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宋云致恼怒的脸蛋都气红了,适合女生黄文细节

宋云致恼怒的脸蛋都气红了,适合女生黄文细节

宋云致险些被理所当然的态度气笑了。

姐姐虽然现在和林箴离婚了,但她嫁进林家三年,林鉴连声大嫂都不肯叫,现在又说要见自己姐姐,他们林家人都有毛病不成。

尽管内心气得要死,宋云致的嗓音依然甜丝丝的,话语里不见半分对林家人的厌恶:“原来是林二公子,久仰久仰。只是我姐姐已经和林箴离婚了,我不认为你们林家还有见我姐姐的理由。”

宋云致想,姐姐每次提起林鉴来都是一脸难掩厌恶的神情。

也不怪姐姐讨厌这个小叔子,每次这位林家二公子只要一看到姐姐,那目光里的轻蔑就像是自己的姐姐是什么脏东西一样。现在林鉴却说要和自己的姐姐见面,宋云致扬了扬唇角,一双灿烂的眼眸透着嘲讽,谁知道他们林家憋的什么坏水。

林鉴昨天一下飞机就赶去了滨湖家园,谁知道别墅里不仅空着还挂了锁,问了大哥才知道他和宋纤已经在几天前离婚了,宋纤还分走了一栋别墅和三千万现金。

林鉴当时又惊又怒,耐着性子敷衍了大哥几句就挂了电话。今天一大早就连忙驱车赶往星辉苑,宋纤不仅不在,还将他的电话拉黑了。林鉴这才找到宋云致这里。

尽管很不喜欢宋纤的这个妹妹,奈何林鉴有求于人,不得不对着宋云致低头:“云致,你不要误会,我并没有什么恶意,我和你姐姐之间有些私事需要面谈……”

林鉴这是什么意思!

宋云致恼怒的脸蛋都气红了,她低声呵斥道:“林二公子慎言!我姐姐是你曾经的大嫂,瓜田李下,你最好不要说这样暧昧不清、模棱两可的话来诋毁我姐姐的名誉!并且,我不认为你和我姐姐是有什么私事需要面谈的,以前不需要,以后更不需要!”

宋云致气得掐掉电话。

他们林家真是太恶心了!纤纤那么要强的性子,究竟这几年在林家是怎么忍下去的。

办公室里,被单方面挂掉电话的林鉴将桌上的杯子狠狠摔在地上。“啪——”的一声,杯子四分五裂。

秘书听到动静敲了敲门,林鉴一声暴喝:“出去!”吓了一跳的张秘书连忙缩回桌子后面,心下狐疑,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一向好脾气的林总发这么大的火。

林鉴用另一个电话卡给宋纤打电话,宋纤的手机仍是关机的状态。

看来是她换号码了。想起刚刚电话里宋云致无比刻薄的话语,林鉴勉强压下心头的暴怒,原以为宋纤就够油盐不进了,没想到她那个妹妹也不遑多让。

当初,宋云致那丫头连宋纤的婚礼都没有参加,他还以为她们姐妹感情十分一般,后来才发现,她们的姐妹关系,好的旁人根本插不进去。

林鉴想了想,拨通桌上的座机:“张秘书,帮我选一件礼物……珠宝就可以……对象是个还在念书的小女孩……对,现在就去办……我把地址发给你。”

下午四点钟,接到快递小哥电话的宋云致一头雾水地下了楼。

取了快递,等她回到房间拆开盒子,瞬间就被惊住了,红色烫金印着logo的礼盒里,是一枚卡地亚love系列四钻螺丝钉手镯,竟是价值大几万的珠宝。

宋云致拿起礼盒里印着暗金色花纹的卡片,望着卡片上龙飞凤舞的字迹她不由咬了咬唇。

这个林鉴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知道纤纤婚内出轨?所以才会对分到财产的纤纤紧追不放。

宋云致唇畔勾起一抹冷笑,姐姐当时是准备净身出户的,是林箴良心未泯,主动给姐姐的补偿,难道林鉴还想要要回去不成?!

只是如果是这个原因,他为什么要送自己手镯。宋云致几乎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答案,看来,自己得去会会这个林鉴了,看他究竟打的什么鬼主意。

宋云致将已经拉黑的号码重新拖出来,编了一条短信发过去:时间,地点。寥寥几个字透出浓浓的不耐烦和厌恶。

“嘀——”的一声短信提示音,林鉴拿起手机,翻出宋云致的短信,怕她反悔,手指飞快地打出一行字:晚上七点,花溪巷,我等你。

宋云致虽然没有去过花溪巷但也听说过花溪巷的名声,这是一家非常有名的私房菜馆,里边就连一道素菜的价格都是贵的吓死人,一顿饭下来,少则两三万,多则大几万。因此,能来这里吃饭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

宋云致晚上六点十分出发,到大马路上打车去北六里的花溪巷。

花溪巷之所以称之为巷,是因为这是一条临水而建、分花拂柳的胡同。

穿过曲折绵延的巷弄,宋云致脚下踩着鹅卵石铺成的万字纹甬道,头顶是闪烁着星子的蔚蓝夜空。

巷弄两旁是青瓦白墙、翘角飞檐,檐上雕刻着仙鹤、麒麟等瑞兽,每一只瑞兽口里都衔着一串金色的铃铛。宋云致视线往里看去,巷弄两侧是一排排的朱红大门,门前悬着柔和的羊角宫灯。高跟鞋踩在圆润的鹅卵石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宋云致在一间名为“抱菊轩”前的屋子停下,她推开门,“福”字影壁处站着一位穿一身青花瓷旗袍的婀娜女子,见到客人进来,女子清秀的容颜挂着淡笑,语声亲切而恭敬:“您好,请问是宋小姐吗?”一看即知受过相当严格的专业培训。

宋云致点点头:“我就是。”

女子于是微笑着将她往里面引:“宋小姐,林总已经到了,您请跟我来。”

雅间里,林鉴面前放着一套紫砂壶茶具,他此刻正在低头品茗。

见到宋云致进来,他主动拉开身边的一张椅子,招呼道:“云致,过来坐。”

宋云致无意将两人之间的恩怨袒露在外人面前,尽管她对林鉴话语里的自来熟十分反感,仍是按捺住性子面无表情地在林鉴旁边坐下。

林鉴挑了挑眉,没想到这丫头还算识大体,没有当场和他闹起来。

他吩咐房间里的服务人员:“可以上菜了。”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6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