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你以为你等我我就带你了?边看电视边日

你以为你等我我就带你了?边看电视边日

我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墓地,一开车门就发现安凉坐在副驾驶。

我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在车里睡的?”

“我怕你自己去了,不带我!所以我在这里等你啊!”

“你以为你等我我就带你了?”翻了个白眼,我直接把他从车里拽出来,然后丢一边关车门。

他拍打着车窗,“大小姐,大小姐你开门呗,我就是陪你去看看,我保证今天能把尸体弄到你手里还不行?!”

“这辆车的玻璃很贵,大概十几万吧,再拍就让你赔钱。”

他赶忙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我趁机发动了车子。

他追着车子跑了很远,最后气喘吁吁还喊着,“大小姐我已经安排人今天偷尸体了!”

很快到了墓地,一下车我就有点后悔了没有随身携带安凉。

“哇,这是谁?有点过于漂亮了吧?”

“好惊艳,这是哪家的小姐吗?”

“这不是苏家的大小姐么,原来一直听说她有自闭症,做什么都扭捏,是谁散播的谣言啊!”

……

我听到人们在窃窃私语,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黑色的长裙,挽了个头发,别的也没什么特别的打扮,这群人至于这么惊讶吗?

可能是苏安安以前的形象和现在差距还是有些大的吧。

“嘁,来参加个葬礼还搞什么风头,真是看着就恶心!”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尖酸刻薄劲儿。

我转过头去,就对上白桃妒恨的眼神。

沈柯站在她的旁边,一脸沉痛的表情,眼睛红肿的像兔子,胡茬也冒出来很多,一夜之间,他好像苍老了太多。

周围很多我以前的同学朋友,围着他安慰。

“哎,世事无常,南风那样优秀的人,居然就这么……呜呜呜……沈柯你也不要太难过……”

“是啊,南风在天上,也是希望你好好活下去的,可不要想不开……”

“她虽然离开了,我们也要坚强,带着她那一份好好活下去……呜呜……”

……

他接受着众人的安慰,很快又红了眼眶,连连点着头,“我知道,我知道……”

那样子,让人看着都觉得难过,悲伤的空气蔓延在空气里,好几个女同学受了他的感染,开始低着头抽泣起来。

即使是现在,他也要维持着他一往情深的虚假形象,看着就够让人反胃。

对于顾南风这个人的离世,很多人感到难过,但是更多的,应该是沈柯这个痴情男人的赞赏和肯定吧。

这也正是沈柯想要达到的目的。

“安安来了啊,”白桃上前亲热的拉住我的手,“南风姐的事情,我们都很难过,你心眼小,也别想不开,南风姐生前最心疼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都没办法和南风姐交代……”她说着就抽抽搭搭,抹起了眼泪。

虚伪不?

安安好像都没见过白桃几次,俩人哪有什么感情,突然这样亲热?

而且白桃刚刚那尖酸的话语,我都是听到了的,她是怎么好意思还在这里装一朵遗世白莲?

我抽回了手,不做回应。

她抱上了我的脖子,我推开她,她疑惑看着我,“怎么了?”

“没什么。”我低头笑笑,转身离开。

我对你过敏,行么?

然后我就接到了被我留在外面的安凉的电话,“大小姐,一切准备就绪,我们等着棺木下葬就可以了。”

“行,知道了。”

“大小姐,这事儿我办的还不错吧?那我算不算是将功补过了,可以让我进去了吗?”

我直接挂掉了电话。

盛夏的季节,这个巨大的墓地因为挤满了人而显得闷热不已。

人们低声抽泣着,有的还泣不成声的,气氛极其悲伤,我想我还是不要在这里待下去了,不然我都被他们感染哭了。

这块墓地是苏家早就买下来的,很大,就算只有几个墓,也让专人打理的很好。

清一色的青石板路两旁全是修剪整齐的草坪绿地,间或还有很多漂亮的常青树成排的站在道路两旁。

我徘徊在树下等着葬礼开始,然后就被不远处一抹白色的身影吸引了视线。

他一条剪裁得体的烟灰色西装裤衬得大长腿更加有型,上身是一件随性的白色衬衫,袖口挽起,修长干净的手指里,夹着一根燃着的烟。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前方似乎陷入了沉思,任由烟快要燃完也没有吸上一口。

我的心“咯噔”一下,像是沉进了水底。

微生阳,微生家的少爷,人送绰号“大魔王”,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在国安局当警官,而且听说去执行任务了吗,不是说短时间内是回不来了吗?

特意回来参加我的葬礼的么?

我眯着眼睛看他,然后赶忙摇头,一边鄙视着自己的自恋。

如果说微生阳真的是因为我死了回来了,他也是日夜兼程赶回来嘲笑我的。

毕竟我们结下的梁子在那里,现在回想起当年凶残的吵架场景还历历在目,尤其是他指天指地咬牙切齿的发誓和我乃至白家老死不相往来,让我等着死的时候再见到他吧,的场景尤其清晰,一想起来都让我忍不住哆嗦一下。

然后他一头钻进了国安局,十几岁的年纪,居然真的凭借超高的能力在那里站稳了脚,一走就是十年。

然后还真是死了的时候才能再见到他。

其实我还是很了解他的,脾气那么暴躁,当时只是指着我告诉我和我老死不相往来,而没有直接打死我,已经可以让我谢天谢地了。

所以他其实应该极其讨厌我了,再加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放出过那样的狠话,我觉得他应该不是特意回来看我的尸体一眼的。

眼看着他夹着的烟已经烧到了手指,他还是巍然不动,应该是没有注意到。

啧,这漂亮的手指,要是真烧坏了岂不可惜了?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挪过去好心提醒,“微生警官?你烟没了。”

他转过头来,一双细长的眸子盯着我,然后眯了起来,“南风?”

“嗯?”

“南风,你怎么在这?”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4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