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牧师翻开了《圣经》,清了清嗓子,乖夹住不许掉出来小鸟

牧师翻开了《圣经》,清了清嗓子,乖夹住不许掉出来小鸟

她母亲没什么背景,只是稍有姿色,拼了命想要用这一点挤入上流社会。

再后来不惜做了人家小三,之后有了白桃就被对方养在外面,却还是被正室找到了位置,正室带着好多人来,把她母亲生生打死了。

藏起来的白桃无处可去,后来找到了我家,可怜巴巴的求着我爸爸不要赶走她,不然她只能死在外面了。

爸爸向来是仁慈的,看她可怜就收养了她。

当时我还小,心思单纯,对这个只比我小一岁的妹妹掏心掏肺,什么都宠着她让着她,还逢人就要庄重的介绍这是我的小妹妹,说一些以后请多多关照的话,生怕别人对她不好。

世界上最白的白眼狼都没有她白,暗地里和沈柯勾结成双就算了,还为了白家的财产弄死了我,现在还有脸在这里演戏,真是刷新了我对无耻的认知。

我在人群后方睨着她,她低着头抽抽搭搭,一如初见时候的单纯无害,看着就惹人怜爱的模样,宛如一朵遗世白莲,陌生人又怎么能想到这幅白莲花皮囊下是怎样黑了的心肝呢。

牧师轻咳了一下,“那么,现在开始吧……”

人群自觉站好,不再进行交流,牧师翻开了《圣经》,清了清嗓子,“首先……”

“等一等!”

突兀的声音突然从人群后面传过来,我转过头去,微愣。

微生阳?

我挑挑眉,这家伙居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啊,而且还换了一身军装,挺拔的身材显得更加帅气。

不得不承认,挺有型的啊,手里还拿着一把通体发黑的枪呢。

他痞痞的站在那里,张扬的眉毛向上扬起来,细长的眼睛里都透露着桀骜的气质,骨节分明的食指穿过枪的扳手护圈举过肩膀,看起来随意的让枪在手指上转着圈。

他后面站着的那些穿着军装的是……武装士兵?

等到微生阳站定之后,武装士兵步调整齐,踩在草坪上的脚步声都是“嗒嗒”响的,快速的分成两拨包围了人群,然后他们同时的朝着人群端起了枪,一言不合就要开枪了的样子。

白桃吓得都不敢动了,还是沈柯深吸一口气上前去,“微生警官,我们可都是根正苗红的好公民,从不做违法乱纪的事,这是我未婚妻的葬礼,不知道微生警官这是几个意思!”

微生阳是我心里的一个禁区,这一点沈柯是知道的,他还特地查过很多微生阳的资料。

我们曾经也因为微生阳的事情吵过无数次架,沈柯永远不会知道,当时我会和他在一起,就是因为他身上可以看到微生阳的影子。

不过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其实沈柯早就知道微生阳是我心里的伤,才特意学着微生阳接近我的。

沈柯这一开口就是“未婚妻”,像极了在和微生阳所有权,微生阳突然就收了手里的枪上前一步,“我怀疑白南风的另有玄机,我要开棺验尸。”

沈柯就是凶手,所以他当然不让,“我记得我未婚妻和我说过,微生警官是国安局的人,国安局最近都闲到要来调查我们小老百姓了吗?还是说微生警官根本就是仗着自己有权利来徇私枉法的?!”

虽然沈柯话说的硬气,不过我还是看到这几秒钟的时间里,他头顶的冷汗都出来了。

丫的还装淡定呢,怂样!

国安局是负责国家安全的,所以就算是非正常死亡也是公安局管轮不到国安局。

他故意给微生阳扣这样一个仗权越界的帽子,妄图吓退微生阳。

开玩笑,他要是真被吓退了他就不是微生阳了。

果然微生阳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没把沈柯当盘菜的样子,他的枪在手指上转了一圈突然收手,一脸蔑视的看着沈柯,懒懒的声音响起来,“我怀疑白南风是外国间谍,她的死不简单,我要带她尸体去尸检。”

他这是在解释为什么来闹我的葬礼?我觉得他不解释还男人一点。

“不可能!”沈柯指着门,“请微生警官回去吧,我可以保证我未婚妻不是间谍,看在你们相识一场的份儿上,能让她早点入土为安吧!”

“我说她是间谍了吗,我是说怀疑,怀疑懂么?”

我真是忍不住磨牙了,这家伙也真是够记仇的,都十年了还不肯放过我,葬礼上都不忘给我扣一顶外国间谍的帽子!

