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我不由自打了个哆嗦,教官用舌头分开我的花瓣

我不由自打了个哆嗦,教官用舌头分开我的花瓣

他认出我了?他怎么认出来的?

我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发现应该是苏安安的身子没错,然后否认,“微生警官,你认错人了……”吧?

我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微生阳高大的身影就直挺挺倒了下去,还好我眼疾手快扶住了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他平躺在地上。

我这才注意到,微生阳眉头紧拧,头顶都是汗,一动不动的,宛如在挺尸。

这是看到我又活了,吓死了还是气死了?

不是,你再讨厌我,也不至于这样吧!

“南风……”昏迷的状态,他还拉住了我的胳膊,一遍遍叫着我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而且胳膊都拉不回来了,开始纠结着是要叫人过来帮忙还是直接打急救电话。

“老大!老大……”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短发女人跑过来,穿这个白大褂,戴着个黑框眼镜,手里拿着药瓶和水,拿出一片药就给微生阳用水喂下去。

然后她一边扶着微生阳起来,一边嘟嘟囔囔,似乎在和我解释。

“老大也真是的,本来就生着病,又加上忙着工作都三天两夜没合眼了,然后就突然丢下工作跑过来,一副突然自闭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

我忍不住抽嘴角,微生大警官可以的嘛,简直和容寻一个样,是不是恨不能二十四小时睁着眼睛看我笑话呢,一听说我出事儿了,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不管,日夜兼程来嘲讽我,也真是辛苦他了。

短发女生费力的扶着微生阳起来,被在了背上。

虽然她也有一米七的个子吧,可是背上将近一米九的微生阳,就显得太娇小吃力了。

“他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不好意思了啊。”短发女生显得有些气喘吁吁,还不忘回过头来跟我道歉。

“倒是没有添麻烦。”我摇摇头,眼看着微生阳就要从她背上滑下来,赶忙上前一步扶住他。

可能是我这扶了一下,让她意识到自己把这样身形高大的微生阳带出去实在是太费劲了,所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

“请问你也没什么事是不是,帮我带他回去休息呗?”

我看了下时间,开始葬礼还要一会儿,主要是她这期待的眼神,让我有些不忍拒绝,索性就和她一起把微生阳送出去。

途中我知道这个女生叫白洁,是微生阳的助手,跟着微生阳也有三年了。

这丫头一开口我就知道她很健谈,尤其时在谈及自己微生大警官的时候,从微生阳在反间谍战斗中的勇猛机智到日常生活中的桀骜不驯。

那一双都快冒出星星的充满崇拜的眼睛里,我就知道她一定很喜欢微生阳。

然后说着说着白洁突然总结,“哎,可惜啊,老大喜欢的人居然这么突然就死了。”

“嗯?”

“老大喜欢这女人,”白洁撇撇嘴,指了指棺木的方向,“这么长时间以来,虽然老大身边从没断过前仆后继的女人,但是我知道他都看不上眼的,我曾一度以为他喜欢男人呢!”白洁一脸痛心疾首。

我眨眨眼,看向棺木的方向,那和他喜欢我有什么关系?

白洁继续解释道,“女人再多,没有一个能在他身边超过三天的,我也是后来在给老大整理东西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他钱包里放着一张女人的照片,女人长得精致漂亮,我当时好奇问她是谁,老大就一把把钱包抢走了,可生气了呢,还把我都赶出去了呢。”

我挑挑眉,“他有洁癖,不太喜欢别人碰他东西吧?”

“我原本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但是后来……”白洁叹着气,摇着头,“也是有一次,老大他突然就喝的烂醉,我给他送醒酒汤,一开灯就看到他坐在地上靠在床上,手里就拿着这个照片,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的可老惨了……”

我不由自打了个哆嗦,“微生阳会哭?太惊悚了吧?”

我认识他二十八年,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会哭,太惊悚了太惊悚了。

“可不是!我也是第一次见,可吓死我了!”白洁继续痛心疾首,“我一看不是钱夹里那个老照片嘛,从他含含糊糊说的话里我就听到南风两个字,今天到了这里,我才刚从墓碑上看到那照片不就是这个白南风么,难怪当时他说南风呢,”她抬头想了一下,“这事儿也就一个多月,这一个月老大都过得特别不正常,一点是因为那个白南风没跑了!”

