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田心月用了“搜罗”,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田心月用了“搜罗”,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男子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但乍看在闭眼沉睡,没有醒来的迹象。

田心月叹息,一把甩开夜边铖的手,不爽的说道,“我只是上山带你寻解毒药草,就算离开也是你以后离开,不是我!”

她出了房间,就看到大公鸡喔喔两声正看着她。

“我去山上碰碰运气,大傲你愿意跟我一起吗?”

带着大傲等于给自己配一保镖,毕竟鸡爪能抓出一道几尺深的伤口,攻击力堪比她桃源空间的热武器。

“喔喔喔!”

大公鸡一听像打了鸡血跟着田心月就去了灶房拿篓子。

“田宝,我去山上看看,你先自己玩会啊。”

“好的。”

田宝傻兮兮的自己去后院玩了。

田心月叹口气把门关好,瞥了眼右手边陈婶的屋子,砖房矮小,围墙不过才一米。

她还没走两步就看到陈婶从围墙后昂个“鸡脖子”出来一直盯梢,深怕脖子伸不到天上去。

陈婶脸皱成一团,早前这丫头不是得了肺痨病嘛,这都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死?

当初和田心月的父亲一起给这丫头灌补汤,她也是参与的。

因有全村见证她回光返照,她自然有恃无恐。

丫头得痨病期间,她也从田家搜刮了不少好处。

“丫头,你那上门夫君还没好呢?”

陈婶假意关心,实则打探虚实,冲喜竟把这丫头冲活了,万一那人高马大的乞丐再活过来,知道了她谋划陷害一事,那就惨了。

“陈婶早晨不是来搜罗过了吗?这么快就忘记了?”

田心月用了“搜罗”,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陈婶有点心虚,面上有些挂不住,干笑一声,“心月啊,你背篓子这是要去哪?”

她皮笑肉不笑说完示意公鸡跳进竹篓,回头朝陈婶继续说道,“上山采点菌子,白米不知被哪个手脚不干净的扒快光了,难不成坐等饿死?”

这次她说话没客气,语锋犀利,朝对方迸射出两抹犀利眼神,“以后不烦劳婶子你送了。”

陈婶子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自己偷米肯定是被这丫头发现了。

几天不见,这田心月的性情真是变了,嘴巴变得跟刀子一样尖锐,那眼神能杀人。

但她表面依旧客气的假笑,跟风的附和,“对对,可不是嘛,那什么,你忙你忙……”

说完,陈婶脖子直接一缩,逃也似的消失在围墙。

田心月带着公鸡刚走到村口,二皮家的媳妇两眼像探照灯直接落在她身上看了个遍。

这会见她就迎上来还直朝篓子里瞧,“哎呦,这不是田家闺女吗?这病好了?咋这么快就能走了呢?”

田心月也不恼,玩笑般反问,“皮婶儿这意思,合着不愿意我好起来吗?”

皮家媳妇一愣,连忙摆手,“怎会呢?只是替你惋惜,你说你那没良心的父亲给你冲个喜竟冲好了?你那乞丐相公却人鬼不鬼的,这几天的药汤子,恐怕都喝了一响水湖了吧?”

这时王大家媳妇扭着蛮腰风情的走过来,朝田心月一记冷笑,“只怕没药汤子可喝是真!早年间克傻了弟弟不说,前几天刚拜了堂,她就克晕了丈夫!慧秦你是瞎操心,人家心月病既好了,自然要上山弄点吃食养活她那傻弟和植物相公,不然只怕没克死,就先饿死了。”

田心月双手环胸,决然灿烈一笑,“两位婶子既然知道是瞎操心,那就省了这份心,我到山上还就是为了弄吃的,我现在可以走了?”

王大媳妇见她没有任何生气,反而自己恼羞成怒,恶言相向,“我呸!不过就一小贱蹄子,看你一家能活多久?有什么可得意的?”

话一出,田心月猛然回头,王大媳妇被吓的赶紧住嘴。

皮子媳妇看不惯她妩媚俊俏的模样,阴阳怪气的说,“我说你家闺女也有十八了吧,该到了婚配的年龄,不如嫁到心月家做傻子的媳妇,到时候他家新开的十亩田地还不是你们的了?”

王大媳妇切了一声,满不在乎,“我家闺女可是要嫁到有钱人家的,谁稀罕她家那点破荒地?能不能长出庄稼来还是个问题呢!”

“哦?我可是听说她田家的三儿子到了城里,还勾搭上了城里首富王半城的闺女呢!”皮子媳妇连连点头附和。

这些妇人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每每经过田家田地时,要不是见弟弟田宝那把壮力气在地里劳作,恐怕早就扒光了稻子。

这样大咧咧欺负一个女子,可见古田村的村妇有多猖獗。

田心月咬牙,挤出两字,“大傲。”

大公鸡像听到指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王大媳妇身上就猛啄。

王大媳妇一个妇女家家哪受过这样惊吓,顿时尖叫连连。

“哇……啊啊……杀人啦!来人啊!”王大媳妇发出杀猪的惨叫,衣服被大公鸡到处啄成破洞,不断的转圈。

二皮媳妇早就吓的魂不附体跑没影儿了。

王大媳妇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膀子来回挥舞也挡不住大公鸡的架势,只能冲田心月喊,“该死的公鸡!田心月,你还不快把你家这天杀的公鸡唤回去!快啊!”

她故意一副无奈,耸耸肩,“这是鸡,又不是人,我怎么唤?要不,你唤一个试试?”

王大媳妇边跑边指向她,“田心月,我看你这就是故意的,我刚才明明看到你喊什么大傲,这鸡就朝我身上扑过来了!啊啊……”

她摸着下巴冷冷一笑,“我就算叫一声又能说明什么?那鸡专啄毒舌妇,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怎么都怪不到我身上!”

王大媳妇气的脸忽红忽绿,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要光着回家了,这还了得?

心里再不情愿,她只能服软,“就算我当时说错话了还不行吗?你赶紧把鸡弄走啊!”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67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