不过他要开棺验尸,当然再好不过了,我正愁怎么开棺呢。

他已经再懒得搭理沈柯,上前走到了棺材旁边,抬手用食指骨节敲了敲棺材,示意几个武装士兵道,“来,开棺。”

“不!不行!”尽管可以看出沈柯此时已经很怂了,却还是连滚带爬过去挡在了前面,“就算南风真的是国外间谍你有证据吗,你有搜查令……”

沈柯话还没说完,微生阳的枪口直接抵在了他沁满了冷汗的额头上,沈柯吓得一点声都没了,身体都在发抖。

沈柯靠在了棺材上,咬着牙也不想让微生阳开棺的样子。

他居高临下,拇指一抬就拉开了枪上的保险栓,慵懒的语气里都是警告,“南风的未婚夫,沈柯是吧,你知道我其实没当过兵,更没有受过什么专业训练吧,你再妨碍我的公务,我一紧张要是不小心把枪弄走火了,你死了也就算个误伤,哦呵呵呵……”

他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沈柯的手紧紧攥着拳头,还是慢慢放下来。

“嗯?南风的未婚夫,你怎么不说话了?”微生阳夸张的大声问,他的眉毛又在跳,心情甚好的模样。

沈柯牙齿“咯咯”响,却在微生阳面前头都不敢抬。

“别紧张嘛~”微生阳像是在安慰沈柯,用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叼上,拿过手里的枪抵在烟前端,修长的食指一勾就扣动了扳机。

“哒”!

不大不小的一声,沈柯吓得直接跌坐在地上,然后就见枪口就蹦出一撮小火苗,点燃了烟头。

众人,“……”

微生阳潇洒的把“枪”收在腰间,享受的吸了一口,弯腰拍了拍沈柯的肩膀,一口烟喷在他脸上,“告诉你了别紧张嘛,一个打火机把你吓成这样,出息。”

众人,“……”

微生阳示意那两个人撬开了棺钉,打开了棺材,我也和众人一起踮着脚往里看,只是看也看不到。

微生阳走过去,然后他眼睛瞪得老大,看了一两秒之后,他突然转过头,扯着沈柯得脖子就往棺材里面按,“给我解释清楚!怎么回事!”

沈柯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想要挣脱开,却办不到,只能痛苦的扭动着身子,连连解释,“我不知道啊!真的!我真的不知道!”

微生阳像是整个人都癫狂了,他死死的掐着沈柯的脖子,恨不能把他生生掐死。

“尸体呢!他妈的我问你白南风的尸体呢!”

全场在愣了一下之后,突然杂乱起来。

这意思是尸体不见了?

也来不及管是不是有那么多枪指着我了,我冲上前去,恨不能把头埋进棺材里寻找。

可是没有,空荡荡的棺材里,什么都没有。

是谁,动了我的尸体?

我感觉头有点大,回过头去看沈柯和白桃,两个人摇着头,都是一副“真不知道尸体哪里去了”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说谎。

他们也没必要说谎,如果他们不想保留尸体,直接火化了就行。

所以不是他们的话,那会是谁偷走了?

对了,殡仪馆!

殡仪馆的封棺人在没有尸体的情况下,不应该封棺的,现在棺材已经封好了,那么这个封棺人一定知道什么!

我想把这个告诉微生阳,一扭头就看到微生阳扯着沈柯的脖子,动作堪称粗鲁,沈柯被他扯的脸色惨白,好像就快断气了。

“谁封的棺材!把他给我找过来,立刻马上就现在!还有殡仪馆的负责人,还有管监控的,看门的都得给我找过来!我要打爆他们的脑袋!这群没用的东西!一具尸体都看不住!”

微生阳咆哮着。

虽然他处在盛怒的状态下,可见头脑其实还是很理智的,我没想到的,他都想到了。

我虽然很担心,不过微生阳已经在处理了,我也没什么立场说话,索性就站到了一边等待。

微生阳咆哮着似乎也难解心头之恨,拔出真的枪就要崩了沈柯。

沈柯吓得跪坐在地上,身子抖的和筛子似的,一点声音也不敢出。

要不是白洁在一旁好说歹说安抚着微生阳,沈柯还真得血溅当场。

一会儿功夫,殡仪馆的一众工作人员就被押了过来,几个人微生阳这吓人的架势,差点没直接就给跪了。

在白洁的问询下,封棺人走了出来,他说早上封棺的时候就发现尸体不见了,赶忙通知了馆长。

馆长一看尸体丢了,还是白家千金的尸体,他们也赔不起,一咬牙就让人把棺材空着封了起来,至于尸体在哪里,他让人查了监控,昨晚上的爆炸导致监控坏了,根本就没找到谁偷走的。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5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