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他还蛤蟆想吃天鹅肉呢,追着村长家那闺女不放

他还蛤蟆想吃天鹅肉呢,追着村长家那闺女不放

赵华国来到了村长家,村长一家人正在吃午饭,见赵华国来,连忙客气的招呼他坐下一起吃,赵华国连忙摆手:“吃过了,来跟你说点事。”

“那你说。”

“我想承包西山的那片荒地。”赵华国说。

“噗嗤。”村长一口饭直接喷了出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华国,好半天之不确定的才说道:“你要承包西山荒地?”

“没错。”赵华国底气不足的回道,他心里也没把握,可赵铁生那么有信心,他还是选择了相信儿子,现在的儿子可不比以前了,长本事了,听他的准没错。

赵华国心里就抱着一个念头,儿子再坑,总不能坑爹吧?

“行,全包给你!”村长生怕赵华国反悔,一口就答应下来,西山那么大一片地,荒着也是荒着,有人傻乎乎的承包,要是不答应,自己脑袋就是进水了。

“那你看承包的费用……”

“这个好说,西山一共五十亩地,一年两万块就成。”村长笑呵呵的说,一万块,一家能分好几百呢,这功劳还得归他,村民门肯定感激他。

“成!钱我带来了,现在就可以签合同。”

张梅这边,招人的消息一传出去,立即就有很多人找来了赵家,都快挤满了院子,不下三十个,现在不是农忙时节,闲人多,听说一天有一百块,这种好事哪里找?

张梅顿时头大,五十亩地,一人看五亩,十个人就够了,可要不了这么多,可大家都是认识的,要了这个不要那个,很容易得罪人。

他开始后悔接这个看似简单的任务了。

“大妹子,我没啥事,可以来帮忙。”

“大姐,我也做。”

一个个满脸期待能被选上。

张梅咬咬牙道:“开荒这活可不轻松,大家都是熟人,我就明说了,我只请力气大干活勤快的。”

那些想浑水摸鱼的和力气小的人一听脸上有些不高兴了。

张梅开始选人了,大家知根知底,谁力气大,谁勤快,谁爱偷懒,她心知肚明,很快就选好了人,但唯独把村里力气最大的李大壮给漏掉了。

“梅婶,你咋把我忘了,我可是力气最大的。”李大壮焦急的说。

张梅早想好了怎么回答,笑着说:“大壮你别急,晚点会给你个好活干,先等着。”

“嘿嘿,好嘞。”李大壮顿时笑的合不拢嘴。

其他人羡慕,不过没办法,赵家李家马上要结亲了,这不能比的,好的活,肯定要留给自己人的。

被选上的满心欢喜的走了,没被选上的自然就不高兴,出了赵家后就开始说风凉话。

“还真是奇了怪了,前天才到处借钱,今天又是承包荒地又是请人干活,他哪来的钱啊?”

“还能哪里来,你忘了赵铁生那小子买车的事情了,我看不是偷的就是抢的,那小子有啥能耐啊。”

“现在是风光,迟早要去坐大牢,你们就看吧。”

“说起那小子,你们说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西山的荒地他也敢承包,不怕亏死吗,这地整出来,少说得好几万块钱呢。”

“可不是,亏他还上了初中呢,比不过一个没上过学的,没上学还会算这笔账呢,这孩子看来是没救了。”

“他还蛤蟆想吃天鹅肉呢,追着村长家那闺女不放,也不撒泡尿照照什么德行……”

不远处的赵华国绷着一张脸,刚才的话他全都听到了。

别人也看到了他,顿时闭口不语了。

赵华国回家后直接拍起了桌子:“这些人说的话,气死我了,不就是没跳她们干活么,我儿子喜欢村长家那闺女咋啦,哪里配不上啦,我儿子有本事,等将来挣到了钱,老子亲自上村长家去提亲去,亮瞎他们的狗眼。”

“说什么胡话呢,你也不是不知道,村长家那闺女多讨厌你儿子。”张梅没好气的道。

“讨厌?你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咱儿子出息了,能挣钱了,她还会讨厌么,喜欢的来不及。”赵华国辩解道:“村长那家伙,眼里全是钱,给他个十万八万的,我看他闺女嫁不嫁咱儿子,当初你还不是讨厌我,现在还不成了我婆娘。”

有其父必有其子,就冲这脾气,赵铁生肯定是赵华国亲生的。

“这能一样嘛,当年要不是你臭不要脸坑蒙拐骗,我能上你的贼船?”张梅翻了一个白眼,想想当年赵华国跟她的那些事情,顿时感觉甜甜蜜蜜的。

“怎么不一样了,咱儿子比老子当年还厉害呢,杜家那丫头,逃不出你儿子手掌心,我敢打包票。”赵华国据理力争道。

张梅无语了。

赵铁生回村时,也听到了别人说的那些风凉话。

“妈的,你们现在就嘲笑我吧,等过阵子,我挣到钱了,你们就羡慕嫉妒吧。”

第二天,赵铁生伟大的开荒事业就如茶似乎的开始了,工人忙碌,机器轰鸣,张梅,赵华国,赵刚生放下了手里的所有事情,全都放在了开荒事业上。

唯独赵铁生,照样神龙见首不见尾,吃了饭嘴巴一抹就不见了,天还没亮就起来开着三轮车不知道跑哪去了。

晚上,赵铁生从黄瓜地理回来,然后又摸黑去西山转了一圈,这才回家。到了河边时,看到桥上有一个人影,好像是李长根的婆娘高雪莹。

“这么玩了她站在桥上干啥啊?”

