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大手覆上椒乳 ,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大手覆上椒乳 ,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众人听到他这话不只没有收敛,反而讥笑的更加厉害。

“真是笑死人了,吹牛连点常识没有,不知道普卡最高额度只能开到五万吗,额度再高,银行直接就给开金卡了!”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个无业游民也能开到十万的额度?痴人说梦!”

“我一个公务员也不过才六万的额度!”

他们说的没错,一般像这种十万额度的信用卡,银行都是给的金卡,不过程晃知道,林伯行事低调,一直用的普卡,所以额度肯定够用。

服务员本来也有些质疑,但是看到程晃的眼神后,她身子不由一怔,不由自主的把卡接了过去。

因为她竟然从这名穿着普通的年轻人眼神中看到了一股无法抗拒的威严,一种只有在位尊权重的客人眼中才有的威严!

服务员把卡插到POS机输入十万的金额,递还给程晃,程晃将林伯所说的密码输入,POS机凭条口顿时“吱”的跳出一张凭条。

整个大厅刹那间鸦雀无声,原本讥笑程晃的众人顿时目瞪口呆,惊诧万分。

这个废物竟然真的持有额度这么高的信用卡!

尤其是刚才讥讽程晃最厉害的许浪和孙斌夫妇,脸色陡然难看无比,宛如吞了一大口苍蝇!

韩立邦夫妇和柳清清则有些意外,他们也不知道程晃何时倒腾到了一张额度这么大的信用卡,不过当着众人的面儿,他们也没直接问,不管怎么说,程晃这次倒也算保住了柳家的颜面。

“谢谢您,先生!”

服务员冲程晃甜美的一笑,递给程晃一支笔,程晃随手在凭条上签上了自己现在的名字,林伯看到后便知道是他消费的。

“程晃,这张卡是不是你偷来的?!”

许浪突然上前一步,怒声质问道,“你没有任何的工作和收入,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高额度的信用卡?!”

“盗刷信用卡不用坐牢吗?!”

程晃淡淡的瞥了许浪一眼,语气有些讥讽的说道,“你真是公司的老板吗?连这么蠢的话都问的出来?!”

“你!”

许浪一时间被气的胸口直疼,我擦,两三年没见,这小子变得这么狂了吗?

他恨不得立马手撕了程晃,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发作。

“程晃,你怎么说话呢,有没有点礼貌,还不快跟人道歉!”

韩立邦沉着脸冲程晃呵斥了一声,不向着程晃,反倒维护起了许浪,他刚才也看出来了,女儿这个同学家境不一般,自然要保持好关系。

程晃低了低头,没有说话,心中不免有些酸涩,明明是许浪先出言奚落,自己凭什么要跟他道歉?!

“程晃,我让你道歉!”

韩立邦见程晃没说话,顿时有些恼怒。

“怎么,程晃,你吃韩伯伯的,喝韩伯伯的,到头来连韩伯伯的话都不听了吗?!”

许浪昂着头,满脸得意的说道。

“程晃,你聋了吗?你爸让你跟阿浪道歉!”

李淑芬也沉着脸呵斥了程晃一声,丝毫不避讳眼前的一众亲友。

而一帮亲友则笑盈盈的在一旁看戏。

程晃紧紧的咬了咬牙,虽然不甘心跟许浪这么一个小人物道歉,但是不想柳清清三年第一次回来就闹得不开心,所以最后还是选择妥协,开口道,“对……”

“阿浪,你要觉得心里不舒服,我代他向你道歉!”

未等程晃说完,柳清清突然开口冲许浪说道。

许浪闻言微微一怔,有些意外,显然没想到柳清清竟然会替程晃说话,足足愣了数秒,才急忙摆出一副大度的样子笑道,“道什么歉,我跟他开玩笑呢,我可没那么小气!”

程晃也不由有些意外,神情惊诧的望向柳清清,他也没想到在所有人都等着看他难堪的时候,开口维护他的竟然是三年未见的柳清清。

程晃胸口一热,往昔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三年前他初到柳家的时候,柳清清也曾同样如此维护过他。

不过柳清清仍旧面色冷淡,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开始招呼着宾客上楼用餐。

韩立邦夫妇见女儿开口,这才没再继续为难程晃,冷哼一声,转头冲许浪热情道:“走,阿浪,我们上去吧!”

说着便引着许浪上楼,留下程晃独自站在原地,仿佛许浪才是他们的女婿一般。

程晃早已习惯了岳父岳母对自己的冷漠,也不以为意,抬脚跟了上去。

因为人多,所以包间里分了两张足以容纳二十人的大圆桌,柳清清坐在左侧的主桌上,韩立邦夫妇坐在柳清清的右手边,而许浪率先厚颜无耻的坐在了柳清清的左边,看到程晃进来后也没有丝毫让座的意思。

“程晃,坐这里!”

李淑芬冲程晃招招手,叫着程晃坐在自己身旁,接着压低声音冲程晃冷声道,“还记得我在家跟你说的事吗,今天你就是下跪,也得帮清清把钱筹到手,否则这个家你就不用回了!”

程晃面色坦然,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酒菜上来后,众人跟柳清清聊天叙旧,谈论以前的一些趣事,其中尤其以许浪最为活跃,有说有笑的讲着他跟柳清清在大学里的那些事儿,搞得好像他跟柳清清关系多么亲密似得。

而韩立邦夫妇却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笑盈盈的时不时附和许浪,神情间满是讨好之意。

不过柳清清态度倒是冷淡的多,面色阴郁,显得心事重重,见饭桌气氛正酣,下了下决心,接着端着酒杯站起来,冲众人说道:“谢谢各位亲朋好友能赏脸光临今天的午宴,我敬大家一杯!”

