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你们这群流。氓,无赖! 张腿塞胡萝卜小说

你们这群流。氓,无赖! 张腿塞胡萝卜小说

清晨,通往清河村的公交车上。

一车的烟味和家禽味,不少中年大叔大妈的讨论声,形成一种别有风味的乡村人情。

靠窗处,林航闭目养神,心中满是无奈。

他见过因伤退役,因得罪人退役的兵王,可就是从来没见过因为要结婚而退役的兵王。

林航父母亲打小就给他找了门娃娃亲,为了让他回来结婚可是特地闹到部队那边,碍于林航所处部队的特殊性部队也只能暂时性让林航退役。

一路的晃荡下,公交车停在清河村外。

“娃儿,你也是清河村的人?”

因为出村进村的班车上午只有这一辆,不少外出办事的清河村村民都从班车上下来,当看见一张陌生的脸自然是好奇的询问。

“清河村最近是要修路吗,怎么外面停着那么多挖掘机?”

林航点头,语中满是不解,看着那些挖掘机。

“哎!你早点回家看看吧。”

村民长叹了口气,脸上神情怪异几分,提着自己的东西匆匆向村里赶去。

林航见此,心中闪起几分不安感,加快步子向记忆中的家赶过去。

林航家中,一片狼藉。

“老头,今天这拆迁契约你签也是签,不签也是签!”

几名胳膊上满是纹身的大汉拿着钢管指着瘫坐在地上的林航父亲,而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则是护在林航父亲跟前,眼中满是泪光的说道:“我们签还不行吗,你们别砸了。”

“你们这是违法的事!我家三块地只出五万块钱,怎么可能给你们!

林航父亲林南山挣扎的从地上起身,拿起那份拆迁契约狠狠的扔在地上,一把将那个清秀女孩护在身后。

“嫌钱少啊,只要你让那个女孩当我马子,我可以做主提到二十万。”

其中一名大汉上前想要动手时却被拦下,为首的大汉眼中满是色。欲,盯着那个长相清秀的女孩。

“老头识相点,能当我家老大马子那可是你女儿的福份,知道吗?”

“就是,就当个马子就能多赚十五万,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不然,今天你怕得是去医院住上那么几个月了。”

大汉带来的小弟皆是附和着自家老大的话语,林南山听见这种话,眼底满是怒意。

“你们!你们这群流。氓,无赖!”

 

“说的没错,我们就是流。氓,无赖,动手把那个女孩带过来!”

为首的大汉也懒得废话,直接命令自己的小弟动手抢人。

“扑通!”

“我到是看看那个敢动!”

一名在外面放风的小弟被丢了进来,林航提着剩下两名小弟走了进来,神情满是冷冰。

“妈的,你又算什么东西,敢来多管闲事?”

一个小弟拎着钢管逼近林航,口中骂骂咧咧的。

林航眉头微皱,将那两名昏过去的小弟扔在地上,伸手抓住小弟的手腕使力一扭。

“咔嚓。”

“啊!”

只听咔嚓一声,那名小弟就捂着手腕连连后退,脸色都苍白几分。

“练家子啊,我是王华,道上的都称我为华哥。”

华哥看林航如此轻松的将小弟的手腕扭断,眼中闪过几分慎重,开口套林航的来头。

“我管你什么华哥不华哥的,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自己离开,要么我送你们离开!”

林航神情不善的盯着那些混混,他可没兴趣和这些地痞流。氓打交道,要不是这些地痞流。氓人多他才不会心平气和的在这沟通。

他虽然是兵王,可这些地痞流。氓个个都是街头打架的老手,再加上手里有钢管,一但打起来吃亏的反而会是林航,能不打尽量不打为好。

“小子,这种事你可管不起,知道吗?”

华哥脸色微有些难堪,林航不想和他动手,他也不想和林航动手,毕竟打出个三长两短来他都要花钱来处理。

“哼!”

林航冷哼一声,快步走到父亲身前询问着:“爸,你没什么事吧?”

“阿航,我没什么事,你千万别和这些人打起来啊。”

林南山捂着额头上的伤口,语中满是担心之意,这伙混混的来历可不小。

“没事,你放心吧,我来处理。”

林航安抚了下自己的父亲,继而转身看向华哥说道:“你们还想怎样?还不走?”

“老大,这……”

华哥的小弟询问着华哥,华哥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林航,冷笑说道:“你给我等着,敢阻止我们拆迁。”

说完,华哥便是带着自己的小弟转身离去,他认出林航是退伍军人的身份怕惹到些不该惹的,这才打算回去先将林航的身份调查清楚来,以免真的碰到不该碰的人。

“爸,这些人是什么来头,拆迁的?”

华哥一行人离去后,林航先是从柜子上找了点纸来替自己父亲止血,同时问自己父亲华哥等人的来历。

“这伙人不知是从那来的,五万块钱就想要咱家的三块地,我肯定不肯给他们就天天来这闹,这次还想对依琳下手,还好你回来的及时啊。”

林南山咧了咧嘴,眼神示意林航看看站在一旁的许依琳,也就是林航打小就定下的娃娃亲。

林航撇了眼许依琳,没有多说什么,仍然忙活着处理林南山的伤口。

许依琳长的并不算差,清秀的面容,一对宛如清泉般透彻的瞳仁,柳叶般的弯眉,小巧玲珑的挺鼻,淡粉色的朱唇,身上穿着虽简朴可却带有种清纯的气质,按照外界对美女的评分标准最低也能评个八分。

然而林航在部队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识过的美女数不胜数,自然不会因为许依琳的长相感到震惊,仅仅只是象征性的说道:“你没受伤吧?”

“啊?就一点小伤,没什么大事。”

许依琳打量着林航,突然听见林航问自己,先是愣了下这才回过神来。

“你赶紧去帮依琳处理伤口,我自己能处理这些伤,我先出去买点东西。”

“臭小子,这可是你没过门的媳妇,好好处。”

林南山低声冲林航说了一句,随后起身离去,将独处的空间留给林航和许依琳。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50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