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万年老冰山居然又是一笑,打野战啪啪的真实感受

万年老冰山居然又是一笑,打野战啪啪的真实感受

我撇撇嘴,忍不住嘟囔,“你要尸体干什么,难不成这么多年了还记仇,想奸尸还是想碎尸啊你……”

“呲——”

车轮因为紧急刹车发出刺耳的声音,我差点因为惯性杵到窗玻璃上。

他转过脸看我,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道,“你还说你不知道?”

我轻咳,弱弱解释,“是表姐她……提过一嘴……”

为了增加让自己存活的概率,我连忙补充,“也没说什么,就是提了提你的名字,她好像对你挺愧疚的。”

然后我装作无辜,“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了吗?”

容寻瞪我一眼,似乎不再想讨论这个,“你把尸体放哪儿了?”

“我没见到尸体,不然我也不会背微生阳扣押那么长时间,”想起这个我忍不住撇嘴,“他不止虐囚,不给我吃喝,还吩咐了谁也不能把我救出去呢,这么看的话,你还是挺厉害的,还能把我救出来。”

容寻抬起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指了指后面。

我顺着他的方向往后看,看到一辆银灰色的车子。

“这车子……好像一直在跟着我们?微生阳的人?”

“他一直从你嘴里问不出来,索性来了套欲擒故纵,不然你觉得你可能出得来?”

我拖着下巴有点无语,微生阳居然故意放我出来,然后让人跟踪我,从而知道尸体。

想的挺好,可是我也不知道尸体在哪儿啊!

我就说微生阳这种变态,怎么可能放过我呢!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把尸体在哪里告诉我,我可以保护你。”

说到底就是为了尸体,我磨牙,“我说我不知道在哪儿,你信吗?”

他看着我,好几秒之后突然一笑,笑声里透着三分不屑七分轻蔑,“你觉得你不说,我会把你怎么样?”

这家伙阴冷着呢,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类型的。

所以他多半会把我带走囚禁起来吧,那我和在国安局被囚禁有什么区别。

而且微生阳也就不给我饭吃,这家伙不给饭吃都是轻的,没准会找人每天暴打我以增加我说出尸体位置的可能性。

问题是……

“我真不知道尸体在哪里,真的不在我手里。”我实话实说。

“那你觉得,你要是真不知道,我又会把你怎么样?”他顿了一下,似乎在认真考虑,“你想你的墓碑建在哪里?”

墓碑……

“……你不会想杀了我吧?杀人是犯法的!”

他瞥了我一眼,万年老冰山居然又是一笑,“说什么呢,我就随便问问。”

我,“……”

你分明就是因为找不到尸体想迁怒我,然后弄死我,我还不知道你!

“我给你三秒时间,三……”

“我不知道!真的!我发誓!”

“二……”

“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一下啊,我要尸体干什么!我真的没有恋尸癖!”

“一……”

他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把刀,还打开了刀鞘。

所以我毫不犹豫就怂了,“我说!”

这还到底是不是法制社会啊喂!微生阳是个警官带枪就算了,所以他就可以随身带刀了?

还有没有天理啊喂!

他挑挑眉,放下了刀,“这道具刀不错,容青落在我车上的。”

道具刀……

容青是他妹妹,是个演员。

所以他就学着微生阳耍流氓?耍流氓还会传染么!有毒吧你们!

我抱着脑袋,生无可恋的看着外面,然后发现他已经带着我快出了城,已经进入了比较偏僻的地段,后面那辆车还在不紧不慢的跟着。

“你带我去哪里?”

“你觉得我要带你去哪里,我后备箱还有一把斧子,新买的,很锋利。”

我,“……”

无缘无故的提斧子是几个鬼,他不会要把我砍了分尸吧?对了,这荒郊野岭的,还真有可能。

“不过如果你现在老老实实把尸体给我的话,我还可以考虑把你送回到苏家。”他顿了一下,继续补充道,“那把斧子我特意让人打磨的,只是还没见过血。”然后他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瞬间汗毛直立,“杀人是犯法的!而且……而且后面的车还跟着呢,你杀了我,他们就是目击证人。”

“我有的是办法处理他们。”

恬不知耻的,你丫知不知道什么叫法律社会啊!

我咬着嘴唇不说话,尽量忽视他因为失去耐心放出来的强烈的杀气。

他是真的没耐心了,催促起来,“我最后问一遍,尸体呢?”