说着柳清清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光,拿过酒瓶再次倒了一杯。

“清清,不用客气,都是自家亲戚,应该的!”

“就是,你回来了,我们当然得过来!”

“老同学了,客气啥啊!”

众人热切的回应道,也端起酒喝了一口。

柳清清有些欣慰的笑了笑,继续冲众人说道,“大家应该也听说了,我的公司最近遇到了一些资金方面的问题,所以这次回来,就是希望大家能帮我一把!”

她话音一落,在座众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下来,一时间有些面面相觑,谁都没有答话。

关于柳清清公司的问题他们确实也听说过,知道柳清清面临的资金缺口很大,起码需要几百万,并且就算把资金缺口堵上了,后续仍然会有一些风险,所以他们自然不敢轻易接话。

看到众人的反应,柳清清心里顿时涌起一丝失落,她料到了借钱不会那么顺利,但是没想到大家态度会这么冷漠。

韩立邦夫妇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无踪,神情顿时紧张了起来,要知道,能否借到钱,可关乎女儿公司的生死存亡啊。

他们没想到,两大桌子上二三十号人,没有一个人开口,就连刚才最活跃的许浪竟然也没有吭声。

“大家放心,钱我不会白借的,我会给大家足够高的利息,并且等公司再次实现盈利之后,我还会分给大家额外的红利!”

柳清清紧紧的捏着白皙的手掌,面色诚恳的冲众人说道。

“我也帮清清担保,要是有个闪失,我们家砸锅卖铁也一定还给大家!”

韩立邦赶紧站出来替女儿做担保。

“是啊,大家就看在我们都是亲戚朋友的份上,帮清清一把吧,就算我求求大家了!”

李淑芬也低声哀求了一句,接着拿手捅了捅程晃,示意程晃可以下跪祈求了。

但是程晃宛如一尊石像般坐着动也没动,眉头微蹙,似乎若有所思,李淑芬不由加大了一丝力道,不过程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气的李淑芬鼻子都歪了。

“不是我们不帮忙,是我们手头也紧张啊!”

“对啊,我们也难啊!”

“要是有钱,我们怎么会坐视不管!”

一帮人立马哭起了穷,而先前在一楼大厅的时候,他们才刚刚互相炫耀过各自的工作和资产。

柳清清神色一黯,眼中闪过一丝浓重的失落甚至是绝望,要知道,现在的她已经走投无路,该借的都借过了,现在这帮亲友是她最后的希望,但现在,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看到伤心的柳清清,程晃心里不由有些心疼,作势要开口,但是此时许浪突然站了起来,冲柳清清朗声一笑,说道,“清清,你别急着难过啊,我这不还没说话吗,本来我想着你跟大家借完之后帮你把剩下的补上,但是既然大家手头都有些紧,那全部都由我出就是!”

柳清清听到这话身子一震,望着许浪的眼中又是惊喜又是感激,甚至眼眶都不由有些微微泛红,没想到在危难之际,一个一直被她冷淡相对的普通同学竟然会借她这么多钱!

“哎呀,太好了,阿浪啊,你这可是救了我们柳家一命啊!”

韩立邦顿时兴奋地满脸放光,特地起身走到许浪身边,用力的跟许浪握了握手,感激不已。

“阿浪,能够交到你这样的朋友,真是我们清清的福气啊!”

李淑芬也感动的热泪盈眶,语气中说不出的感激。

“徐总牛逼啊!”

“看到没,这就是实力!”

“我早就说嘛,有徐总在,那还用得着我们帮忙!”

几个大学的同学立马拍起了许浪的马屁,柳家的一众亲友也跟着连连附和,轮番起身跟许浪敬酒,因为许浪这一举动也算替他们缓解了尴尬。

许浪昂着头接受着众人的夸赞和敬酒,满脸的春风得意,他故意压到最后才站出来帮忙,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只有柳清清走投无路之际,他的帮忙才显得尤为珍贵!

等众人都敬完酒之后,柳清清也主动动起身给许浪敬酒,眼神明亮的望着许浪,无比感激道:“谢谢你,阿浪,谢谢!”

“清清,你跟我之间还提什么谢不谢的啊!”

许浪一摆手,洒脱一笑,“你有困难我不帮忙谁帮忙啊!”

他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瞥了一旁的程晃一眼,显然是在暗暗讥讽程晃没用。

“对了,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小礼物!”

许浪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转身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摸出一个烫有金字的紫色绒布小盒,递给柳清清,笑道:“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是君许珠宝首席设计师刚刚设计的一款新款钻戒,看着挺好看的,我就给你带来了!”

说着他便把盒子打开了,只见盒子中嵌着一枚明灿灿的钻石,从钻石的体积来看,重量足足在两克拉以上!

“嚯!”

桌上的众人看到这枚成色极好的钻石后不由发出了一阵惊叹,另外一桌的人也都伸直了脖子往这边张望过来。

“看这个头,得有两克拉吧?!”

“个头倒是其次,主要是牌子,云海的君许珠宝啊,堪比港澳大牌的珠宝品牌啊!”

“听说他们家只出精品,同样款式的钻石要比别家贵得多,看这个头和做工,起码得有一二十万吧!”

“这么贵的钻石说送人就送人,真豪气啊!”

众人只顾着夸赞许浪手里的钻戒,完全忽略了,许浪作为一个男人送钻戒给有妇之夫,其实是别有用心。

君许珠宝?

程晃闻言不由挑了挑眉毛,这不是自己家旗下那家珠宝公司吗?!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ren/3255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