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张伟两人站在墙角无人处,嗯呐哦啊太深了要坏了

张伟两人站在墙角无人处,嗯呐哦啊太深了要坏了

看着卢凤强垂头丧气的样子,张伟走上前去,用力的把他拉出了人群。

他和卢凤强曾经是整整三年的舍友。

虽然实习找工作,这多半年来,大家并没有怎么联系,可是三年同吃同住的友谊不是那么好磨灭的。

这个时候看到这个老实人吃了亏,张伟不禁义愤填膺,真想跑上前去,将这个崇洋拜金女狠狠的骂上一顿,但是碍于大家都是同学,他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怒气,只是将卢凤强拉出来了事。

“强子,你可真是个死心眼儿,那个女人喜欢洋鬼子,又不是头一天的事儿了,你说你和人家既不沾亲,又不带故,有啥权利对人家的事指手画脚?这下白吃了一顿排头,该长脑筋了吧。”

张伟两人站在墙角无人处,他压低了声音,对卢凤强说道。

“唉!总觉得她本质不坏,再加上当年的那一段儿,一时冲动了,哥们儿你可不许笑话我啊。”卢凤强这时候倒是有些害羞了。

“一个槽里吃了那么多年草料,你还不知道我,就是心疼你傻啊。”张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傻点儿就傻点儿吧,好歹算是有过故事的人,总比那些白丁的强上一点吧。”卢凤强对待自己,倒是很洒脱,不怕心痛,不怕受伤,皮儿厚得很。

“你呀,,这辈子就这点最没出息。天涯何处无芳草,大丈夫何患无妻?说不定,明天就会有个美女自己找上门来,哭着喊着要给你当媳妇儿,我看你到时候还想不想着那个刘丽。”

“不想,,肯定不想了。就是没有美女上门也不想了。”卢凤强这下子表态倒是挺快,让张伟有些哭笑不得。

这只是聚会中的一小的插曲,面临毕业了,大家都有些放飞自我的意思。

有几个平时胆子很小的男生,在酒精的支配下,大着胆子向心仪的女生说出了爱老虎油,虽然不是个个都成功,但是在这个奇妙的时间段,还真有三对六个人成功的牵了手。

这让屋子里“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的呼喊声不断,惹得旁边的厅里,都不时有人探出头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朵朵算是半个主持人。

另外半个就是聚会的发起者,准富二代赵强。

这是个头脑很灵活的家伙,据说他的爸爸打算等他一毕业,就退居幕后,把家族企业交给这个拥有经商天才的儿子。

张伟坐在同学中间,看了朵朵和赵强在台子上侃侃而谈,一副玉女金童的样子。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之前对朵朵有点儿心思的不是他张伟,而是台上的那个赵强。

青春的冲动竟然代物到了别人的身上,这可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哎呀!一声惊叫,一个平时不怎么起眼的女生摇晃着向地面摔去。

倒霉的是,这个时候离她最近的同学,也有两三米的距离,就是想伸手拉她一下,也是鞭长莫及。

女生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双腿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大家一时都没有了喝酒取乐的心思,纷纷围上来,看那个女生到底怎么样了。

张伟也在其中。

有人打了医院的急救电话,却被告知,最快的一辆救护车也得再等上半个小时。

有人在掐那个女生的人中,但是效果不佳,一时间,大家都不知该如何做好了。

张伟忽然想起来在火车上自己梦魇时的那个美女医生霍青萍,。

那可是中医世家,还是三甲医院的主治大夫,就是不知道人家现在方不方便,这才认识了不到半天,就这么唐突地找人家帮忙,有点莽撞啊!

不过,看着女同学躺在地板上十分凄惨的样子,他心中侠义的部分占了上风。

掏出霍青萍送给他的那张名片,张伟毫不犹豫地把电话打了过去。

大概十几秒,一张宜嗔宜喜的漂亮脸庞出现在了张伟的手机屏幕上,那边霍青萍用了视频模式,大概有验明正身的意思。

张伟连忙也把通话模式改成一致的模式,然后急匆匆地说道:“霍医师,我们这里有个同学忽然摔倒了,然后昏迷不醒,我们做了简单的救治,但是效果不行,救护车还得有段时间才能到呢,您能帮帮我们么?我是张伟,火车上您给了一针的家伙。”

一口气把这些话说完,张伟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大口地呼吸着紧缺的氧气。

“把镜头对准她,我先看看情况。”

张伟跑过去,推开了一个想做人工呼吸试试的男生,将手机的摄像头对准了那位女生。

“霍医师,您看看,就是这个样子。”他拿着手机在女生跌倒时摔到的地方缓慢地移动着,帮助对面进行诊断。

“情况不是很好啊,她昏迷了有多长时间啊?”

