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卓清扬就给了他一巴掌,将他打得再次陷进山石内。

卓清扬就给了他一巴掌,将他打得再次陷进山石内。

G省,大青山,山顶茅屋。

“老家伙你说什么?明天就要赶我下山,目的还是结束我的初哥之身?”屋前,一名粗布青衫的青年向一个干瘦的老头跳脚怪叫起来。

干瘦老头背手远眺,一副高深莫测范:“不错,臭小子,不知不觉你已经十八岁了,此次任务重大,事关无数生灵的命运!”

“卓老头!我的初哥之身跟无数生灵有个毛关系啊?给我一群女人让我制造一个民族吗?”刚刚还愤愤不平的白玉京,转眼之间就满脸猥锁笑容。

卓清扬一巴掌拍在白玉京的脑瓜上骂道:“你小子狼性得狠,正经不过三秒,明天给我滚下山去,省得老夫看见你这色胚就想一拳轰爆你!”

“嘿嘿……老头!你这么说是意味着我不必再保留童子之身了?不会影响到我修练功法了?”白玉京一脸期待地问。

从小就生活在山上,除了枯燥的修练之外,就是被卓老头整天要剥削奴隶一般地压着他翻地种菜,挑水浇灌,还美其名曰为是了他的修练,死老头懒都能懒得那么正义凛然,也真是够了。

“小子,你知道为什么你一直卡在炼气巅峰境界而三年无法寸进吗?”

白玉京闻言,马上就有了暴走的迹象,拽着卓清扬用威胁的语气说道:“看样子你知道我一直突破不到筑基期的原因啊!你故意隐瞒着不告诉我是几个意思?你今天要是给不了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就把你的胡子拔光!”

卓清扬当胸一拳将白玉京击飞,重重地撞在石壁上,整个身子都陷进石头里了:“小崽子,毛都还没有长齐就想威胁老夫,皮痒了是不是?”

白玉京从石缝里一边钻出来一边嬉皮笑脸地说:“我亲爱的师父!你就告诉我到底要怎样才能突破到筑基期好不好?”

“之前我不告诉你,是因为你的根基没有打牢,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了。你乃是极阳之身,修练的功法又是轩辕御龙诀,是一门极为刚阳的功法,所以现在你体内阳气过剩,几欲要撑破你的身体,必须得与女子结合,从而达到阴阳调合状态,如此,你的修为方可突破到筑基期。”

白玉京一听,顿时一崩老高:“嗷呜……为了我的修练,我立刻就下山去找一个绝世美女大战三百回合,嘿嘿嘿……”说着,白玉京就要往山下跑。

卓清扬一脚将他踢飞到一株大树上,骂道:“兔崽子你先别浪,虽说地球灵气枯竭,又是一个末法时代,但隐世门派并不在少数,别以为你有点点本事就能胡天胡地。”

“还有,这是我们轩辕门密宝,名曰无间当铺,它存在于你的识海,又如一个异次元空间,你自己能用意念让你自己或者别人随意进出无间当铺。此宝专供你用来当世人的七情六欲,从而转化为神奇力量提升你的修为。”

卓清扬说着向白玉京一指,顿时就有一道金光射入白玉京眉心。

与此同时,白玉京感觉自己识海当中多了一清晰的画面,或者说多了一个空间,果然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当铺。

他尝试着用意念进入这家无间当铺,蓦地,他的身子凭空消失不见,下一刻,白玉京就完全以真身进入了这个虚幻的异次元世界,他坐在了当铺柜台之上。

“我靠啊!这究竟是个什么邪门的东西,传说当中的须弥世界?”白玉京一脸懵逼地自言自语。

“主人!秋水能为您做点什么呢?”忽然,一人曼妙多姿的身影凭空出现在白玉京的面前。这是一个绝对堪称天姿国色妖娆美女,身材火爆到令人喷鼻血,就如现代那些动漫里走出来的丰满美女,高耸的胸裂衣欲出,水蛇一般的纤腰,挺翘硕大的臀,修长如玉的美腿,再配上精致如画的脸蛋,绝对的是天使的脸与魔鬼的身材融合为一体,真的是令人失魂。

