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你是不是早就对我怀恨在心 谢董撞击着孟雨泽

你是不是早就对我怀恨在心 谢董撞击着孟雨泽

沈清婉心里再次敲响警钟,叮嘱自己尽快进入到现在的身份里,硬是逼着自己扯出一个微笑,“爷爷,不要担心,我也没有感觉到疼。”

感觉到身后寒气的消失,沈清婉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但心里却想着,等她把蓝家拿回来,一定得给顾溟沨点颜色看看。

老爷子笑着点头,又拉着沈清婉说了半天的话,才放她离开。

走出主宅,沈清婉有些烦闷地一脚将门口放着的名贵花卉给踹了出去,花盆连带着花都呈抛物线飞了出去。

顾溟沨在沈清婉身后不远处,幽深的眸子打量着她。

这一脚可是足足七八米远……

而沈清婉这时候也意识到了问题,微微侧头,眼角的肌肉都开始跳动,她捕捉到了顾溟沨那束探究的目光,还有无形散发出的凛然之气。

就在这时候,哎呦一声从前面传了过来,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四十多岁女人,一瘸一拐地找了过来。

刚才沈清婉踹飞的花卉正砸在她的脚上。

“丑八怪,原来是你,你是不是早就对我怀恨在心?想砸死我?”

说着,她就朝沈清婉抡过来一巴掌。

在这一刻,沈清婉自信有一百种方法能躲过去,甚至没等她巴掌打过来,就能瞬间扭断她的脖子,可是然后呢?她的身份还能藏得住吗?

所以在下一刻,沈清婉绷紧的肌肉又放松了下来,啪的一声,她硬生生的挨下了这一巴掌。

沈清婉拇指轻轻抹过嘴角,擦掉一丝嫣红的鲜血,真是好久没有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这感觉还真是不太舒服啊!

她的记忆中有这个女人,是顾老爷子的三儿媳妇齐敏,尤其齐敏生的是儿子,也是顾家继承人的竞争人选,平日里就张扬跋扈,更是见不惯领养来的林清婉。

齐敏目光鄙夷地打量了她一眼,“你这个丑八怪怎么又回来了,怎么不继续去追你的大明星了,你这张丑陋的脸和那个人一样,每看到一眼就让我感到恶心。”

“你说的是二哥吧?”沈清婉心里清楚这些顾家的子孙都在嫉妒顾溟沨,顾老爷子也是最器重他的,也最有可能成为顾家的继承人。

她缓缓勾起了冷笑,“三伯母,我二哥就算那半张脸毁容了,但身上毕竟流着顾家的血。而不像三哥,我好像听说他可不是三伯父的种,是你在外面偷人偷来的,他身体里可没有顾家的血脉。”

以前的沈清婉不受管束,成天游手好闲,倒是在顾家听到了不少的秘密。

“你这个丑八怪简直是在胡言乱语,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齐敏的脸色已经变了,虽然林清婉成天疯疯癫癫的,她说的话也没人相信,但是如此下去,说不准就会被有心人拉去查证,所以她要好好地给林清婉一个教训吃吃,让她以后再也不敢去说。

齐敏朝着林清婉就扑了过去,林清婉心里其实有些焦急,她相信刚才自己的话已经被树荫下的顾溟沨听到了,再不过来帮她,她就真的又要被齐敏白欺负了。

她已经看到齐敏那只肥手在眼前放大,凶神恶煞地大喊着,她忍下胸腔涌动的暴戾,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原以为真的又会挨上一巴掌,但这时候,冰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三伯母,这是在干什么?”

要落在林清婉脸上的巴掌停了下来,齐敏还有林清婉都是扭头看过去,只见顾溟沨斜插着裤兜而来,目光如寒星般冰冷,周身的戾气在不断地肆虐。

齐敏皱起了眉,因为顾溟沨的半张脸毁掉了,连她都有些不敢直视,挪开目光哼了一声,“凕枫,你来的正好,要好好管管这个不懂事的丫头,竟然拿花盆打我。以下犯上,我看就应该把她先关起来。”

顾溟沨没有接话,只是微微挥了下手,管家周叔小跑过来。

“领老三去查一下DNA!”就这么一句话,就让齐敏惊愕在原地,他竟然把刚才的话都听到了,而且还相信了林清婉。

“凕枫,你怎么能相信林清婉这个死丫头的话,我们家老三可是你的同族兄弟啊……”

齐敏焦急地开口,但是顾溟沨已经不耐地摆手打断,拉起了林清婉的手,从齐敏身边径直走过。

他扫了一眼林清婉脸上被齐敏打的巴掌印,又扭头对老周命令道:“从今天开始,三伯母的月奉减半,禁足家中。”

齐敏惊呆了,朝着顾溟沨怒吼道:“你没有权利这样做,我要去告诉老爷子。”

管家周叔在她身边微微欠了下身子,“三太太,您忘记上次开的家族会议?老爷子已经把家里的事情放手交给了二爷,他的话就代表了老爷子。”

齐敏如同当头棒喝,脑子轰的一声呆在了原地,只是罚了月奉和禁足家里还不可怕,可怕的是如果一旦查明她家老三不是顾家的子孙,凭着顾溟沨的狠辣,她们母子两个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53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