“杀了我你就永远别想找到尸体了,南风姐的尸体就等着无人收尸吧,你的仇就永远别想报……啊——”

他突然加速,像是疯了一样。

我缩着脖子,不敢看他,看着外面的荒野,考虑着他这是要把我埋在哪。

不过事实证明我拿尸体威胁他,其实还是有些效果的,尸体在我手上,他想要尸体,到底没有把我杀了半路抛尸。

他用不要命的车速和超高的技巧,成功的甩掉了后面跟踪的人,然后把我带到了东郊的一栋别墅里。

“这里是我的私人别墅。”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容寻解释道。

“你带我来这里,吃饭么?”

他冷漠一笑,提着我就进了别墅,动作相当粗鲁。

这家伙看起来高高瘦瘦的,没想到力气这么大,我在他手里,就像是提着一只小猫小狗似的轻松,毫无还手之力。

进了别墅,他把我丢进门里,女佣们看到我们,都纷纷低着头匆匆出去了,看一眼就知道容寻处在盛怒的状态下,她们连和他打招呼都不敢。

“我可没有微生阳的耐心,审问好几天都审问不出来,你姐姐的尸体可不是什么玩具,再藏着要是坏了,别说我让你给她陪葬!”

我知道他是认真的,心惊胆战之余,又觉得不能理解。

我俩早就断联了,少说也有好几年时间,他要我尸体干什么,他对我怨念这么深?

不过现在看着,怎么不像是要对我的尸体怎么样,倒是一副深情的样子是个什么鬼。

我和容寻和微生阳,也算是光屁股长大的好伙伴,后来长大了,十几岁的时候,他和我说他喜欢我,然后各种粘着我,完全不顾及毁了他大冰山的形象,可惜我比那更早就心有所属,拒绝了他。

之后和微生阳闹了脾气,当时年纪小不懂事,他又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说我可以试试和他在一起气气微生阳,看看他的反应,我就同意了。

谁知道微生阳那么不禁气,掉头就抛下我走了,我们这对假情侣我也无心在维持,再加上又发生了在宾馆那件事,所以我突然就成了他的仇人,然后这些年我就一直躲着他。

所以现在他这是几个意思。

我和他对视着,他冰冷一片的眼睛里,像是有一个神坛,压迫感很强,不过我不能表现出我害怕。

“咕……”

我的肚子突然就响了,毕竟好几天没吃到东西了,它不叫嚣就怪了。

尴尬==。

我捂着肚子,轻咳,“我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以至于我现在脑子都不太好使了,尸体……尸体在哪来着,我有点忘了。”

反正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早死晚死都得死也不能让自己早死,而且就算是死当然也要让自己当个饱死鬼。

他沉吟了一下,应该是看出来我确实是虚弱的不成样子了,吩咐女佣,“把她带下去吃东西,我要处理点公务,半个小时解决。”

你说半个小时吃完就吃完?开玩笑!

我被女佣带到客房里,说是要我休息一下,她去拿食物。

这房间旁边的房间就是以前特意给我收拾出来的房间,刚刚看到门还开着。

按理说,我已经多年不和容寻联系,那房间应该是易主了,可是我怎么从门缝里看到窗台上还摆放着当年的照片呢。

我有些百无聊赖,挪过去推门,就看到房间里居然还是我在时候的装扮,而且似乎一直有人打扫,甚至窗边还挂着我当年挂上去的紫色风铃。

我开门带起的一阵风,风铃都叮叮当当响起来。

窗台上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的照片已经相当老旧,甚至有些褪色,这是我和微生阳以及容寻唯一的一张合影了,摆在这里至少十年前了。

当年的我们还相当稚嫩。

“谁让你进去的!”容寻冰冷冷的咬着几个字,好像恨不能把我生吃了似的语气。

我转过头去,看到他正目光凶恶的盯着我手里的相框,生怕我磕了碰了又很生气我拿了的样子。

嗯?你很在意这张相片?那你还敢凶我?

我提着相框把手伸到了窗外,看着他笑,“怎么了吗,容少爷,这个房间不能进吗?”然后我往外看了一眼,故作惊讶,“诶,这下面居然是游泳池,容家果然奢侈啊!”

果然,相框一到外面,他整个人似乎都紧绷了起来,眼睛里的怒火更大,“你干什么!把相片给我放下!”

“放下干什么,容少爷,你怎么好像生气了啊?就因为这张相片?”我抬手晃了晃,想气气他。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5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