“你……你是谁?”白玉京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个美女不放,疑惑地问道。

“咯咯咯……主人,我是无间当铺的器灵慕容秋水,我可是完全属于你的哟!只要主人有所需要,秋水莫不顺从,特别是主人想要秋水侍寢的话,秋水最为喜欢了,咯咯咯……”

这女子娇笑着就往白玉京的怀里坐来,白玉京顿觉香风扑鼻,温香软玉满怀,小心脏不受控制地扑扑直跳。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器灵简直能满足所有男人的幻想,她就这么容易让自己得逞吗?

白玉京心跳若狂,血气方刚又未经人事的他,顿时就忍不住想要和这个美女器灵大战三百回合了。

然而,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令他很是隔应的问题,无间当铺上一任主人是卓老头啊,这器灵这么豪放,难保她不会跟卓老头有过什么,这样自己岂不是接盘侠,还是接卓老头的老相好,甚至这器灵不知有过多少任主人,那自己……

内心一阵恶寒,白玉京一把将慕容秋水推开:“去去去……你都和卓老头好过了,莫要来害我这个良家美少男!”

“主人?你说的什么卓老头呀?人家不知道呀!”慕容秋水一脸委屈地说道。

就在这时,卓清扬的神念传来:“小兔嵬子,你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无间当铺每换一任主人就会自发生成一个对应的器灵,换句话说我拥有无间当铺时的器灵和你是不一样的,你特么的想到哪去了?真是气死老夫也!”

白玉京大喜过望:“真的?那太好了,哈哈哈……秋水只属于我一个人,那我就放心了,嘿嘿嘿……”白玉京说着就要去搂慕容秋水。

卓清扬的神念又传来了:“死小子!器灵是能吸收你的真气滋养她自身,以你现在的修为,如果真和器灵苛且的话,会瞬间被器灵吸光真气成为废人的。”

“我靠……要不要这么狠的呀?秋水你过来,你这坑主的货,原来你图的是我的力量啊!”

慕容秋水娇滴滴地应道:“主人!秋水可没有要你马上就和人家那个呀!人家会等到你修为很强大,是主人自己太过猴急了,咯咯咯……”

“好啊!你想占我便宜不说,竟然还挤兑我,看我不打死你!”白玉京虎吼着向慕容秋水扑过去。

“啊……主人你打人家那里做什么?哎呀……主人你别那么用力捏人家嘛……主人你真坏,人家好喜欢呀……”

片刻之后,白玉京红着脸推开了慕容秋水,他是想趁机占占小便宜的,不料慕容秋水比他还要豪放,连手都探入他的兵器库里了,现这么闹下去,他铁定要为这位不良器灵献身了。

慕容秋水还妖媚地笑着向他缠过来,骇得小初哥慌忙从无间当铺内退了出来。

一出来,卓清扬就给了他一巴掌,将他打得再次陷进山石内。

“色胚子!莫怪老夫没有警告你,在你实力未达金丹境界之前,万万不可和器灵苛且,否则就是修为被废的结果!”

“臭老头!你那一任的器灵也是这么开放吗?”

卓清扬老脸一红:“胡说八道,器灵是应主人而生的,性情也随主人,你这个色胚子的器灵才会这么开放。”

白玉京从山石内弹出来,仔细打量着卓清扬的脸,然后一副洞察一切的样子,背负双手道:“以你这死老头比城墙还厚的脸皮,竟然也能红起来,多半是回想到了和你那位器灵不可言说的事情……啊……”

话未说完,他的身子就被卓清扬一脚踢飞下山。

“臭小子,为师送你一个因果,你此次下山,就去H市找武家,武世荣的女儿年方十八,又是凤体,对你修为有莫大的益处,武世荣欠我一个人情,你就跟他要他的女儿……”

在卓清扬的一大堆唠叨中,白玉京如一只野狼一般飞身下山,扑向山下的花花世界。

……

第二天,从大青山开往H市的中巴车上,这时上来一个红裙如火,轻盈高佻,柔美又性感的美女。

她一上这中巴车,给白玉京的感觉就如一块绝世美玉塞进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盒子,反差太大了。

这绝对是一个祸水级的大美人,足以秒杀时下当红的所有女明星,看她穿着品质上乘的裙子,绝对是出身于那种非富则贵人家,这样的大美人,怎么会上这样一辆破旧颠簸的中巴车?

