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看到的就是黑洞洞的枪口。与家人在一起的日子

看到的就是黑洞洞的枪口。与家人在一起的日子

馆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负责监控的工作人员也连连点头,说仔细调查了监控,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微生阳不乐意了,手里的枪都快压不住了,紧紧的捏着发出“咔咔”的响声。

那人一看,吓得赶忙道,“不过有一点可疑,就是一辆一直停在门口的车!因为看到里面是一个女孩儿!”

微生阳咬牙切齿,“去查!挖地三尺也把那女人给我揪出来!”

这时候看门的大爷上前一步道,“不……不用找,我记得那辆车里的人,就在现场呢,就是……”

他提着食指环视四周,然后指在了我头上,“就是她!”

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我,我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

微生阳迈着修长的腿几步就走到了我面前,抬手就捏住了我的下巴,强迫我和他对视。

他的眼睛像是一个寒潭,幽深又冰冷,让我不敢对视。

我别开视线,却因为他太用力又被扳了回来,不得不和他对视。

他居高临下,压迫感十足,我的心脏怦怦跳。

他抑扬顿挫,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南风的表妹,啊?”

看这问题,他只是在询问我的身份,可是我怎么就感觉,他想要吃了我呢。

周围的人看着我们,然后自觉的向后退出了一些。

毕竟微生阳这样充满杀气的气场,反正看他也不打算放过我了,我否认也没用,索性道,“是我。”

“小朋友,你姐姐的尸体可不是什么好玩的玩具,抓紧还回来!你也看到了,叔叔我的脾气可不太好。懂么,嗯?”这一声“嗯”的音调可谓九曲十八弯,绕的我心脏都跟着差点不跳了。

还叔叔?

这是明目张胆的占我便宜呢!如果现在我不是苏安安的身体,肯定一巴掌就招呼过去了。

我面对他的恐惧,突然就消退了下去,直视着他的眼睛,丁点不怂,“大叔,麻烦你现在问清楚,他哪只眼睛看到我把尸体带走了,我要一具尸体干什么,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有恋尸癖么!我只是想着南风姐就快下葬,我去最后看她一眼,又没看成而已!”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明显是不信,手上的力气加大,快把我下巴都捏碎了,眼神也是很凶残的,似乎要把我生吞活剥。

疼……

我用尽了全力,终于从他手里挣脱,捂着下巴看他,“尸体不再我这里,再说我就算你污蔑,就算你是警官,我现在也要告你!懂么?!嗯?”

我学着他的语调道,不就是吓唬人么,谁不会啊!

“告我?呵,”他一笑,比不笑还吓人呢,带着三分不屑七分轻蔑,“真是吓死我了!”

“反正尸体没在我这里,我只是来参加个葬礼,看样子葬礼是没办法继续了,我走了!”我转身就走。

溜了溜了,hold不住了!

“砰”!

一声枪响,子弹都是贴着我耳朵飞过去的,要是稍微偏一点,我耳朵都得被打漏了。

我一缩脖子,不敢动了。

疯了疯了,这货居然真开枪!

“我再说一遍,把,尸体,还给我!”

我回过头去,看到的就是黑洞洞的枪口。

看样子我说我这里没有尸体,他也是不会信的,所以我只能赌一把吧。

我摊手,“你杀了我,就再也不要想找到表姐的尸体了。”

微生阳很生气,他握着枪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了,眼神也是极其凶恶的,恨不能把我生吞活剥的样子。

他想杀了我,立刻马上就现在。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好一会儿,他突然收起了枪,把手指插入柔软的发间,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

“带走!”

果然就算不杀我,他也不会放了我,我被强行拖走带到了关押特务的监狱里。

他亲自来审问,居高临下的日常特别强。

还好我机智的承认了尸体真的在我这里,这也算张底牌,不然他真会直接弄死我。

可是饶是他怎么审讯,我也没有尸体啊。

于是他理所当然的以为我这是嘴硬,一脚踹翻了桌子,吼了一声“不许给她吃饭!到她肯说为止!”就出去了。

然后三天之后,居然真的没人给我送水送饭,本来身体底子就很差,我感觉我可能真的得饿死在里面。

这期间,微生阳还时不时过来居高临下的嘲讽我一番,我饿的头晕眼花,可把他乐够呛。

那一副折磨我使他快乐的样子,真是恨的我牙根痒痒。

微生阳,我就想知道这几年你发生了什么,让你变得这么变态了?

