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因为她很特别,所以鹿锦顾现在还记得她 口述激情爱爱详情过程

因为她很特别,所以鹿锦顾现在还记得她 口述激情爱爱详情过程

怎么说呢,这个女孩子长得很稚嫩,打扮也很青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让鹿锦顾感觉她年龄不小,起码也有20岁。

鹿锦顾皱了皱眉,不习惯与人靠这么近,于是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并且心里估算着这个时候任纾挽和易言纪应该已经开始做饭了,他再不回去就赶不上餐点了。

“有什么事吗?”鹿锦顾礼貌地问道,即使他内心真的千万个不愿意还是得听面前这位少女讲下去。

万幸的是,就在人家即将开口讲的时候,突然一直手措不及防地搭上了鹿锦顾的肩膀,少女也错愕地抬起头,鹿锦顾回头发现是白铭。

白铭年近三十还是未婚,就是因为太皮了,跟鹿锦顾他们来往的特别友好,毫无架子,这也是鹿锦顾常常找他帮忙的原因。

“安冉啊,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跟小鹿同志说几句话。”白铭郑重其事地说道。

白铭这么一说,鹿锦顾倒是想起来了,当初他去参加学术演说,台下有一个反驳自己观点的女孩子,好像就是叫安冉,因为她很特别,所以鹿锦顾现在还记得她。

当时他在现场三观简直要被这个少女给掰弯过来了,但是后来他再三确认了资料,发现自己说的完全是对的,而安冉讲的不过是带了点技巧的错误答案罢了。

“想什么呢?人家已经走了。”白铭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使他回过了神来,看见安冉已经走了,鹿锦顾有些失望,如果她在,还可以好好确认一下,他想嘲讽当初那个安冉很久了。

见鹿锦顾又要出神,白铭叹气道:“刚刚看你后退还以为你不想跟人家说话,这才来解救你,没想到啊……英雄难过美人关。”

“她美吗?”鹿锦顾嗤笑一声,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安冉全名叫秦安冉,今年也是大二,而她现在的打扮让鹿锦顾难以接受,于是勉强说道:“最多算得上可爱吧。”

“你可得小心点她,她一来就把法医组的男人们迷的神魂颠倒的,而且她比那些男人都可怕……她可以看着尸体吃饭,更重要的是她啥都吃,虫子也吃,简直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女人。”白铭想起来都心有余悸,“她只是大二来实习的,不过成绩还不错,也是有背景的,估计再过个几周就可以走了,你……”

“白……白警官。”

白铭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小警官打断了,两人的目光齐齐朝他看去,小警官道:“之前拿菜刀上街的那个少年……他死活不肯去精神病院,而且他还没伤人,我们也没办法强制送他去,这该怎么办啊。”

“既然得了病,就得找心理专家啊。”白铭笑着,但是这笑怎么看怎么恐怖,鹿锦顾心里咯噔一跳,随后便听见白铭说:“小鹿同志啊,轮心理专家,我认识的人可都不如你呢,我知道你们三人不嫌事多,你看,这个忙……”

鹿锦顾知道自己要是拒绝就能听到白铭警官事先就准备好的长篇大论,于是无奈地举手投降道:“我帮,我帮!”

小警官看了看鹿锦顾,又看了看白铭,最终说道:“关于那个少年我们了解的也不是很齐全,他只给了我们一个电话,让我们联系他,我把电话给你,你问一下他有没有治疗这方面的意向……”

随后三个人便去了信息组的工作室,幸好白铭没有为难他,鹿锦顾取了所有资料后就回家吃饭了。

虽然白铭没有要求鹿锦顾当着他的面联系那家人,不过白铭却在鹿锦顾回家之后疯狂打电话给他,不停地问他联系那家人了没有。

鹿锦顾倍感无奈,只好拨通了电话,但是没想到接电话的是个男孩,听声音还挺稚嫩的。

“我可以接受你们的心理治疗,费用会在治疗结束后我观察效果再支付。”这个叫做王佐络的男孩说道。

听说他的第二重人格是杀人狂,而且他父母完全不知道他的状况,鹿锦顾并不清楚会不会因为这次任务受伤,所以拿捏不好该不该过去。

在吃饭的时候他把这件事拿出来跟任纾挽和易言纪分享,易言纪因为之前那个女人被害妄想症的事也担惊受怕了好久,再加上一号支付给了他们不少的费用,够他们用一段时间了,所以不提倡接下这个单子。

但是警方那边又催的很紧,听说易言纪不愿意参与他们又给易言纪讲了一系列的长篇大论。

再加上任纾挽也被白铭那边烦的不行,于是三个人在餐桌上讨论了一下,决定还是接下这个单子。

“我们是过去治疗的,又不是过去被人杀的,做到比平时面对病人更细心一点就好了吧。”任纾挽犹豫地说道。

于是就这么一锤定音,两方决定在三天后赶往那边进行治疗。

这个双重人格被他们称为二号,原本鹿锦顾要求警方配置几名警员跟随他们一起去治疗,毕竟双重人格的治疗需要很长时间,而治疗过程中会不会出现第二重人格谁都很难说。

但是最终在白铭的安抚下,答应鹿锦顾他们,只要鹿锦顾一个电话他们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鹿锦顾才善罢甘休。

第六章 双重人格

那天早上六点半,他们准时在二号家门前集合。

二号住的是一个很大的套房,是用欧式风格装修的,很漂亮。

这时陆陆续续出来四五个人,当中两个一男一女是家长,剩下三个都是孩子。

互相打过招呼后,女子身旁的男人发话了。

“上车吧,现在我们出发。”穿休闲服的男性说道,他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与身边的女子十分登对。

