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不愧是癞蛤蟆,竟然真的有毒!男朋友摸完我下面之后好开心

不愧是癞蛤蟆,竟然真的有毒!男朋友摸完我下面之后好开心

“哎呦,这不是霍家的青萍三小姐么?真是有缘分啊,隔了这么远,我们都能在这里见到!”一个难听的破锣嗓儿忽然插了进来。

听那人的意思,和霍青萍还是熟人。

“郭小七,你要是再不改掉这个口花花的毛病,很快会有人让你再也花不了了。”霍青萍的眉毛忽然立了起来。

“哎呦,我说一个狐媚子怎么忽然这么正经了呢,原来是钓到了小白脸儿,不过,我看你现在眼光也不怎么样啊,居然是个连门都没开过的石男啊。”

那个破锣嗓儿到了近前。

是一个穿着花哨衣裳,头发也染成五颜六色的阿飞青年。

张伟冷眼看了看。

这个家伙不仅衣服和头发五彩缤纷,就连脸上,也满是麻点,这让他不禁想起了一句谚语。

“癞蛤蟆上街,愣装迷彩小吉普。”

不过,看在他是霍青萍熟人的面子上,张伟还是压了压怒气。

老子是处不假,但是,和你说的石男可是差着八条街呢吧?

“郭小七,你快死了!“霍青萍一字一句地说道,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俏脸上一片通红。

“来呀来呀来呀,我郭七这个德性也不是头一天了,你不是第一个想我死的人,可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阿飞青年郭小七却是一副光棍德性,甚至还把脑袋伸了过来,只是有意无意的,他的一只手也同时伸了过来,仿佛正要去揉捏霍青萍的屁股。

这下张伟可不能忍了。

这地方自己还没下手呢,咋的你个癞蛤蟆就想拔头筹啊?做你的天鹅大梦去吧!

张伟上前一步,左脚前蹬,右手向下一切,就抓住了那只想趁机揩油的禄山之手。

“不要!”

“找死!”

两句话几乎与此同时响起在张伟的耳际。

他只觉得一阵麻痛酥痒的感觉从右手掌心窜起,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一只右臂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特姆的,不愧是癞蛤蟆,竟然真的有毒!张伟居然还有闲心这样想到。

“郭小七,你过界了,他可是普通人!”一只手掌在张伟的肩膀上一推,帮助他脱离了毒源,然后三支银针入体,他有些迷糊的神志逐渐清晰了起来。

“过界?是他主动招惹我的好不好?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动他了?难道一把刀放在那里,你过去把手指割了,还要怪那把刀不成?倒是你,和一个普通人拉拉扯扯的,要是让你们老祖宗知道了,怕是又得关上你三五十年吧?实话和你说,我这里的视频可是早就打开了哈。”那个郭小七不怀好意地说道。

“你!”霍青萍忽然用力一拍,将张伟推到了十余米外,接着便如鹰隼一般向着郭小七扑去。

张伟忽然感觉脑袋一阵迷糊,接着便毫无知觉地晕了过去。

“哈哈,老子轻功好,你抓不着。”

那个郭小七十分滑溜,似乎知道自己并不是霍青萍的对手,就仗着比霍青萍略高一筹的轻身术在街道上左右晃动,挑衅不已。

“混蛋!”

一声娇斥,霍青萍也是拼了,竟然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再次提高了自己的速度,和那个可恶的郭小七追了个首尾相连。

“你看看,果真被我猜个正着,相好的被打,就恼羞成怒了,啧啧啧,我可是告诉你,就在昨天,我二伯已经去你们家提亲了,说不得,你就是我未过门的媳妇,我这可算是抓奸!”

