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看着安晓身上穿的用的比她好上多少,粉红娇嫩的阴唇翻进翻出

看着安晓身上穿的用的比她好上多少,粉红娇嫩的阴唇翻进翻出

“就是!”安玲附和地点了点头,看着安晓身上穿的用的比她好上多少,就越发的不满,“要不是当年我爸我妈大发大悲留你在家,你早就饿死街头了。哪里还能够住在这个地方?没想到你这人非但不感恩图报,还如此忘恩负义,你对得你自己的良心吗?”

“你家?”安晓冷眼睨着她们,“若是我没有记错,两位还没有进到安家之前,安家的女主人是我妈吧!是我妈去世后,二位才进来的!不知您二位有什么资格说那句话?我不想在这里跟你们多费唇舌,说吧,你们来找我是为了做什么?”

若是平常,黎友清哪容得了安晓同她这么说话?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鉴于现在有求于她,她忍耐住脾气道,“你爸这次做生意亏损了一千多万,现在家里没钱了,你现在就转那么个三,五千万给我,让我拿回去周转吧!”

末了,她又添了一句,“你放心,我拿到钱之后便立即走人,绝对不会在你这里浪费多余时间。别说你不愿意见到我,我也不愿意见到你!”

“三,五千万?”安晓便被气笑了。一年前,她才拿过一千万给他们,而现在才过去那么短的时间,她们居然又来问她拿钱。别说这钱她没有,就算是她有,她也不会平白无故的给她们那么多钱,还让她们来尽情羞辱她。

安晓本想看着她爷爷临终之前的交代,不想与她们计较,却不像这一个个趾高气昂的,就好像她欠了他们几百万似的。语气当即也冷了几分,“你们找错人了,我没有这么多钱。”

“你肯定是没有,你当医生能赚得了几个钱?”黎友清嗤笑,就她那点小钱她还看不上,“我的意思是,你老公叶北宸那里总会有的吧?你别跟我说,你跟他结婚了这么久,连一分钱也没有从他身上拿到吧?”

安晓贴好系好高跟鞋站起身,驮着脚一步步往门口走,声音冷冽清然,“我说没有就没有。你们若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现在在举办宴会,我先下去了,两位慢走我不送。”

“安晓,你什么态度?你别给脸不要脸。”安玲本就对安晓不满,瞧她这般目中无人,心中的怒火咻地一声便燃烧了起来,她快步走到安晓的跟前,抓住她的手腕,扬手便欲给她一个耳光。

安晓眼眸猛地一厉,攥住她挥下的手,反手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啪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这空旷的卧室分外响亮。

安玲从小到大欺负安晓惯了,从来对她都像是一条狗一样使唤,她不敢想,几年不见的安晓居然还敢打她了。

她眼圈微红,一跺脚,就跑到了黎友清的跟前,拉着她的衣袖,哭泣道,“妈!你看安晓那个贱人,她居然敢打我!”

安晓顿住脚步,侧身望着她,冷笑,“打你又怎么样?再让我看到你嘴巴吐出的话不干不净,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安晓,我本来想给你留点面子,这可是你逼我的。”黎友清挡在安玲的面前,寒声道,“你就不怕我告诉叶北宸,你以前干的事吗?你做的那些破事我都知道了,那叶吧的陪酒女黄姐你还记得吧?听说你跟她关系匪浅,曾经她还给你介绍过几笔大生意呢!是去陪酒,还是去陪睡啊?”

“你说我若是将这件事告诉叶家,告诉今晚来的宾客,她们还能让你待在叶家做叶家的少夫人吗?那叶家的老太太还会这么喜欢你吗?对了,还有那叶北宸,你说,她要是知道他的老婆曾经是个人尽可夫的陪.酒女,他还会继续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让你待在他家吗?”

随着她的话落地,安晓精致的脸逐渐泛出微微苍白,她十指紧紧地攥在一起,没说话。

黎友清知道说到了她心坎里去,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扩大了,她从包包里拿出张写好银行卡号的纸条,轻蔑道,“我给你三天考虑时间,你若是想好,便将这钱转入我的银行卡上。”

“对了,”似乎想起什么,她又道,“这户名是我的名字,三天之后,我若是还没有看到这笔钱到我账上,我便让你安晓在A市在叶家甚至在你所在的医院都抬不起头了,安晓,你知道我的,绝对说一不二。好了,我与安玲也该走了!近期我这脸上的皮肤干燥的很,我瞧着你化妆台上那些瓶瓶罐罐颇和我意,我便也一同带走了。”

黎友清朝安玲使了个眼色,安玲立即眉开眼笑,又补了一句,“还有衣服。”然后,就不知从哪里找出个袋子,将安晓的衣橱里面能带走的衣服全然装进去,然后又那化妆台上面的那些瓶瓶罐罐装了起来,两人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出去。

直至那刺耳的门关上,安晓才闭上了眼。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58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