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一双手从他的正前方抓住了他的衣襟 小伙下面湿透了快进

一双手从他的正前方抓住了他的衣襟 小伙下面湿透了快进

昏暗的月光下,就看到林庸站在原地捏了捏拳头,接着便大步冲进了女生宿舍楼内,刚才他隐约看到女生宿舍楼内唯一亮着的灯光在三楼,现在,他只能指望四个人没有及时把寝室门关上,不然他就真的要无从下手了。

飞快地跑上三楼,林庸有些气喘,他站在楼梯口扶着楼梯扶手,尽量放缓放慢自己的呼吸,并且努力不发出任何的声响,而值得林庸庆幸的是,四个人此时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在楼道上,同时其中的一扇门却大咧咧地打开着,白色的灯光孤零零地照在过道的地面上,耳边只听得几道压抑的笑声和一道有点放肆且疯狂的嗓音。

“臭女表子,之前老子追你的时候,你给老子装高冷,现在你终于落在我的手上了吧,你放心,老子知道你是处,所以,这不带着三个兄弟一起来伺候你了么,哈哈哈~~”

“啪啪!!”之前嚣张的嗓音刚刚落下,两道清亮的声音便随之响起,林庸从一个寝室门口拿过一把放在那里的扫帚,贴着双数寝室的一面,踮着脚来到了306寝室的门口,把自己大半个身子隐藏在门前朝着亮着灯的304寝室看去。

“这两巴掌是还你之前扇我的,今天,我们哥四个除了好好地享受你这个班花之外,还要收点利息,王泽,李兵,妹妹就交给你们了,你们自己商量着谁来喝头汤吧,哈哈哈!!”

“唔,呜!!!”之前的声音才刚落下,一道低沉压抑的女性嘶吼便传入了林庸的耳中,接着,林庸便看到一个影子出现在了过道的地面上。

“李兵,让给你吧,我去关门,免得被别人发现。。。坏了好事。。。”王泽说完便来到了304的门后,他一只手按在了门上,此时月亮刚好隐入云中,门外除了灯光照亮的区域,全是黑漆漆的,他也没仔细看,正想要关门转身,却发觉自己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同时,一股剧痛,从下巴处直达脑海,下一个瞬间,王泽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而他的身体也开始往后倾倒,此时可以看到,在王泽的下巴原来的位置上,一根扫帚柄的末端在那里轻轻颤抖。

眼看着王泽就要彻底倒下,一双手从他的正前方抓住了他的衣襟,强行把王泽给拎在那里,看上去就好像是他仍旧站在那里一样,接着便看到一张有点肉肉的脸蛋从王泽的身前探了出来,朝着屋内看了一眼。

 

林庸其实原本只是想抓紧时间看看屋内的状况,刚才那一下能够直接干翻王泽,完全是出其不意和攻击要害命中的结果,同时还有一点点运气,再让林庸来一次,他未必能准确命中,而他想要知道屋内的状况也是为他接下来的动作找寻目标,谁曾想,这一眼看过去,却正好看到一个衣衫半解的女生被强行按跪在地上,她的手被反绑身后,嘴里塞着一团不知道什么布料,而她的上半身此时已经只剩下一件被扯掉了一半的胸衣。

而这件胸衣的主人,此时正双眼通红,满脸绝望地在那里做着最后的反抗,她骄傲地抬着自己的脖子,满脸的泪痕都不能掩盖她的清澈和美丽。

两个人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凑巧对在了一起,女生的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焰,而林庸却只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快要宕机了,全身上下的血液就好似沸腾了似的,开始疯狂的奔涌。

“嗯哼!!!”也许是女生的目光,又或者是他英雄主义情节井喷,这一刻的林庸就好似一头发了情的野猪,一把推开了手上的王泽,然后一扫帚狠狠砸在了一旁的另一个名叫胡斌的后脑勺上,至于嚣张声音的主人柴科和另外一人李兵,则在林庸抬手关掉了寝室的日光灯之后,陷入了黑暗之中。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两个原本精虫上脑的人顿时陷入了惊慌和愤怒之中。

李兵的反应是问询王泽:“王泽,是你把灯关了么,王泽!”显然他刚才听到了连续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心里产生了怀疑和恐慌。

“妈比的,胡斌,王泽,你们谁把灯关了,关了灯还怎么玩,快打开!!”柴科显然是四个人里面的老大,话语中满是不耐烦和颐指气使。

林庸摸着黑往记忆中李兵所在的位置走了两步,然后朝着刚才李兵说话的大致方向,横着一棍子扫了过去:“啪!!”

“啊~~~好痛,是谁!!”这一下砸中了李兵的眼角,鲜血顿时如同泉涌一般呲呲地往外冒,李兵顿时被自己的鲜血糊了一脸,视野一片模糊,剧烈的疼痛刺激得他忘记了克制自己的声音,疯狂地吼叫了起来。

“李兵,你怎么了?”柴科的大脑这时也冷静了下来,毕竟他也只是一个高中还没毕业的学生,心理素质怎么可能那么强,而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林庸便立即确定了他的位置,直接朝着那个方向扑了过去,扫帚被他平举在胸前,用力地往前一推,目标则是林庸大致判断的柴科的喉结。

对,就是喉结,林庸这一路过来,真是对这个带头做坏事的柴科愤恨到了骨子里,再加上眼下的情境,在社会上摸爬了十多年圆滑处事的林庸,此刻心底却起了真正的杀心,这一推,几乎使出他所有的力气。

然后因缘巧合,林庸的这一下仅仅撞在了柴科的下排门牙上,直接崩落了柴科的三颗牙齿的同时,也把柴科往后推开了一段距离。

“超拟木啊,努道地四随!!!”失去了三颗牙加上大量的出血,柴科说话都有点漏风,然而他得到的回应却是一连串狂乱的抽击,柴科也曾试图反抗,却无耐手无寸铁,只能趁乱抓住了对方的衣角,死死地拽在了手上。

没过十几秒,许是被林庸打到了好几下头部,柴科也扑通一声趴倒在了地上,只剩下李兵一个,在黑暗中撞了几次墙后,慌乱地逃出了304寝室。

林庸没有去理会逃掉的李兵,不过,就算李兵没走,林庸也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跟他较劲了,再说,柴科还死死地拽着他的衣服呢,而刚才对着柴科这一通乱打,已经几乎耗尽了林庸运动过后暂存的全部力气,此时他正累得像只死狗一样,双手撑着膝盖,在那里拼命地喘气。。。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49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