郭小七脱身不得,就开始满嘴胡言乱语,想要霍青萍一怒之下乱了气息,慢了身形,那时他就可以趁机逃之夭夭了。

“气死我了!”霍青萍果真如他预料的那样停住了脚步。

只是他刚想趁势前蹿,脱离战圈的时候,却发现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已经紧紧地拴在了他的腰间。

“怎么,火尾,你动真格的“?郭小七脸色大变,忽然高声问到。

“我说了,你今天会死!”霍青萍眉眼之间满是煞气。

“老子说的是真的,我二伯真的去你们家提亲了!”郭小七忽然怒吼道,同时,他的身躯剧烈地挣扎起来。

“是么?那么你更该死了!“霍青萍的眼神忽然平静下来,她探出的狐尾一点点地将郭小七拉到了跟前。

霍青萍的长发后面,一对尖尖的狐狸耳朵冒了出来,这让她看上去和电影里的狐妖,真的很像。

“不是我啊!”郭小七再次哀嚎道。这个时候,因为束缚的力量太强,他的四肢都已经被捆得结结实实,唯一能动的,就是他的头部和无望踢动的双脚。

“什么不是你?得罪我的难道还会是另外一个人么?狡辩的孩子没糖吃!”霍青萍说完,狐尾再动,一蓬尾尖横在郭小七的口鼻之间,让他再也无法说出一个字来。

郭小七目眦欲裂,只是很可惜,现在身上唯一能动的就只剩下双脚了。

嗖!

一道银光直冲天际,然后在半空中炸成一幅奇异的图案,霍青萍的狐尾化划出一道残影,却依然没能将那道银光打落。

“算你聪明,狗命留住了。等老娘再升一级,能和那群老家伙平起平坐的时候,再给你好看!”霍青萍松开了尾巴,将郭小七扔到了地上。

此时的郭小七双目紧闭,不知道是被狐狸尾巴给勒晕了,还是刚才发射银光时脱了力。

霍青萍走到依然昏迷的张伟面前,伸出手掌抚摸了一下那张十分耐看的脸。

没办法,谁让你倒霉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呢?只能把这段记忆给你抹了啊!

霍青萍素手一挥,一片月光洒向了昏迷中的张伟。

啪!静夜中响起了一声脆响。

霍青萍愕然看去,只见张伟的衣袋处突然升起一道比月色明亮了许多的光芒,就好像那里忽然多出了一轮小太阳。

那道光芒飘飘洒洒,看似很慢,却在霍青萍招来的月光落到张伟身上之前,弥漫了他的全身。

咦?这个家伙居然会有这样的机遇,竟然得到了远古世界碎片的承认,这运气可真是逆天了,看来,姐姐的事情,还真的有了转机呢。

霍青萍素手再挥,那片月光便不再与张伟身上弥漫的光芒纠缠,回到了霍青萍手腕上的一只翠色手镯里。

昏迷中的张伟忽然感觉仿佛到了一个极其阴冷的地方,甚至连他的思维都给冻住了。

他用力地伸出手,想要将衣服的扣子系得更紧一些,却发现,两只手早已经冻得僵住了,别说去系扣子,就是挪动一下都做不到。

天啊!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到了南极了么?张伟在心里大喊着。

然后,一缕灼热的光芒忽然从天空照射下来,将寒冷祛除得干干净净,他感到刚才还冰冷无比的身躯忽然燥热起来,那缕光芒仿佛突然找到了归宿,竟然凝成一团,嗖的一声,飞进了他的头部。

张伟忽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很大的房间,这个房间里到处弥漫着灰色的雾气,只有离他大约五六米的地方,一团迷朦的金芒不住地散发着光亮,让他能够勉强看清自己身前这一片地面。

地面之上不是平日里常见的地砖或者水泥镜面,而是一块块榫合严紧的菱形木片,木片上满是细碎的雕纹,既象是远古的象形文字,又象是某种抽象的图画。

他好奇地走上前去,伸手触摸了一下那团金芒。

嘭!光团炸裂,他仿佛看了一轮初生的太阳,然后双眼一黑,他在这个大房间里也晕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4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