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确实有个聚会需要参加。噗嗤噗嗤在深一点车震

确实有个聚会需要参加。噗嗤噗嗤在深一点车震

“大叔,我这里可是嘎嘎新的人民币啊,难道你就不心动么?再说了,您这东西很明显就是一颗玻璃珠子,要不是我实在喜欢它的形状,还真的舍不得花这五十大元呢,您可快点决定啊,我可还有一个聚会,赶时间呢。”张伟站在小街的一个杂物摊子前,唾沫横飞,正在和摊主大砍特砍。

“服了你了,不就是一个破石头珠子么?都在我这儿磨叽仨小时了!算啦,算啦,碰到你这个瓜娃子,老子算是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没看准黄历!得了,五十元,给你了。”

摊主一副无奈的模样,接过张伟手中皱巴巴的一张纸币,然后将摊子角落里,不知放了多长时间的,形状很不规则的,一颗乳白色略透明的石头递给了张伟。

啊哈?真的五十元就搞定啦?看来,自己这砍价的手段还是太稚嫩啦,下一次,一定要眼神更准,下刀更狠,不把摊主砍崩溃了誓不罢休!

张伟一边向着市场外面走,一边总结着刚才的得失。

张伟是某省府大学的在读生,家乡那边有个十分著名的文物市场,他家离那里很近。

所以小时候,他基本上就是在那里玩耍长大的,耳濡目染之下,也就练出了一点眼力。

虽然大多数的时候并不灵光,但是,偶尔成功的话,也算是能给自己的零钱罐子又增添了一点儿积蓄。

不过,他这次和小贩说的理由,还真的不是信口开河,而是确实有个聚会需要参加。

只是这个聚会就是他们同班同学在临毕业前的一次小聚,倒是和他买的那块说不清楚材质的珠子没一点关系。

面临毕业季,学校对大家其实很是宽松了,只要假条往导员那里一放,甚至连日期都不用写,剩下的,他就都给包办了。

所以,大家欢喜之下,就给了老班一个大菩萨的雅号,这个小名儿也不是没有理由,不说长相,就凭导员那将近二百五十斤的体重和超过四尺的腰围,嘿嘿,还真和那位有些形似的感觉呢。

不过他们的这个专业有些蛋疼。

本来他们学校的牌子也算硬梆梆的一块金字招牌,但是,哲学这个专业还真的挺适合在研究室里进行,至于到了市场的大潮里,就不怎么受人待见了。

这不,张伟的简历都投了三十多份儿了,却全部是石沉大海,一丝回响也没听到,真是白瞎了付给打印社的那二百多元。

好在他平日里还是有些手段,在这大学的几年里,还是让存折上的数字增长了一些的,所以,当班花朵朵打来电话,说是要组织一次聚会,让大家收拢一下散掉的心思的时候,他还是痛快地答应了。

不就是二百块钱么,老子可不是那些临近期末,就恨不得把自己贴在哥们身上的穷懒鬼,咱这里,不缺钱儿!

而且说实话,张伟作为一名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对于在班里颜值确实排得上第一位的朵朵,要是没有啥别样的心思,呵呵,就就只能说他可以进宫了。

只不过,有些心思,还是要放在心里才算保得住脸面。

要知道,朵朵除了班花的名头,还顶着某大五朵金花之一的辉煌桂冠,他要是真的去追人家的话,对手那可就不是本班的那些歪瓜裂枣,而是某大里的所有雄性同学了。

张伟扫货捡漏儿的那个集市,其实和学校所在的地方距离并不近,所以,想要赶回去的话,还真得赶上那趟直达的火车。

“大叔,有硬座没?”

“没得。”

许是被张伟一句大叔给叫恼了,那位留着一脸胡须的售票员满脸不乐意地回了一句。

“那……,站座呢?”

“站票也没得,不晓得这是热门车次么?怎么不去网上早点订咧?”胡子售票员一副你就一山炮的模样。

张伟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冒了上来。

咋的,小看小爷?那就让你看看,别瞅着小爷一身布衣,那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售票员所能鄙视的!

“那就来张软卧吧,我可是知道,这列车到了这里,软卧会闲着很多的。”

张伟歪着脑袋看着那个和他两两相看不对眼的售票员,揣在兜子里的右手抓着手机,就等那个家伙说出“没票”俩字,就立刻打热线投诉,好好地治一治这个没有职业道德的家伙。

胡子售票员却是从他刚才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眼珠子转了转,做出了出乎张伟预料的回答。

“软卧有得啊,看你也是个懂行的,就给你一张中铺吧,好歹能省点儿钱。”

我勒个去,还是小看人啊!张伟这个气。

“不要中铺,给我来张靠近门口的下铺。”张伟将三张红票票递进了窗口,还顺势在售票员眼前晃了一下鼓鼓的钱包。

装比这个事情,一旦开启了,就不能怂,让你看看,老子不是没钱,老子只是节约,懂?

揣着一种已经战而胜之的愉快心情,张伟向着停在铁轨上的车厢走去。

张伟乘坐的这列火车,软卧车厢其实是为那些从始发站来某省游玩的乘客准备的。

因为中间需要大概两天一夜的旅程,所以,软卧车厢里的设施和服务的确都是很高档的。

而且作为高级旅游软卧,这里每个隔断空间里只有相对的上下两层床铺,这让隔断里的空间比起平时那种三层六铺的所谓卧厢显得空间大了好多。

空间大乘客的心情当然就好了,这样一弄,那贵出来的三成票价,也就不是那么刺眼了。

张伟来到自己铺位的时候,对面和上铺都是空的,给他一种自己在坐专列的感觉,这让他感觉自己的三百大元真的没有白花。

老子现在可是坐在几千万上面,还有专职司机,谁有我牛?张伟忍不住自嗨地想到。

放好背兜,张伟躺在铺位上,舒舒服服地打了一个哈欠,这可是比硬座贵了将近四倍的高级玩意儿,要是不好好享受一下,怎么对得起刚才拿出的三张红票票?

随着列车有节奏的晃动,张伟很快进入了梦乡,他可不是那些个将熬夜当成事业的舍友,素有沾床就睡小郎君的美号,这美容觉,他向来都是能多睡就多睡的。

梦里,朵朵竟然主动向他求婚了,天啊,穿着一身白纱的朵朵简直太漂亮了,还有她身上的香味儿,真好闻啊!

然后风云突变,那个叫做莫楚胜的畜牲忽然冒了出来,拿着一根棒球棍,恶狠狠地向着朵朵的脑袋打来。

呀!

梦中的张伟大叫一声,合身一扑,就将朵朵压在了身下,莫畜牲手中的棍子狠狠地落在了他的脊背之上,一下,两下,三下......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3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