霍青萍不愧为三甲医院的主治医师,只用了不到二分钟的时间就做出了初步的诊断。

只是困难依然存在,这里是酒店,在这个时段,能够到达这里的医生最快也得半个小时之后呢!

“咦?你们是不是在小鸣人居啊?”霍青萍突然惊喜地说道。

张伟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那就好了,我就在附近,你们不要再乱弄了,就让她躺在那里,我五分钟内必到!说下你们的房间号。”

霍青萍并没有立即挂了电话,张伟注意到,她耳边的发丝突然飞扬了起来,

这位美女,正在跑步向着这边赶过来!

他连忙把房间号发了过去,然后先行关掉了电话。

大约五分钟,霍青萍真的出现在了等在宴会厅门口的张伟眼前。

这个时候的霍青萍只穿着一身很简约的运动衫,但是配着她那张因为急促跑而有些涨红的小脸儿,还是把张伟给惊艳到了。

“快点吧,那个病人在哪里,我去看看。”霍青萍貌似也很急性子,扯着张伟的袖子直接进厅,要在第一时间看到那个摔倒的女生。

把脉,晃眼,摸骨,测心,一连串儿眼花缭乱的操作之后,霍青萍从护腕夹层取出了三根银针。

“一会儿可能会痛一点,你们帮我按住她,否则要是偏了,那可就出大问题了。”霍青萍看着张伟和另外几个挤在前面的男生说到。

上下四肢,再加上头部有霍青萍,这个女生被控制得结结实实。

霍青萍面色严肃,一只左手将那个女生的头部固定好,右手则捏着一根银针向着她的头部猛地刺去。

女生虽然在昏迷状态,但她的浑身还是忍不住用力地抽搐了几下,看来霍青萍所言非虚,这果真是一个比较疼的过程。

但是霍青萍作为一名大夫,对这个似乎早就司空见惯了,她以飞快的手法将另外一根银针刺入了女生的另外一个穴位,然后便捏着最后那根圆柱状尾部中空的银针等待着那个女生安静下来。

“通知医院那边做好进行脑部各项检查的准备吧,我这里只能算是急救,先把她的状况稳住再说。”霍青萍吩咐旁边的同学,让他们再次联系医院。

“好了,你们一定要用力按住,这一针要是下偏了,那可就真的危险了!”霍青萍伸出左手的中食两指,按在了那个女生的额角,然后右手的银针闪电般刺了下去!

女生的身体仿佛过电一般一直狠命地抽搐着,好在几个男生都是人高马大的类型,钳制还算得力,于是众目睽睽之下,一道小小的血泉汩汩而出,很快就将霍青萍垫在下面的一张素白的真丝手帕染成了赤红之色。

“好了,这些血放出来之后,她的问题就不大了,只是她这次伤的比较麻烦,头部的动脉出了问题,还是需要手术缝合才能不出后患,这可不是我一个中医所能做到的了。”

霍青萍仰起脸,有些释然地对大家说到。

张伟这才发现,她的额头和鬓角也已经满是汗迹,看来刚才的一阵忙碌,她也并不像表面看着那么轻松啊!

匆匆地跑到桌前,倒了一杯温度适宜的温开水,张伟默默地递到了霍青萍的面前。

“谢谢!”霍青萍接过水杯,慢慢地啜饮着,感觉十分的优雅。

到了这个时候,作为主持人的赵强和朵朵才算能插上手,忙不迭地道谢不止。

“这没什么,本来就是医者的本份。”霍青萍的表情很是淡然,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这让大家对她的观感更好了。

甚至那几个原本牙尖嘴利的虚荣女生也一致闭上了嘴巴,满脸艳羡地看着美貌与才华并重,外在美与内在美统一的霍大医师。

男生更不用说,十个里倒有十一个早在霍青萍刚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拜服了。

至于多出来的那个,却是之前引路的那个门童,他从到了这里,就根本没离开过!

救护车到了,霍青萍和急诊科的医生简单地做了一下交接,银针已经被她收了起来,但她还是在病历上下了医嘱,表明对之前的情况负责。

张伟注意到,赶来的医生在听她讲完自己的身份后,眼神都比之前更恭敬了。

这个霍医师,即使在医生界,也不简单!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大家喝酒打屁的心思都没有了,在赵强和朵朵都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之后,大家也就纷纷散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4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