当时我明确的想法就是,我出去了一定要告他,告他虐囚!

然而我得有命出去才行。

期间安凉给我送过来一些消息,说苏家因为我进监狱炸开了锅,苏宁宁母女趁机在老爷子耳边极尽谗言,然后夺得老爷子的信任,老爷子已经默认她们出入苏家了。

照这样下去,她们想要搬回来再把我挤出去让我回不去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了。

“大小姐,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我得先出去再说!”

然后安凉就继续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告诉我,“微生阳特意嘱咐过了,谁都不能救你出去,不然就别怪他的枪子不长眼了。”

我,“……”

我磨着牙翻白眼,好吧,我知道了,他就是想饿死我。

不过我怎么能这么就屈服了呢,逃,必须得逃,在这里的日子是真的没法过。

安凉跟着我唉声叹气,我也只能让他回去再想办法,不过在想到办法之前,先给我弄点吃的喝的送进来行吗?

话还没说完,看守的小伙子就告诉我们微生阳回来了,安凉匆匆离去。

好在微生阳没来对我冷嘲热讽,我就捂着肚子看着天花板盼星星盼月亮。

好不容易盼到守门的小哥过来开锁,却看到他手里空荡荡,根本就没有水和食物,气的我差点没背过去。

安凉,你办事效率也太低了吧!

我脑袋往桌子上一磕,想继续装死。

“苏安安,你出来。”

“嗯?”

“有人接你,出来,你可以走了!”

我摸着下巴,简直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小哥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可去告诉人家了!”

“走走走!”我赶忙夺门而出,被他带了出去。

我以为是苏家人良心发现想起来我这个“大小姐”了,当我看到来接我的人高大的身形的时候,我杵了,然后想掉头往回跑。

他胳膊也是长,一把就把我拎住,调过来面朝着他,我看着他,黑色西装裤加白色衬衫,还是那么帅气英俊,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而眼睛里都散发出来的一股冰冷气息,又让人不敢直视。

“容……容寻……”我弱弱开口。

他挑眉,居高临下打量我,“你认识我?”

……哦,对了,我现在是苏安安了。

我苏安安又不是白南风,行得正坐的直,才不应该怕他。

只是一想起我曾对他做过的那些事……我忍不住扫了扫他的屁股方向,又不自觉觉得有些愧疚。

我轻磕一下,认真摇头,“不认识,在杂志上见过一两面,觉得眼熟,就问问。”

容寻,容家的独子,含着金汤匙出生得商界太子爷,我的前男友……

微生阳一气之下去往国安局,还就是因为我和他……

想当年我和微生阳吵架,然后他对我有意思,我也是为了气气微生阳,索性就答应了和他在一起,然后微生阳就走了。

我也再无心和他相处,然后谁知道他丧心病狂的给了我一张房卡,我就把房卡弄丢了,听说被他的仇家捡过去,然后……

说起来真是一段屈辱的历史,反正从那之后,容寻就不想和我在一起了,见到我的时候只想杀了我……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我又忍不住瞄了瞄他的屁股,这一下却被他逮了个正着。

他本来就冰冷的脸色更加阴冷了,扯着我的脖子就把我提了出来,丢在了车上。

他也坐在了驾驶位上,斜倚在车门上点着了一根烟,眯着眼睛看我。

“白南风和你说过什么?”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说过!”毕竟从小一起长大,我对容寻这个阴沉的家伙太了解了。

他一眯眼睛准没好事!

没准他脑子里此刻就已经形成了百十来种弄死我的方法了。

他似乎不信,继续散发他阴冷的气息。

没开空调车里的温度好像都直接下降了十度。

“真的,我发誓!”

为了增加可信度,我把手放在胸前宣誓,“我要是说谎,我宁愿南风姐化成厉鬼来取我性命。”

好像是“南风姐”几个字,让他瞬间恢复了理智,他转过头去,“她的尸体呢,被你藏哪儿去了?”

“你想要尸体?”

“不然我回捞你出来?”

“……”

说的也是,苏安安这身份和他都不认识,他肯捞我出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然后居然是为了尸体?

怎么生前过的那么凄惨,死了咋还争着抢着成了香饽饽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5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