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身穿旗袍的服务生端着托盘鱼贯而入。男友不知道插哪里

身穿旗袍的服务生端着托盘鱼贯而入。男友不知道插哪里

身穿旗袍的服务生端着托盘鱼贯而入。

精致的白瓷盘里,先是一道汤,再是凉碟,再是热碟,随后是点心和甜汤。

半月沉江,温拌海肠,天府罗汉肚,松仁山野菜,水晶鹅肝,菊~花耳片,荷塘月色,三丝鱼翅,蟹黄海参,诗礼银杏,鸡茸金丝笋,小炒虫草花,油爆鱼芹,龙井虾仁,奶汤蒲菜,象眼鸽蛋,赛螃蟹,扒原壳鲍鱼,莼菜羹,干蒸烧卖,酥油鲍螺,蝴蝶卷,海棠酥,沙参玉竹汤,鲁菜、粤菜、福建菜、杭帮菜都有了,陆陆续续地摆满了一桌子。

服务员最后端上一壶果茶,微笑着道:“林总您的菜已经齐了。”

林鉴比了一道手势,示意女服务生可以下去了。

房间门被服务员轻轻合上。

桌上的菜品每一道都很精致,显然照顾到了她的口味。宋云致却提不起半分胃口,今晚怕是一场鸿门宴,她害怕自己一旦动了筷子就会消化不良。

“云致,我们先吃东西。”林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能够真诚一些,他甚至主动给宋云致倒了一杯果茶。

宋云致却没有动筷的意思,她面无表情地说道:“林先生不必喊得那么亲热,你约我出来究竟是什么目的,大家不妨开诚布公。”

林鉴很不习惯讨好女孩子,宋云致又是一副从一进来就冷冰冰的样子,他也没有了应酬的心情,选择直奔主题:“宋纤为什么会和我大哥离婚?”尽管林鉴心里很不想承认,但宋纤应该很爱他的大哥。

宋云致完全没有想到林鉴会问出这么一个听起来十分弱~智的问题,这个人好歹也是上市公司的总裁,莫不是脑子有坑!

她心下腹诽,红~润的唇角轻翘,清雅如仙的容颜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林箴小三小四一大堆,我不认为我姐姐还有和他过下去的必要。更何况,你们林家不就等着这一天吗?”

林鉴根本就不相信宋云致的这番说辞。

如果宋纤离婚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大哥出轨,那他们这婚都离了十遍八遍了。这里面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凭一个商人敏锐的直觉,林鉴莫名觉得这个原因对自己来说会很重要。

“我以为宋纤不会舍得放弃林家大少夫人的位置。”林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是那么嘲讽。

呵,男人!呵,林家!

宋云致再也忍不住冷笑出声:“林二少,我很好奇是谁给你的自信?老天爷吗?!当初追我姐姐的男人里,你的哥哥不见得就是条件最好的!林箴除了家世,还有什么!以我姐姐的才貌,配你哥哥实在太委屈了。好在我姐姐醒悟的还不晚。”

宋云致站起身,冷冷撂下一番冷嘲热讽的狠话:“你林家的门槛太高,一不小心就会摔断脚脖子。除非有自虐的癖好,否则还真没有人会在认清你们林家人的真面目之后还死巴着你们家不放。”

真够牙尖嘴利的!林鉴揉了揉眉心:“好,当我没问这个话题。”他双眼紧紧盯住面前坐着的小姑娘:“宋纤在你面前是怎么评价我的。”

这个林鉴的反应也太奇怪了。

宋云致原本处于盛怒之中的情绪缓了一缓,她心下一个咯噔,仿佛阳光破开浓雾,从接到林鉴电话的那一刻起,心里头那越来越大的违和感仿佛得到了什么认证一般,那个可怕的念头终于在这一刻变得无所遁形起来。

许久,宋云致才听到自己清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像是覆盖了一层终年不化的冰雪,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说出这一段话她用了多么大的毅力:“你们林家还真是恶心。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有勇气对我姐姐表现出一副厌恶的样子的,明明你才是那个心思龌龊的人!”

林鉴从找上宋云致开始,就没再打算隐瞒自己的心思,宋纤已经离婚了,她和自己的大哥现在毫无关系。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放手。

林鉴绝不会承认自己心思龌龊,他冷冷地回视了宋云致一眼,语气冷硬:“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只是情不自禁。”他不认为爱慕一个人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就算是,也轮不到她宋云致来做审判。

他竟然承认了!宋云致眼前一阵发黑,她没有想到林鉴会这样无耻。爱慕自己的大嫂,无论在哪一个时代,这种行为都令人不齿。林鉴做出一副爱情至上的样子来为自己辩白,这是qiongyao老阿姨的戏看多了吗?!

宋云致气得指尖发抖:“我姐姐可是你曾经的嫂子!”

眼见宋云致一副被气坏了的样子,林鉴不放过一丝一毫地捕捉着她脸上的表情,他勾了勾唇,露出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再次扔出一个炸~弹:“云致,你不要这么激动,我和宋纤的关系比你想象的要深得多……”

林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姐姐会和曾经的小叔子暗通款曲?!以姐姐的为人,这根本不可能!

宋云致根本不相信林鉴的鬼话,她咬着牙说道:“就算我姐姐和你之间有什么讳莫如深的关系那也是从前,现在她离婚了,以后不会再和你们林家人产生任何交集!”宋云致说完,推开椅子就要出门。

“等等!”林鉴还没有得到想要的消息,怎么肯轻易放她走。

“林先生还有什么指教?”宋云致转过身,脸上的笑容甜蜜醉人,如果忽略她那一双快要喷出火来的眸子,倒像是个在兄长面前娇娇甜甜的小妹妹。

“宋纤大~腿内侧有颗红痣。”林鉴根本不管自己说的话有多么石破天惊。

宋云致猛地回过头来,膝盖撞在红木椅子上,她却分毫感觉不出痛,她脑子里不断回荡着“嗡嗡嗡”的声响,几乎要炸裂开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宋云致目光凶狠地怒瞪着桌边淡定得仿佛世事尽在掌握的人,宛如一头发狂的母豹子。

林鉴已经占了上风,他不再咄咄逼人,而是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现在能告诉我你姐姐在哪了吗?”

宋云致嘲讽地勾起唇角,冷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6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