赵铁生疑惑,这李长根不是个东西,有高雪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婆娘,居然不知道爱惜,好吃懒做也就罢了,还赌.博,输了就问高雪莹要钱,说他几句动手打人,不给钱也打,家里啥事都不干,高雪莹不但要做所有的农活,还得照顾三岁的孩子。

今天李长根回来就要钱,她不给,李长根就狠狠打她,把她打的彻底绝望,想死掉算了。

赵铁生还没走近,高雪莹就跳进了河里。

“糟糕,他这是在自寻短见!”

赵铁生吓坏了,跑过来直接跳进河里,还好有月光,很快找到了高雪莹,把她捞了上来。

可高雪莹已经昏死过去了。

如果不即使救醒,高雪莹以后恐怕就醒不过来了。

赵铁生没学过急救,一时半会急的团团转。

“对了,电视里救溺水的人,得按胸口和做人工呼吸。”很快,赵铁生就记起了电视里的救人方法,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伸手就按在了高雪莹胸口。

这不按还好,一按就出事了。

高雪莹二十岁跟了李长根,二十一岁生下孩子,如今二十四岁,正是青春年华,加上她长得本来就动人,身材丰.腴,弹性惊人,赵铁生体内的热血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他可是实打实的处男,这还是第一次碰到女人这地方。

不论手感还是弹性,都让赵铁生欲罢不能。

赵铁生艰难的忍着犯罪的欲望,给高雪莹做起了人工呼吸,当碰到高雪莹嘴唇的时候,赵铁生浑身像被电了一般,整个人一动不动。

“忍住,我喜欢的可是杜娟,我不能对不起她。”

赵铁生克服了心中的邪念,经过他的一番努力,高雪莹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赵铁生,哇的一声就哭了。

“雪莹姐,你咋跳河呢?”

“赵铁生,你为啥救我,你让我死好了,我不想活了。”

“不能轻生,你还有孩子,你死了,孩子怎么办,你难道指望李长根照顾孩子?你糊涂了啊。”

“别跟我提那个混蛋,我恨他。”

“行了,我先带你回去,你还有力气走么?”

“我不回去,你让我死。”

赵铁生无奈,只能抱起了高雪莹,对一个失去理智的人说道理,根本就是对牛弹琴啊。

“妈的,我就感觉这些天不对劲,原来你背着我搞破鞋。”就在此时,李长根突然出现在桥头,杀气腾腾的看着赵铁生。

“李长根,你别冤枉好人,我跟你婆娘啥关系也没有。”赵铁生慌忙解释。

“放你.妈.的狗屁,没关系你把握老婆衣服都解.开了?我弄死你个王八蛋。”李长根怒吼道。

赵铁生低头一看脸色顿时铁青,高雪莹的衬衣扣子,竟然开了一大半,最重要的是,她里面还没穿内衣,那白花花的胸,有一大半露在空气里。

就这情况,要是换成自己是李长根,也不会相信啊。

“妈的,这回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赵铁生一脸悲催。

“走,跟我去见村长!”李长根冲了过来,直接揪住赵铁生的衣服就使劲拽。

“我不去。”赵铁生慌了,见了村长,这事闹起来,自己压根没法解释,要是让别人误会自己跟高雪莹有见不得人的关系,自己名声还不臭了啊,杜娟还不恨死自己了啊,以后想要娶她,那根本就不可能了。

哪个女孩子会嫁给一个偷别人老婆的混蛋啊?

人物设定

赵铁生,出生农村,意外获得仙农宝典而迅速崛起,嚣张狂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风.流多情。

杜娟,村花,赵铁生一直努力追求的女人,但她从小就讨厌赵铁生,后来在赵铁生的坚持不懈下,终于被拿下。

秦素素,欧阳清泉的未婚妻,与赵铁生合作后不久,就跟赵铁生发生了暧昧关系,最后使她与欧阳清泉的婚姻失败,成了赵铁生的女人,帮忙打事业。

朱志德,穷人家出生,赵铁生的铁哥们,被父母瞧不起的他跟了赵铁生后一飞冲天,并且得到了赵铁生的真传,后成了赵铁生最得力的手下。

欧阳清泉;青山县县长外甥,青山县首富的儿子,秦素素的未婚夫,风.流成性,因赵铁生而导致与秦素素的失败,对赵铁生恨之入骨,一心要毁掉赵铁生。

张初鸿,欧阳清泉表哥,市三泉医药接班人,因赵铁生种植出灵药进入了医药界,抢了他的生意,视赵铁生为敌人。

司徒炎,洪门太子爷,内功深厚,阴险歹毒,因为喜欢的男人因赵铁生而死,一心想抓到赵铁生先奸后杀。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47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