一个月……

那不就是我和沈柯订婚的消息刚发布出去的时候吗,就是因为收到了那个消息,他才……

“也是因为昨天他接了个电话,突然就跑出来了,跌跌撞撞的好像脑子都不好使了,一路上要不是我们的人拦着,他都不知道要被车撞多少回,没准就跟着那个南风去了!我们跟着他火急火燎的赶回来,追过来才知道他就为了参加这个葬礼,来了也是自闭了,从凌晨到这里之后就没再动过,我给他送药他都让我滚。哎,本来执行任务就好几天没合眼了,现在终于把自己折腾晕了。”

白洁颔首,摇头叹息,“可惜了老大对白南风如此情深,我才知道她居然有未婚夫!就是因为这个吧,她把我老大在众媒体面前贬得一文不值,老大因为这个才掉头就进了国安局做了警官的,刚刚我终于见到那个未婚夫了,什么玩意啊,给我老大擦鞋都配不上!真是气死我了!”

我有些震惊,咬着嘴唇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当年是我不懂事,让他这么骄傲的人那么下不来台,是我太过分了。

我其实一直很后悔,我一直尝试联系他,他一走就是十年,又花名在外的,我一直以为他早就喜欢了别人。

我一直以为是他不要我了。

终于我和白洁把微生阳送到了酒店安顿好,看了下时间,我还得赶着回去等“余兴节目”呢。

看了看他应该没什么事了,我转身就要回去,前脚还没踏出门去,微生阳的声音突然传过来,“白南风,你是猪么?”

我,“???”

我头顶的青筋都跳了跳,回过头去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微生阳,你……”

然后才看到微生阳并没有醒,这家伙,做梦都不忘骂我?

刚谁说他对我一片深情来着?我看他是日思夜想恨不能报仇呢吧!

这么多年支持他还记得我的,多半是对我的怨恨吧!

嘁,亏我刚刚还小小的内疚了一下,浪费表情!

我又转过头去,刚抬脚他的声音就又传过来,“白南风,你给我站住!”

“你……”

我再回头,他还在睡觉。

算了算了,我不不跟你一般见识!

回去的路上,我脑子里一直回想着他那句“白南风,你给我站住”,微生阳,你说你早点和我说多少,是不是十年之前,我走的时候你让我站住,我们就不会错过这么多年了。

很久很久之后,微生阳告诉我,这一句“你给我站住”是他这十年里最耿耿于怀的一句话,他说他差点没恨死一句话都不能说出口的自己。

……

回到墓地的时候,牧师已经来了,一身黑衣戴着眼镜还端着一本《圣经》,就站在棺木前面。

棺木一直是盖着的,我都看不到里面。

“如果没有什么异议,我们开始吧。”牧师低着头,翻开了《圣经》,刚要开口,却是白桃带着哭腔的声音传过来,“姐姐!姐姐啊……”她从人群的后方走过来,抱住了棺材,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表情要多不舍就有多不舍。

此时她眼睛又红又肿,像极了兔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她多姐妹情深呢,昨天她杀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表现。

说起来她和沈柯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杀了人还非要在这里演戏。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吧。”牧师看了看手表,催促道。

本来还嘤嘤嘤抽泣的白桃一听,就像是受了刺激,紧紧抱着棺材嚎啕大哭起来,“不行,没人可以带走我姐姐!不能带走我姐姐!呜呜呜……”

众人有些哗然了,虽然有感于她对我“一片情深”,但是却是在表达不满了,毕竟都讲究死者为大,入土为安。

她这个时候在这里闹这一出,就显得太不懂事了。

这时候人群里也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句,“到底是个山鸡,连场合都分不清,跑到这里哗众取宠,不知道白家怎么会领养这样一个不懂事的!”

声音不大,却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传入了每个人耳朵里,众人立刻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对白桃指指点点的,眼神里都是不屑。

白桃愣了,还是沈柯上前一把拉开她,“别在这里丢人显眼了!”

沈柯脸色很差,白桃似乎有些可惜的看了看棺材,应该是还有很多节目没有表演完,不过也只能到这里了。

白桃虽然姓白,但是并不是白家的女儿,她母亲是爸爸远方亲戚,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5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