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任纾挽感觉自己像是在看恐怖片, 与同桌停电在教室里弄

任纾挽感觉自己像是在看恐怖片, 与同桌停电在教室里弄

女孩顿了顿,想说些什么,却只听“砰”地一个巨大的响声却突然间吓了三人一跳,任纾挽瞪大眼睛看着突然闯入房间的女孩妈妈,拍了拍胸口,直到这会儿她的心脏还在高频率地跳动着。

“吓死我了,这家人什么毛病啊……”任纾挽轻声嘟囔道,刚才女孩的妈妈根本不是轻轻推开门,而像是用脚踹开的。

女孩的妈妈也许听到了这话,也许没听到,总之她还是满面笑容地对三人以及女孩道:“吃饭了。”

似乎是听到“吃饭了”三个字,女孩疯狂地摇头,全身颤抖着,对她而言吃饭就像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怕吃饭的人……”任纾挽被吓到后脾气不好地又嘀咕了一句,然后鹿锦顾突然捂住她的嘴,目光严肃地看着她,像是在暗示着什么,可惜任纾挽没看懂。

女孩的母亲看向鹿锦顾,似乎是发觉了他用眼神给任纾挽传话的行为,目光有些变味,“其实任姑娘也没有说错什么,有什么事你们当着我女儿的面说没有关系。”

鹿锦顾拉着任纾挽的手大步向前,直接忽视女孩妈妈,身后易言纪一言不发地紧跟着,任纾挽瞪着鹿锦顾,而鹿锦顾只注意到女孩的母亲对女孩责备道:“朋友来了你怎么可以带着耳机呢?来,把耳机摘下来……”

餐桌上的都是肉,各种肉摆在桌子上,在阴暗的环境下让人觉得恐怖,像是野兽的盛典里闯入了几个少年。

再怎么说也要有几个素菜吧。

三个人站在餐桌旁边,等女孩母女过来了才坐下来吃,女孩看着桌上的肉惊恐地瞪大了眼,双腿哆嗦,嘴唇苍白,用惊悚的目光看着面前的菜。

这是一个圆桌,五个人的位置是任纾挽这边三个人将任纾挽围在中间,女孩坐在易言纪身边紧紧靠着他,女孩母亲坐在对面。

好好的一个圆桌被坐成了方桌的既视感。

“吃啊。”见其他四个人都没动筷子,女孩母亲催促道,任纾挽三人尬笑着谁也没敢轻易尝试这些黑暗料理,女孩母亲的目光像一个机器人一般环视面前四人,随后定在了女孩身上,女孩低着头,听着她的母亲说道:“客人比较有礼貌,来,你先吃,这样客人才会吃嘛。”

女孩沉默着,一言不发,女孩母亲的眼神渐渐疯狂了起来,她用高分贝的声音尖叫道:“你吃不吃?啊?”

任纾挽随即看向了女孩,只见女孩依旧低着头,只不过她拿起了筷子,熟练地伸向离她最近的肉,然后放进了嘴里,开始咀嚼起来。

任纾挽感觉自己像是在看恐怖片,四下安静得可怕,抬起头就能看见女孩母亲上扬的嘴角。

 

任纾挽开始觉得,其实女孩患有厌食症的原因可以从母亲这方面入手一下,因为这位母亲看上去的确不怎么正常,相对来说,女孩反倒是正常的那一个。

“该轮到你们了。”女孩的母亲看向了任纾挽三人,笑容像一位慈母,要不是任纾挽砰砰直跳的心脏告诉她前几分钟那位母亲还在用力推门和高分贝地尖叫,她都差点以为这位母亲是个正常人。

“其实我们随便吃吃也可以的。”任纾挽赶紧说道。

易言纪没说话,他用筷子把肉夹起来,然后放到嘴里,咀嚼,再吞下。

鹿锦顾皱眉,他看着易言纪一瞬间有些轻微变化的表情,直觉告诉他,这次的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气氛沉默了,只有女孩母亲笑得很开心,还细心地询问道:“好吃吗?”

易言纪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还行,只要是我不习惯午餐吃那么多东西。而且--这肉有点酸。”

女人的脸有一瞬间的扭曲,然后很快又恢复了笑容,眼神恍惚地掩盖着:“嗯……大概是过期了吧,你可以吃一下别的。”

任纾挽勉强动了一下筷子,看着血红的肉无从下手,女人的笑容越发明显:“快吃啊。”

女孩突然放下筷子,木头和玻璃发出清脆的响声,她捂着肚子猛地冲向了厕所。

她刚才很用力地推开碗,碗与碗之间互相碰撞,撒了一地的肉。

棕红色的酱料从盘子地下溢出,看得任纾挽一阵反胃。

但是她终于得到了解脱,对女孩母亲说道:“我们先过去看看。”随后便离开了餐桌。

女孩冲进了洗手间,而三人则跑到了女孩的卧室。

她把门悄悄打开一条缝,只看见女人也没有再吃饭,而是把饭和肉收拾好,饭倒掉,肉却放进了冰箱里。

她把冰箱悄悄打开一个缝把盘子放进去并且迅速把冰箱门关上,似乎是怕他们发现什么,随后还像是发现了任纾挽的目光似的快速地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吓得任纾挽赶紧关紧了房门。

任纾挽注意到,他们家的冰箱特别大,放下两三个人都没有问题,突然她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打了个冷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该不会……刚刚那个肉是人肉吧……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任纾挽原本以为是女孩,但是直到打开房门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如果是女孩,哪有进自己房间还要敲门的?

但是她的动作却更快一步地打开了门,站在门口的不出意料的是女孩母亲。

“能帮忙把刀具理一下吗?我要洗碗。”女人的笑容在任纾挽看来越发的诡异,她忙不迭地点头。

“好的。”

原本在检查房间的鹿锦顾突然停了动作,走在了任纾挽前面,也不知道是跟任纾挽还是跟女孩母亲说道:“我来帮忙吧,以前经常做这些事。”

任纾挽到了厨房,眼光立即被一把干净到反光的刀吸引了,她拿刀的时候注意到这把刀非常锋利,在手上轻轻地划一下就能割破的那种。

而且……重要的是,这把刀今天根本不像是用过的样子,既然没有用过,那为什么要放在这里?

突然有一只冰冷的手拍了拍任纾挽的肩头!

任纾挽的双眼猛地瞪大,下意识地回过头,放下了手中的东西。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51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