任抒挽点头,直到坐在了车上,她才有空去注意身旁的三个孩子。

女子转头看见任抒挽在打量着三个孩子,她便指了指三个孩子中正在玩手机而且年龄最大的那个,“他是我大儿子,叫王佐络,去年高中毕业,现在在一所一本大学上课。”

那个男生看起来很阳光也很懂礼貌,对任抒挽微笑点头示意后就继续看手机听音乐。

任抒挽仔细一看坐在阳光男生身边的那小男孩,他大概初一初二左右,长得和他哥哥一样刚毅,棱角分明,五官很端正,皮肤呈小麦色,个子高,很强壮。

“这是我小儿子,叫王臣炜,也是你们治疗的对象,今年初二,他身边的孩子是他的同学,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叫周黎。”女子继续介绍。

他身边的少年皮肤略白,气质淡雅,有很浓的书生气息,戴上一副金丝眼镜更显他的俊美和儒雅。

二号一直保持着沉默状态,这倒是跟警察描述得一致,而名为周黎的那个男孩一直在逗他开心。

任纾挽坐在那女子身边,所以能听到女子跟她轻声交谈:“这种病治好的几率是多大啊。”

任纾挽不确定地摇摇头,看了一眼二号,“这个得我们检查过他的情况才能确认,应该在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上下浮动。”

“其实我在听说他有双重人格的时候我也很惊讶。”女子说道,“因为他从来不在家里犯病,周黎见过两次,但是都没拦住,听周黎说,他害怕得只是跑。”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二号的情况,发现二号在家人面前非常正常,任纾挽听完后感慨道:“也许是因为在家里能令他放松,所以不那么容易犯病吧。”

而且二号是寄宿学校的,学校离家远,加上学业繁忙,有时周末也不回家,比他上大学的哥哥回家的时间还要少,难怪他的父母对于他的这个情况一无所知。

“到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到了一个小森林前面,这个山上有公路,所以直接开到了这里,前面的路上有标注禁止开车进入,几人就只能走进去。

幸好森林不是很大,走了半小时不到就看到了出口。

“前面居然还有吊桥啊……”任纾挽皱眉,“为什么选择这么隐秘的别墅呢?万一下雨了这里很难走的。”任纾挽看了看已经乌云密布的天空,叹了口气。

夫妇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说:“其实这不是我们选的,阿臣喜欢这个地方,所以我们选了这幢别墅。”

所幸的是所有人当中没有人有恐高症,能看得出二号很喜欢这个地方,但是他走的很慢,几人之中只有周黎很有耐心地跟在他的旁边,而任纾挽三人还在跟他们的家人了解具体情况。

虽然他们从家人这里了解到的不多,基本没有,任纾挽想着,有空还是要去问一下周黎,毕竟他们两个的关系好,周黎还见过他两次发病呢。

“阿臣小心!”听见一声惊呼,同时回过头,只见二号半个身体趴在桥上,王佐络拉着他的手,下面就是波涛汹涌的江面!

江水是接近黑色的,很脏,再加上快要下雨的样子,显得更加恐怖,光是看着就胆战心惊,毕竟谁也不知道下面会有什么东西。

“快来搭把手!”王佐络因为紧张而吼叫道,“他太重,我拉不住了!”

鹿锦顾连忙走过去,却因为体重的缘故让桥塌得更快,“吱咯”一声,王佐络周围的桥也塌陷了下去!

“你别过来了!”站在王佐络旁边一直被忽略的周黎说,“我来拉!”

鹿锦顾他们原本都认为,周黎绝对不会把他拉起来的,毕竟他看起来就很瘦弱的样子。

可是周黎居然好像轻轻一拉,就把他们两个都拖了上来!

“轰隆隆!”

一声惊人的雷响,将八个人都吓到了。

“要下暴雨了!快走!”周黎冷静地看了天空一眼,然后命令道,“在十五分钟内到达别墅!”

众人不敢迟疑,都使出全身力气冲向别墅。

很快,别墅就近在眼前,别墅看起来很古老,也是属于欧式风格,只是周围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枝叶攀爬着,别墅里一片漆黑,在闪电和风雨的夹杂下仿佛一座被遗弃的孤堡。

“哎……有没有注意到,周黎似乎太冷静了?”鹿锦顾在跑的过程中回头问任纾挽。

任纾挽回想了一下当时周黎不符合他这个年纪孩子的理智,以及仿佛已经很熟练的发号方式,皱眉摇头道,“不会吧,他看上去就博学多才的样子,应该知道的很多,这个也不足为奇。”

“嗯……”鹿锦顾低下头没再说话,内心却仍然疑惑。

他们到达别墅后,因为感受到了淋了暴雨后的衣服粘在身上的不适,便开始安排房间准备换身衣服。

“轰隆隆!”

这一声惊雷没有刚才那声响,不过这道雷声夹杂的闪光将天地间的万物都失去了颜色,暴雨下得更猛烈,狂风几乎要把一棵大树拦腰折断。

“大家先回刚刚安排好的房间吧!”

之前安排好的是鹿锦顾和易言纪一个房间,任纾挽一个房间,二号和王佐络一个房间,周黎一个房间,夫妇一个房间。

八个人立刻上去换衣服,换完衣服后,其他人则在客厅看电视等待晚饭,任纾挽三人在书房里开始给二号的病情做一个了解顺便进行第一次治疗。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51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