美女上得车来,踩着高跟艰难地向白玉京座位方向挪过来,到不是她认识白玉京,而是车内只有白玉京身边还有一个空位了。

蓦地,车子一个大弧度的颠簸,美女站立不稳就要跌倒。

白玉京眼疾手快,呼地起身将美女抱在了怀里,哇喔……好香,好有弹性……

“你……你放开我!”美女失声惊呼起来。

白玉京将她抱着往座位上一放,然后理直气壮地说:“我是怕你摔着,小心呐!”

美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又找不到责怪他的理由,刚才要不是白玉京,她的确是会摔倒在车厢内的。

而满车的男人见状,全都在内心羡慕又怨恨地骂白玉京:“牲口啊……”

白玉京才不管那些男人敌视的目光,他的双眼却是盯在身旁美女精致得无可挑剔的脸上。

美,实在是太美了,比起器灵美女慕容秋水来说,虽然身材没有那么火爆,全颜值却是要高出那么一丁点的。

感受到白玉京那色色的目光,这美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做出很生气的样子,将脸转向另一边去了。

就在这时,飞驰着的中巴车忽然一个急刹,满车纷纷向前跌去。

白玉京安稳如山,却一伸手臂,将同样向前跌去眼看就要撞到前面椅子的美女给挡住了。

“哇喔……真大,好弹软啊……”白玉京的手臂挤压着美女高耸的酥胸,内心爽翻了。

“你……你……”美女再度气红了脸,被白玉京如此正义凛然地占了便宜,却半点发作不得,没办法,要不是白玉京这么一挡,她铁定是要撞到前面椅背上,脑袋都要磕出一个大包来的。

众人骂骂咧咧地爬起身来,正要责问司机是怎么开车的,却见前面的公路上横放着一辆面包车,道旁还站着四名手持砍刀的壮汉,就是他们,刚才逼停了中巴车。

“打开车门!快点!”一名壮汉走近中巴车,用刀背敲着车头大吼道。

众人瞬间吓傻了,这是遇上了劫匪啊!在这偏避的山中,被抢了也是白挨,有关部门根本就管不了。

司机也是吓得不轻,不得不将车门打开,逃是逃不了的。

四名持刀壮汉当中有两名窜上中巴车来,满车的乘客一个个吓得缩着脖子,都在打算用身上的财物破财消灾,不去与这些劫匪对抗,保命要紧啊!

但两名持刀垃汉上得车来,目光第一时间就锁定在白玉京身边美女的身上,对其他的人视若无睹。

“哈哈哈……叶飞雪!我看你往哪里逃?你是自己乖乖下车呢,还是等我们哥俩动手?我们的双手已经是饥渴难耐了,哈哈哈……”

其中一名持刀壮汉一脸猥琐地大笑着说,他的目光紧紧地盯在美女的酥胸上,就差没流出口水来了。

这位叫叶飞雪的美女面无血色,战战兢兢地起身,在侧身从白玉京面前挤过去的时候,目光幽怨而又绝望地看了他一眼。

满车的乘客,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两名持刀壮汉将叶飞雪押下车去,直接押往公路旁边茂密的树林。

在这荒山野岭里,四名壮汉和一位祸水级的大美人,其结果可想而知了。

等四名壮汉中的一名将面包车一挪开,中巴车司机急忙一脚油门到底,瞬间冲了过去。

满车的乘客这时纷纷松了一口气,暗赞司机逃得快。

“砰!”

蓦地,白玉京一拳击碎车窗玻璃,身子一下子掠了出去。

“没办法,叶飞雪么?你最后看我的那一眼,让我确认了眼神,你就是我遇上的对的女人,唉!不得不救你啊!”

白玉京向密林之中飞掠进去。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1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