了可以挣,但是大哥不可以坐牢,哪怕砸锅卖铁!

母亲回了娘家,父亲去村里找亲戚好友,大哥也出去找他的那些朋友借钱了,唯独赵铁生,光着急也拿不出办法,他留了两级,初中毕业后就到了十八岁,他的那些同学,现在都还小,找了也帮不了他。

无所事事,心烦意燥,一个人随便吧啦了几口晚饭,就出了门,也不知道去哪,胡乱走,不知不觉来到了春花家外。

“春花,你听娘的,赵刚生家出了这样的事,现在可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还拿什么娶你?”你总不能让父母把你白搭出去吧,我跟你爸辛辛苦苦养大你可不容易,你姨给你介绍了哥对象,明天你就去见一面,成了尽快结婚,免得赵刚生纠缠。

春花妈一把鼻涕一把泪,苦口婆心的劝道。

“可是赵刚生为了我才打人,我要是这么甩了他,别人会说闲话的。”李春花忧心忡忡的说。

“闲话值几个钱,你听你娘的,明天去相亲。”家里的主干李德华口气不容置疑的说:“赔了钱,赵家一穷二白,你难道想跟着赵刚生过苦日子啊,小时候你还没过够吗,你忘了几个月吃不上肉的滋味了吗?”

“不,我不要过那样的日子,好,我听娘的,明天就去。”李春花很快做出了决定。

而躲在窗外偷听的赵铁生,却是气得老脸铁青。

“狗娘养的一家人,忘恩负义,我大哥为了你才闹成这样,你转眼就抛弃他,你们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人,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赵铁生咽不下这口气,想冲进去找个说法,但又害怕李春花大哥,那可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二愣子,块头大的像铁牛,村里就数他力气最大。

“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的。”赵铁生愤愤不平的离开了李家,嘴里虽然这么说,可是他知道自己的本事,除非他走运挖到宝藏,不然注定会穷一辈子。

这时他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习了,一个初中毕业证能干嘛啊,到城里打工也只能干个别人看不起的小保安。

“咦,水沟里有东西在发光?”

突然,赵铁生眼睛一亮,他看到水沟里有一块发光的石头,跟电视里的钻石很像,都能发光。

他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捞起来一看顿时一脸失望。

这哪里是钻石,分明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白色石头,刚才被月光照在上面才有了反光。

可就在这时,石头里面突然删除一道白光,往赵铁生脑袋里钻去,只闪了一下,就熄灭了。

可是赵铁生却感觉到,有一东西钻进了他的脑袋。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47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